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风轻轻吹袭着,天色渐暗,鬼蜘蛛站在船头,他已经快要等的不耐烦了。


        

突然,海面上有了动静,一艘悬挂着骷髅旗,周身尽数由巨大的圆木构成的木筏乘风破浪而来。


        

黑胡子蒂奇就站在木筏中央,那张缺了几颗门牙的脸格外显眼。


        

“啧哈哈哈,海军们,你们这是等急了吗?”


        

“终于来了。”


        

鬼蜘蛛弹了弹烟蒂,右手一抬,整艘旗舰都紧张了起来。


        

两旁的军舰上前,舰队牢牢的将木筏围住,身为海军,他们还没有堕落到完全相信海贼的地步。


        

倚靠着护栏,西斯握紧了长刀,视线不断在黑胡子身上游走,这是他第一次直面这种纵横四海的大海贼。


        

周围的气氛有些冷冽,西斯甚至能明显的听到四周海军吞咽唾沫的声音。


        

就算没动手,海军都像是落入了下风。


        

“不要紧张,我们不是来战斗的,我们是来…嗯,交易的,怎么样,海军,我想要的东西带来了吗?”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黑胡子咧嘴大笑,露着大肚子,那双眼睛如似鹰隼,像是没有把周围的一众海军放在眼里,他的确很自负,很轻率。


        

嘭!


        

鬼蜘蛛一枪打在黑胡子脚边,从船头走了下来,揪着眉头,身前烟雾缭绕,


        

“黑胡子蒂奇,你还不是七武海,没有资格和我们谈条件,火拳艾斯在哪里?”


        

他加大了声音,前胸往身前一挺,身为海军,他不容许有海贼在他面前嚣张,哪怕是即将成为七武海的大海贼也一样。


        

咔嚓!


        

子弹上膛,两方对峙,气氛越发紧张。


        

“海军本部中将鬼蜘蛛?不要着急,拉非特。”黑胡子朝后方递了个眼神。


        

“是,船长!”


        

说着,一个头戴黑色大礼帽,手持红色手杖,如同戏剧演员般的人物就将火拳艾斯推了出来,他是黑胡子海贼团的航海士,魔鬼警长,拉非特。


        

讲真,黑胡子海贼团并不害怕海军。


        

最起码不害怕这群海军。


        

但是没有必要,他们没有必要在这里与海军起冲突。


        

他们的目标从来都不是七武海,若是起了冲突,虽说一定会赢,但总归是件麻烦事。


        

“西斯。”


        

鬼蜘蛛同样扭头看了眼西斯。


        

西斯点了点头,右手紧握着长刀,眼睛一斜,


        

“你们两个跟我来。”


        

瑞金斯想借黑胡子的手解决掉他,他又何尝不想借此机会处理掉这两条瑞金斯的狗。


        

那两个CP相视一眼,有些头皮发麻,他们两个比想象中的还要没有勇气。


        

“我说的话你们没有听到吗?还是说你们两个想抗命?”


        

铮!


        

西斯的大拇指往前一顶,长刀从鞘中露出一小部分,刀身处的反光打在他们脸上,两人心中大骇。


        

“西斯,西斯这个混蛋竟然想杀我!?”


        

CP颤抖着身子,两腿就像是灌了铅一般向前跟着西斯缓慢移动。


        

黑胡子的眼神戏谑,


        

“看样子海军内部也不像我想象中的那么和谐。”


        

西斯走上前,冷着脸与黑胡子四目相对,


        

不能退缩,哪怕面前是黑胡子也不能退缩,现在可是代表着海军的脸面,要是有丝毫的犹豫和退缩就完了。


        

“蒂奇先生多虑了,就算是一个父亲养出来的儿子都有反目成仇的时候,又何况世界政府的这么多部门。”


        

“你……”黑胡子的笑容戛然而止,表情凝固在了脸上。


        

“哈哈哈,马歇尔·D·蒂奇,你这个老爹的逆子,残害手足的凶手,老爹是不会放过你的。”


        

“你给我住嘴。”拉非特一脚踢在艾斯腿上,按住了他的嘴。


        

西斯面无表情的耸了耸肩,两手一摊,


        

“很抱歉,我这单纯是就事论事,没丝毫针对你的意思,真的。”


        

他的眼神很真挚,看着黑胡子一阵不爽。


        

砰!


        

枪声响起。


        

范·奥卡开枪了。


        

迅疾的子弹呼啸而来,距离,感觉,风向,角度,一切都计算的无比精确,这一枪是完美的。


        

在这个位置,在如此强大的见闻色霸气的锁定下,除非化归虚无,不然没有人能躲得过去。


        

开枪即是命运的宣告。


        

“阴影跳跃。”


        

西斯的嘴角翘了起来,四周的阴影宛若触手般把他拉入了一片黑暗,他当真遁入了虚无。


        

“月步。”


        

脚底踩出一个气旋,西斯就这样站在半空中,缓缓降落。


        

鬼蜘蛛颇有兴致的吐了个烟圈,右手在甲板上一按,一块一人高的木板就被掀了起来,紧跟着就被扔了出去。


        

“西斯,接着。”


        

木板在海面上打起几个水花,西斯轻盈的落在木板上,依旧是那副冰冷的扑克脸,一切都仿佛没有发生过。


        

跟着西斯的那两个CP已经吓傻了,瘫倒在木筏上,一边大口喘息,一边浑身发颤,身下隐约有一丝凉意。


        

奥卡是个很冷静的人,他很少改变自己的面部表情,但这回他却多了少许惊讶。


        

“这就是命运啊!”


        

提起枪,他很有开第二枪的兴致。


        

哗哗!


        

随着鬼蜘蛛的一个手势,齐刷刷的,海军的枪口同样对准了他。


        

西斯眉毛一挑,别看他这样风轻云淡的,脊背上早已满是冷汗,这枪真悬。


        

视线重新移回到黑胡子身上。


        

“蒂奇先生,您确定这是一位七武海该有的态度吗?”


        

“啧哈哈哈。”黑胡子豪爽的大笑起来,招了招手,“行了,奥卡,把枪放下,还是那句话,我们今天不是来打架的,交易,今天是我们和世界政府的交易。”


        

范·奥卡扭头看了黑胡子一眼,放下枪,退回到蒂奇身后,西斯露出了公式化的笑容。


        

“蒂奇先生,您能这样识大体真是在下的荣幸。”


        

说着,西斯脑袋一歪,目光冰冷如刀。


        

“你们两个,还愣在那里干什么?还不赶快验明正身!”


        

“是,是。”


        

点头哈腰,那两个CP相互搀扶着从木筏上站起身来。


        

他们现在是谁都不想惹,无论是黑胡子蒂奇还是西斯,这生活实在是刺激的想让人原地爆炸。


        

一想到当初是自己主动跳出来为瑞金斯分忧的,就恨不得给自己扇上两耳光,这种事情是他们掺和的得了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