“轰隆——”


        

雷声响彻云霄。


        

吓得坐在车上的青羽九,不禁缩了缩脖子,有些害怕。


        

但好在,只是这一声后,便再也没有电闪雷鸣。


        

让青羽九又恢复了常态,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在前方不远处的道路左侧,竖立着一块木牌,上面写着“歧本村温泉乡”的字样。


        

只是在这条道路上,除了道便是光秃秃的树,也没有见着什么村落或是其他行人。


        

“拥有泉质良好的温泉,在经济高度成长期温泉旅馆增多,曾被称歧本村温泉乡。”


        

青羽九念着百科上查阅到的内容,或许可以理解,为什么会有这样一幅荒无人烟的景象了。


        

毕竟,已经成了过去式。


        

“轰趴——”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又是响亮的一记雷声。


        

车辆也晃动得厉害,让青羽九瞬间有了想吐的冲动。


        

“安室,你会不会开车啊?”


        

青羽九不禁抱怨了一句。


        

对方回应道:“这是山路,没办法。”


        

终于,行驶到了平地上。


        

虽然身体仍有些难受,但总算比之前稍好了些。


        

就在这时,青羽九突然在路边,发现了一个穿着和服的身影,头上戴着白色的头巾。


        

那个人……


        

她连忙摇下了车窗,对其呼唤着。


        

“葵——”


        

终于,那人回过头了。


        

葵看向了出声的青羽九,而微风正好吹飞了她头上的头巾,露出了原原本本的样貌来。


        

在看清是谁在呼唤自己后,葵并没有选择回应,而是匆忙离去。


        

甚至,来不及拾起飘落在地上的头巾。


        

哪怕青羽九仍在呼唤着。


        

很显然,她只是想找葵问个究竟,为什么要故意躲着自己?


        

“安室快追!葵在那边!”


        

然而话音刚落,警示灯便发出了声响,闪烁着。


        

下一秒,车辆便熄火停了下来。


        

安室透真想问:你的车怎么老是这样?


        

如果青羽九有读心术的话,一定会告诉他。


        

说:这辆车是我当年自己用兼职赚的钱买来的,意义非凡。


        

可是,很多事情都没有如果。


        

为了不留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青羽九连车门都没来得及打开,直接从车窗口钻了出去,跳到了地上。


        

然后飞快地向葵离开的方向追去。


        

青羽九追赶得越快,对方逃得也更快了。


        

直至葵消失在转角处后,她才终于停了下来,实在没有过多的力气去追了。


        

“轰——”


        

紧接着,又是一记电闪雷鸣。


        

山体上的石块被劈碎,无数滚石从上方掉落了下来,空气中弥漫着烟尘,有些呛人。


        

就在这时,青羽九发现有一名女子,似乎是被吓着了,摔坐在了地上。


        

她的位置,正好处于落石的正中央。


        

迟疑了半秒后,青羽九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竟然冲了过去,将其拉起来就往安全处跑。


        

就在她们前脚刚到达安全地带的下一秒,道路便瞬间被无数从上山掉落下的滚石填充,成为了一时间难以清理的障碍物。


        

一个白色的东西,顺着山体滚落了下来。


        

青羽九有些好奇地走了过去,捡起了那个白色物体,定睛一看后,才发现原来是一个人头骨。


        

等等,人头骨?


        

“啊——”


        

青羽九还没发出惊叫,那名被救起的女子就率先叫了出来。


        

一脸惊恐地看着她手中的人头骨,还不禁往后退了一步。


        

伸手抚摸了一下,似乎并非是艺术品,而是真的人头骨后,青羽九吓得下意识地将其往外一抛,正巧被安室透接住了。


        

更多的,其实是觉得瘆得慌。


        

她转身一看后,发现山坡上除了人头骨外,甚至还有手骨、躯干骨等等。


        

几乎都是零碎的,没有一具完整的骨骼。


        

感觉更瘆得慌了。


        


        

那名女子叫做早智子,是歧本村的一员。


        

手上各提着一包食材,像是刚从集市回来的样子。


        

没想到路上,竟然遇见了这样的事。


        

青羽九等人跟着早智子走了一段路程后,终于见到了房屋,还有行人。


        

在一棵树的躯干上,钉着一块木牌,上面用毛笔写着“手撕屋”的字样。


        

而在它的一旁,则坐着一个男人,和一位妇人。


        

二人应该是夫妻。


        

他们面前,摆放着几个木篮子,里面装着撕成块状的椰菜。妇人身旁还对堆积着几个大椰菜,和几颗黄心白菜。


        

他们手上,也都各拿着一颗椰菜,不停地撕着它的叶子,然后放入木篮内。


        

在这对夫妇对面,还坐着一名戴着粉红色头巾的妇人,只是她撕的是香菇。


        

就这样观察着时,青羽九突然看见了在一个小斜坡下,有一名好似凭空出现的老妇人。


        

她穿着和服,杵着拐杖。


        

脸涂得很白,差点让人误以为是大白天就有女鬼现身。


        

又是往前走了一段距离后,发现在路旁有一堆夫妇,将白萝卜和胡萝卜,都掐成了块状,丢入了簸箕内。


        

青羽九终于按捺不住内心的好奇。


        

问道:“他们在干什么?”


        

早智子解释道:“在做手撕料理的准备。”


        

“手撕料理?”


        

青羽九仍有些疑惑。


        

她吃过手撕包菜、手撕鸡、手撕茄子、手撕牛肉、手撕面包……


        

但这样的手撕料理,还真是头一次见。


        

安室透在身后解释道:“蔬菜和蘑菇撕成碎块,比较容易入味。”


        

青羽九点点头,表示了然。


        

然后看着前方,似乎又发现了什么。


        

“那也是为了更加入味吗?”


        

只见有三名老人坐在路边,撕扯着似乎刚屠宰好的牛肉、猪肉、鸡肉。


        

嘴里还“咿呀”的叫着,像是在运动场上的加油助威一般。


        

安室透沉默了一下后,回答道:“做到这个份上,看起来更像是一种仪式。”


        

话落,他发现有一个人,似乎在某处盯着他们。


        

于是抬头望去。


        

发现在不远处上方的房屋处,有一名脸上涂着白粉,身穿着和服的老妇人,小心翼翼地探出了头来。


        

一脸警惕地望着这群外来人。


        

“火菓汤!”


        

青羽九并没有注意到那位老妇人,只是伸手指向了前方的一块路牌。


        

然后又继续说道:“葵待过的旅馆就是那家!”


        

在早智子的带领下,他们来到了火菓汤旅馆外。


        

这是一座看起来十分老式的木屋,附近的石头上长满了青苔藓,杂草丛生着,给人一种荒凉的感觉。


        

“葵在这里待过是吗?”青羽九看向了身侧的早智子问到。


        

“应该是的。”


        

说着,早智子转身看向了大家,“歧本村方圆二十公里内,只有这一家温泉旅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