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魔尊的想象中,王天伦一定会被他这一拳给轰击成一天的碎片,但那个魔尊一拳轰出之后却发现王天伦仍好好地站在原来的地方,不由大吃一惊。怎么会这样,他太了解自己这一拳的威力了,就算对面是一座山也得被他这一拳给轰击成一堆碎石块的。


        

这时王天伦在对面用嘲讽的口吻喊:“喂,不行,劲力太小了,再来过,再来过。”


        

闻言,魔尊冷冷的:“我倒是有点儿小看你了。”


        

王天伦一笑道:“那是啊,那是啊,俗话说得好,人不可貌相,宇宙不可步量嘛。”


        

王天伦之所以没有反击硬接这个魔尊刚才的那一拳是在试探这个魔尊的实力,虽然这个魔尊刚才的那一拳没有使用上全力,但是王天伦已经大概的摸清楚了这个魔尊的实力了。这个魔尊的真实实力应该在中级魔尊的高段,也就是说,这个魔尊还没有进入高级魔尊的境界,他应该不是自己的对手,击败它应该不是什么问题。


        

但是王天伦要的不是击败而是击杀,不然的话,这个魔尊一旦把求救的信息给传出去可能还会招来更高级别的魔尊的,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麻烦可就惹大了。所以,他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一举击杀这个魔尊,绝对不能让他把这里的消息给传送出去,作为以后能发挥大用处的秘密武器,王天伦的信息也是绝对不能传出去的。


        

那个魔尊冷冷道:“我要用武器了,你用什么武器就亮出来吧,不然的话,等我亮出武器你就没有机会再亮出你的武器了。”


        

闻言,王天伦淡淡一笑的:“是嘛,不过在我看来正好相反,你就算是亮出你的武器,你恐怕也没有机会再施展了。”


        

那个魔尊一愣,接着又好奇又有点儿好笑的问:“为什么?”


        

王天伦声音一下转冷厉的:“因为我要杀了你。”


        

随着杀字的出口,王天伦一个意念从他的空间储存库中调出了那柄洪历桑天鸣送给他的“极天宇光剑”,此剑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光天寂灭剑”。不过轩辕神族则叫此剑为“轩辕神剑”,或者叫轩辕母剑。不过王天伦还是愿意叫此剑为“极天宇光剑”,他认为这个名字好听霸气。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随着“极天宇光剑”的出鞘,王天伦运起“天磁大悲极佛手”和血煞功迅速的进行叠加,紧接一剑劈出,只见一道粗大耀眼的白光从极天宇光剑的断口处暴射而出瞬间把黑黑的虚空映照得亮如白昼,并且眼见着虚空发生了严重的扭曲。


        

接着一声震天动地的爆雷般的响声传了出来,偌大的一片天空立时风起云涌,风云产生了剧烈的风暴从高空中传导了下去,地面上的那些高大的建筑就如同被大扫帚扫过的落叶一样“轰隆隆”的倒塌变成了一堆堆的废渣。好骇人的场景,就算是发生二十四级大地震也不会有眼前的这个场景这么的骇人。


        

幸亏地面居住的人都转移出去了,不然的话,恐怕无一人能够幸免于难,无一人能够活命。


        

那个魔尊也不是白给的,当王天伦亮出那柄极天宇光剑的时候他一眼就认了出来,就听他一声狂叫道:“轩辕神剑,你是轩辕神族的什么人。”


        

王天伦没有回答它这个问题,也用不着回答了,因为就在他喊出这句话来的时候,他那坚与金刚的魔体已经在极天宇光剑的一劈之下碎裂湮灭消失了。


        

王天伦也被自己刚才的一剑给吓着了,他也没有想到自己刚才施展出了威力这么巨大的一剑,也就是说,他的武功又有了进境,功力又提升了。可是他很清楚,他的“天磁大悲极佛手”仍停留在原来的境界没有丝毫的进展,如果有所突破的话那就不一样了,此时的他应该已经是先天的初级皇尊了。


        

可是他清楚他不是,即是如此,那么,也就只有一种可能了,就是他的另一门功法——血煞功有了进境。之前他的血煞功是在第九层的高段高阶,还没有进入到高段的巅峰阶段,现在看来他的血煞功应该也进境到了第九层高段的巅峰阶段了。


        

突然,他想到了一个可怕的问题,那就是,如果他的两大功法都进境到了第九层的高段巅峰的话,那么两大功法就会在他的体内争夺主次的地位的,当然了,谁都想坐上主位而不愿意屈居人下,这样一来它们就会相互制约了,一旦这种情况在他的体内发生的话,那他的两大功法就施展不出来了。也就是说,他的武功就消失了,他就变成了一个不会武功的普通人了。


