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很快就拿上来了,二十来桶用芬里斯配方秘制的烈酒,常人饮用需要怼上水或果汁,但即使是这样最强壮的凡人喝它也有生命危险。


        

“那么开始吧。”


        

黎曼鲁斯说完,三人又开始了比赛,在喝酒时,黎曼鲁斯一边喝一边对身边的多恩一字一顿的说道:“兄弟,别,喝,多,了!酒,很,烈,喝多会出事的。”


        

多恩以为黎曼鲁斯又在嘲讽他,于是直接打开一旁的大酒桶直接举起来往嘴里倒,他在用行动表示,再烈的酒在我面前也和水没有区别。


        

“哎呦!”黎曼鲁斯捂住了脸,他已经仁至义尽了,他和多恩是真的没办法做到心意相通,原体里也少有能和这个石头正常沟通的。


        

多恩喝了一桶又一桶,而黎曼鲁斯则心事重重,也只喝了个一桶。


        

在陌生人喝完第六桶酒的时候,他停下了因为他已经无酒可喝了,多恩已经把酒都喝的一干二净了。


        

陌生人心想,这下该怎么办?如果赢不下比赛那么自己因该怎么做才能拿到那两件东西能?


        

多恩将手里的酒桶一扔看向黎曼鲁斯:“呵呵,赢的真轻松啊!好了现在该宣布结果了吧。”


        

黎曼鲁斯迟疑着看了看一言不发的陌生人又看了看多恩,心想着要是就这么宣布会不会让他下不来台,但是多恩又这么步步紧逼。


        

大庭广众的自己也不好吹黑哨,真是的这么多年您老怎么还是这么不能吃,不能吃您就别和人比啊!思绪片刻后决定还是宣布结果。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黎曼鲁斯:“我宣布……”


        

“慢着”此时沉默的陌生人开口了。


        

多恩看向陌生人:“怎么你还有什么话说?”


        

“哈哈哈!哈哈哈!”陌生人发出了大声的笑声。


        

多恩皱着眉头:“你笑什么?”


        

陌生人嘲笑道:“我原本是想看看传说中的基因原体有多厉害,没想到居然都是些酒囊饭袋,只知道填饱肚子和吹嘘自己,你们很让我失望。”


        

多恩面无表情看向黎曼鲁斯指了指他腰间的佩剑:“把你的剑借我。”


        

黎曼鲁斯眼睛转了转:“没必要我的兄弟,你刚醒来没必要动刀动枪的。”


        

多恩有些吃惊:“你就一点都不生气?”


        

黎曼鲁斯心想我气什么我?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呗,我能说啥?


        

黎曼鲁斯:“兄弟你才刚醒,不宜打架。”


        

多恩:“你是说我打不过他?”


        

黎曼鲁斯:“最好别打,你会后悔的。”


        

多恩一把抽出黎曼鲁斯的佩剑:“看看最后是谁爬在地上吧。”


        

多恩手持巨剑缓缓走上餐桌,即使没有穿着甲胃他那完美巨大的身躯依然给周围的人带来无求无尽的压力。


        

此刻,整个大殿仿佛被施展了一道魔咒,大殿内却一片寂静,除了外界的回音外没有丝毫其他声响。


        

在场的所有人无不带着发自内心的敬畏见证着传奇的重现,那是基因原体自然而然散发出的威势。


        

大家都看着大殿中心他们都紧盯着期待着即将发生的事情,只有一个狼卫不经意看到身边的黎曼鲁斯原体嘴角不断抽动,好像强压着笑意,努力让自己不现在笑出声来而打断接下来要发生的好戏。


        

多恩低头看向那陌生人:“你很不服?那好接下来我们比第三场,接下来我会用绝对的武力让你心服口服。”


        

多恩没有将眼前的陌生人放在眼里,即使刚才陌生人轻松制服了三名全副武装的狼卫,但是他依然绝对的信心。


        

他没有穿动力甲,他没有看出眼前的陌生人那袍子底下穿的是什么,但是就算他全身都是钢铁组成的他也丝毫不在乎。


        

多恩挑衅的对那陌生人勾了勾手指:“来,让你先出手。”


        

“好啊。”


        

陌生人没有丝毫犹豫出手了,他掀开一部分袍子露出里面和他的体型完全不成比例的黄金动力拳套。


        

多恩眼孔大睁:“这是……”


        

多恩话没说完,这一拳已经打在了他的脸上,多恩本人直接飞了出去。


        

“糟糕!多用了两分力”陌生人打出这一拳后开始后悔了。


        

多恩身后的黎曼鲁斯赶忙上前接住了飞来的多恩,即使黎曼鲁斯有了准备还是错估了那力量的强大,惯性带着黎曼鲁斯一起倒退。


        

黎曼鲁斯足足退了七八步才稳住了多恩的身体。


        

黎曼鲁斯将多恩放下,此时的多恩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晕了过去。


        

看着怀中多恩鼻青脸肿不省人事的模样,黎曼鲁斯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多恩没想到你也有今天。”


        

周围人都震惊的下巴都要掉了,这陌生人谁啊!这么牛一拳就能把原体揍飞。


        

周围的狼卫立刻挡在了原体和那陌生人的面前,从刚才可以看出这陌生人的袍子下面是穿着着装备的,今天宴席上两个基因原体都没带装备,虽然没有装备的原体依然很强,但是他们依然不愿意让自己的原体之父有任何威胁。


        

黎曼鲁斯笑骂道:“撤了撤了,你们都围着干嘛?他不是敌人。”


        

黎曼鲁斯将多恩交给身边的人照顾,自己则拨开面前戒备着的他的孩子们。


        

黎曼鲁斯笑嘻嘻的站在陌生人的面前,陌生人气道:“你笑什么?倒在地上的可是你亲兄弟。”


        

黎曼鲁斯哈哈笑道:“那倒在地上的还是你亲儿子呢,又不是我打的。”


        

黎曼鲁斯说话的声音很大,殿里现在的人大气都不敢出,连针落地的声音都能听见,所以黎曼鲁斯的话大殿里的所有人都听见了。


        

大殿众人:“………………”


        

先是一阵漫长的寂静,然后是“哗啦!”大殿里所有人都面相大殿中心跪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