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斯少校,真是好久不见。”


        

会客室内,依兰多·瑞金斯嘴角微翘,向着西斯伸出了右手,笑容依旧是那样温和,让人挑不出一点毛病。


        

“检察官大人。”


        

同样是笑,可西斯脸上却完全是那种公式化的笑,他其实并不喜欢和这种官僚主义过于浓厚的人打交道。


        

“还站着做什么?过来,坐。”


        

打完招呼,在瑞金斯的示意下,两人在茶几前相对而坐,手边放着几个中看不中用的茶杯,倒上一杯清茶,他瑞金斯就喜欢这种看起来高雅的东西。


        

“巴拿罗岛最近发生了一件大事,西斯少校听说了吗?”


        

“哦,什么事?”


        

西斯的脸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不管自己知不知道,但凡领导问起来,只要回答不知道就对了,这种想吹牛逼的兴致可不是天天有。


        

瑞金斯的表情果然很愉悦,把头靠了过来,压低了声音,眉毛一挑,


        

“白胡子海贼团的二番队队长,火拳艾斯被黑胡子蒂奇给抓了。”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什么?黑胡子蒂奇?那是什么东西?他竟然能抓住火拳艾斯?”


        

西斯的眼睛瞪得老大,满脸震惊,老演员,一看就是专业。


        

“谁说不是呢?蒂奇是什么玩意儿?艾斯又是什么人物?果然是夜路走多了,臭水沟里也翻船,大名鼎鼎的火拳艾斯,竟然会栽到这种小人物手里,这可是天大的功劳啊!”


        

瑞金斯摇了摇头,身体往沙发上一仰,有些酸溜溜的说道。


        

西斯扫了他一眼,目光深处隐藏着轻蔑。


        

果然,人类最大的敌人就是眼高手低,司法岛尤为甚。


        

“那他想怎么办?黑胡子既然肯将这个消息透露给我们,那他一定有所图。”


        

“你说的对,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不可以谈的,也没有什么是权力和地位换不来的,蒂奇想用艾斯的命来换一个七武海的位子。”


        

“世界政府答应了他?”


        

“为什么不?七武海就是政府的一条狗,换谁来做不一样?”


        

西斯的笑容越发僵硬。


        

肉食者鄙就是肉食者鄙,手底下有人才几天,怎么总感觉牛逼要上天?


        

继续谈下去好像没有必要,都是一些没有营养的废话,西斯决定单刀直入,结束这场会话。


        

“瑞金斯大人,您找我究竟是有什么事?总不会是来和我来谈政府秘闻的吧?”


        

“哦,瞧我这记性,差点儿把正事忘了。”


        

瑞金斯一拍脑门,神色一正,继续说道:


        

“世界政府打算在马林梵多对火拳艾斯进行公开处刑,届时会有白胡子海贼团前来营救,上面认为这是一个重塑我们司法岛威严的好机会,希望联合部队也去,你怎么看?”


        

他怎么看?


        

还能怎么看?


        

当然是坐着看,这年头没有逼数的人这么多,他站着看的完吗?


        

“瑞金斯…不,检察官大人,联合部队是您一手建立起来的,大家的实力您应该……”


        

“行了行了,你的意思我知道了,上面怎么想是上面的事,用不着你多嘴,你只要说去,或者不去就够了。”


        

西斯话没说完,瑞金斯的脸瞬间就垮了下来,右手往桌子上一拍,打断了他。


        

西斯眉头一揪,他也不是一点火气都没有的人,既要问他怎么看,又要他别管,真是好大的脸,事关身家性命,莫非他说说都不行?


        

事实证明,还真不行。


        

闷哼一声,瑞金斯起身背对着西斯,冰冷的余光斜了他一眼。


        

还以为会识趣一点儿,没想到也是条不听话的狗。


        

不听话的狗,就算实力再强,留着好像也没什么用处。


        

他需要给手下人一个警告。


        

眼角一弯,瑞金斯露着一缕邪笑,


        

“算了,西斯少校,既然你不想去,那我也不强迫你,马林梵多事情你就不用管了,上面还有其他任务交给你。”


        

“哦?什么事?”


        

“从黑胡子蒂奇到推进城,押运火拳艾斯的船上还差个押运官,你认为你怎么样?”


        

“你……”西斯的眼皮开始狂跳。


        

这是个局。


        

从黑胡子手中接收艾斯,这是海军嫡系的事,突然穿插个他算什么?抢功吗?


        

不管有没有人在半道袭击,反正人肯定是得罪了,一但出事,最先被抛出去顶缸的也绝对是他。


        

瑞金斯这个混蛋,这是想从生命与前途两方面来封杀他。


        

“呼!”


        

西斯长吐了一口气,勉强压住了心中的火气,


        

“瑞金斯大人,押运艾斯这么大的事,您认为我一个少校去合适吗?”


        

“不要妄自菲薄,你可是我最器重的下属,况且这次押运的总负责人也不是你,是海军的一位中将,你要做的只是表明我们司法岛的态度,顺便代表政府将象征七武海的凭证给黑胡子送过去。”


        

西斯眼睛瞪得老大,这是要他死。


        

光得罪海军还不行,还要让他得罪黑胡子吗?


        

一个少校级别的人物送上七武海的凭证,这是什么?


        

这是侮辱,就算黑胡子蒂奇当场将他格杀,恐怕也不会有人多说什么,这完全就是自找的。


        

瑞金斯的眼神中充满了明显的嘲弄,这就是世界政府的办事风格,不听话的人,活不长。


        

“好了,过两天会有人来接你,下去吧!”


        

说完,瑞金斯就朝着他摆了摆手,将他打发了出去,手里捏着他那套小茶杯,露出了舒心的笑容。


        

“这次的主押运官可是那位鬼蜘蛛,真是想想就让人兴奋,哦,对了,还有黑胡子,这种侮辱莫非他也忍得住?若是还不行,我记得火拳艾斯还差一个宣读审判决议的书记官。”


        

瑞金斯一手按在窗沿上,窗外的阳光尽数洒在他的身上,他整个人显得有些慵懒。


        

……


        

周围的阳光有些微寒,四周的阴影都在西斯脚底下汇集,他扭头看了眼正立在窗边的瑞金斯,胸中忍不住迸发出一股杀意。


        

“我竟然会对这群家伙抱有希望,我还真是愚蠢,一群被权力腐蚀了的猪脑。”


        

喘了口粗气,西斯的手捏的死紧,


        

如果联合部队长官都是这样一群没有眼光的东西的话,那弄死了换几个精明点儿的来?


        

还是说,这联合部队长官的位子,由他自个儿来坐?


        

眼中精光闪烁,杀意凛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