        

可是他不明白的是,既然如此他为什么还能施展出刚才那威力巨大的一剑?其实这没有什么不好明白的,他的血煞功就是在刚才他功力叠加劈出的那一剑的时候突然突破瓶颈进入到了第九层高段的巅峰境界的。


        

想到这里他忙暗运天慈大悲极佛手功法,果然如他猜测的那样,他的“天磁大悲极佛手”功力在他的体内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没了,或者说被他体内的另一种功法血煞功给制约锁死施展不出来了。


        

接着他又暗运血煞功,情况跟他的“天次大悲极佛手”一样。


        

王天伦不敢再在空中待下去了,忙从空中降落下来返回魏先军的指挥部。魏先军已经向部队下了撤退的命令,就等着王天伦跟那个魔尊一战之后执行了。王天伦毫发无伤的回来了,这说明王天伦跟那个魔尊一战胜了。


        

王天伦一进入指挥部没有跟魏先军他们啰嗦着去讲自己跟那个魔尊一战的情况,而是非常简洁的下令:“命令所有军队立刻撤退。”


        

就在这时外面传进来了一份军情报告,报告上说,侵入凤舞星系的地级兽族的活死人大军全线撤退了。


        

王天伦知道,这应该是他杀死了那个魔尊所致,那个魔尊一定是此次入侵银盟的地级兽族活死人大军的最高指挥官。最高指挥官死了造成了敌军的群龙无首,它们怕遭受到更大的损失所以就撤退了,但是这撤退是暂时的,等地级兽族再给它们派过来一个最高指挥官的时候它们绝对会卷土重来的。


        

而且,地级兽族如果再次派过来最高指挥官的级别一定更高,说不定就会派一个高段魔尊或者几个高段魔尊过来。


        

当然,这也给他们这边创造出了一个最佳的撤退时机。


        

看了报告后魏先军不由高兴的向王天论道:“总盟主,敌军撤退了我们就不用撤退了,我们可以利用这个有利时机大举反攻一举夺回失掉的星球。”


        

王天伦一摇头语气坚决的:“不,我们按照原定计划立刻撤退,而且行动要快。”


        

闻言,魏先军不解的问:“总盟主,敌军已经撤退了,我们为什么还要撤退呢?”


        

王天伦道:“敌军之所以撤退那是因为我杀了那个魔尊的原因,那个魔尊很可能是此次入侵我银盟的活死人大军的最高指挥官,他们的最高指挥官死了它们当然要撤退了,不过,地级兽族很快就会再给它们派过来一个最高指挥官的,所以,用不了多久敌军就会卷土重来。因此,我们要利用这一有利时机尽快的撤出去,不然再被敌军给包围的话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王天伦说的没错,他现在已经失去了武功,不能再出战了,别说敌人再派一个或者几个中高级魔尊过来了,就算是派一个地级兽将过来他也对付不了的。


        

不过王天伦却也并不担心,因为他曾在火星地下的“通幽世界”购买过一本武功奇书,学会后可以锁住体内的功法。所以,他只要抽出时间来学会了这门奇功,然后再锁住体内的任何一门功法,那么他体内的另一门功法不就又可以正常使用了么。


        

在王天伦督促下,凤舞星域战区的军队全部撤出了凤舞星域去了堡垒星域。


        

堡垒星域这个名字是王天伦新起的,他把银盟总部所在的那三十几个星域统一命名为堡垒星域了。也对,天匠大师建成的宇宙堡垒已经把这三十几个星域给统统笼罩了起来,这三十几个星域现在已经成为了宇宙堡垒内的分星域,所以,这个名字现在是最适合这片星域了。


        

回到总部后王天伦就进了他的天煞神殿试炼空间中闭关修炼那门奇功去了,这件事情现在是最要紧的,如果他不尽快恢复自己的武功的话,那他就成了一个不会武功的废人了,这对他来说可是极其危险的。


        

谁知道塔哈·奥马尔以及欧治王星系高层还有地级兽族高层什么时候会派杀手前来次杀他啊。如果自己不能自保而靠别人来保护那就跟伸着脑袋等着别人来砍没什么不同,他可不敢把自己的性命交托到别人的手里听天由命。


        

王天伦回来后谁也没见就急急忙忙的闭关修炼去了,艾萨琳却抓狂了,张牙舞爪的就跑过来找他了,但是王天伦已经闭关了,而且在他闭关之处,也就是存放七煞神殿的房间的外面派了四个守卫把守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