诚实,这是西斯少有的高贵品质,嗯,绝对的,他很少撒谎,除非很有必要,比如说欺骗一下鱼塘啥的,但在香克斯面前,他可没有必要撒谎,一个独臂粗脸糙汉子并不符合他的喜好。


        

他爱的,永远是大长腿的那种。


        

如他所言,常人根本就没法想象一个背靠世界政府的暴力机关在加满了油,全力发动起来的时候能爆发出何等的战争潜力。


        

三大将?十万海军?有时候差的仅仅只是一张世界征兵令。


        

就像西斯说的那样,不是世界政府真的已经拼尽了全力,而是他们对海贼太过放纵。


        

私心满满的世界政府高官,沉迷于享受的天龙人,他们根本就没有把清理海贼和维护地区安定作为第一要务,他们更担心的是能不能从各大势力手中吃到回扣,不然又怎么会诞生天上金那种东西。


        

总之,这是一个无比畸形的政府。


        

广场之间,西斯面色凛然,浑身的气势融为一体,这里并不是一个能容他多想的地方,强大而骄傲的海上皇帝,随时都准备将西斯撕碎。


        

香克斯右手间的袖子上提,他的身上爆发出一股无法用言语去形容的气势,雄浑的程度仿佛一片从高空坠落的大海,让人忍不住去跪服膜拜,单论这份气势而言,他就无愧于海上皇帝之名。


        

长刀上夹杂着耀眼的白光,直接在西斯眼底之间斩出一条细密的白线,在近海之王咬掉左臂之前,他可是一位丝毫不弱于鹰眼的强大剑豪。


        

十几年过去,他的实力只增不减,愈渐强大的三色霸气弥补了他身体上的不足,时间的沉淀反倒让他的剑越发锐利了起来。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消亡?衰败?你可不要太小看海贼的意志,这是一个人人都可以做梦的时代,只要有梦想,大海贼时代永远都不会衰败。”


        

香克斯厉吼一声,那条白线直接挤入了西斯的视线,越来越紧,朴实,除了一片纯白之外没有多余的色彩。


        

这很符合大自然的规律,越是菜,越把自己打扮的花枝招展,以作伪饰,越是危险,其的外表越是朴实无华,融入常态,一击致命。


        

这就是香克斯的剑,没有过分多余的招式,既不热血,也不绚丽,刀芒所致,尽是王道霸意,这种刀势,说爱和平,玩儿呢?


        

真正把和平放在心头,放在所做之事第一位的男人,可做不了海上皇帝。


        

西斯两眼一眯,对于这种称霸一方的家伙,他总是不惮以最大的恶意去揣测,浑身肌肉紧绷,他不敢有丝毫大意。


        

长刀高举,火焰缭绕,灼灼高温中竟然感觉到了刺骨冷意。


        

铛!


        

两刀在空中挥击,那股森然气势直接碾压了过去,黑白交锋,以刃为界,瞬间就撑起了一道黑白相间的光幕。


        

那是两股无与伦比的强大力量,四散的霸气宛如风暴一般在四周肆虐,瞬间就将地表撕得粉碎,建筑的残渣上涌,像是整个世界都被二人搅动得天翻地覆。


        

“你认为单凭这样就能打败我吗?天真的小鬼,虽然你也很不错了,但跟我们这种从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人比起来,你还差得远。”香克斯的刀抵住了西斯。


        

“嘁。”


        

西斯嘴角歪了歪,脸上的那种不屑一点儿都不稍加掩饰,眼神中很是戏谑,


        

“这么多年的四皇生涯,我看是把你的脑子都给烧坏了,这里是战场,是战场懂么,皇帝?想要你命的人,可是大有人在,拐带了别人的孙子,你认为就这样可以草草了事吗?”


        

西斯的话音落下,突然间,香克斯的侧身方向传来一道无比惊人的杀气,那种气势,比西斯身上的还要浓郁,那并非屠杀,而是一刀一枪拼出来的,最凌厉的,最踏实的意,聚沙成塔而来,那绝对是一位百战老兵。


        

细汗挤满额间,香克斯从内而外,感受到了无比沉重的压力,牙齿紧咬,他一刀别开西斯,他的表情可比刚才要凝重的多。


        

“连您也要对我出手吗?卡普中将。”


        

身体试图后移,香克斯向着自己的侧身方向大声喊道。


        

同时面对两位实力强大的敌人,那可不太妙,就算是他也感觉无比麻烦,尤其是其中一位还是卡普中将的时候,那可是一位真正难缠的,身经百战的对手。


        

在他还小的时候,卡普就是传说,等到了他自己也成为传说的一份子,对方还是传说,大海上的传奇,永远都不可以小觑,就算是个老东西,那也是足以将人体撕成两半的,强大的老东西。


        

“红头发的小鬼,你可是那个把我亲爱的孙子引入邪路的混账,这笔帐,你认为我们就不该好好算算吗?”


        

红着眼睛,卡普朝着香克斯猛冲了过来,声音凄厉,就像一头失去了幼崽的野兽。


        

如果出海就代表着死亡的话,那他还不如从一开始就将路飞他们留在风车村,就算做一辈子农民,渔民,那也比断送掉性命要好。


        

他是海军中将,他被尊称为英雄,他的门生故吏遍布整个海军,他护得住他们的,只要不出去兴风作浪,就算是天龙人别想破坏他们的那一份宁静。


        

可是一步走错,什么都没了,艾斯死在了行刑台上,路飞生死未卜,走到这一步,他还护得住他们吗?


        

没有办法,他的两个孙子已经彻底走到了海军的对立面上。


        

他不喜欢西斯,甚至可以说是讨厌,那个家伙可是从接收到处刑,几乎包办了艾斯死亡的所有环节,可是他并不能迁怒着去复仇,世界政府一道命令下来,所有人都是喽啰而已。


        

但是那个罪魁祸首……


        

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香克斯此时所经受的一定是凌迟处死。


        

他亲眼看着其中一个孙子死在面前,至今仍然觉得自己活在梦中,一闭眼就是路飞被架在行刑台上的模样,要是今天的噩梦再重复一遍怎么办?


        

他简直不敢想象。


        

“红发,你真的该死,他们本该成为海军的,都是你。”


        

眼睛通红,布满血丝,他要那个拐带了他孙子的混蛋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