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黑斗篷的鬼物始尊头一摇:“还不行,还差点火候,不然的话,我也不用借助通天塔来破除五神族的结界出世了。”


        

闻言,白斗篷鬼物很是有些感慨的:“是啊,我们被封闭在没有任何元灵气的极地幽冥处如何能练成自己的神功呢,就说我吧,我的“冥阴一天功”卡在瓶颈上已经数十万银河年了,就是无法突破,不过现在好了,始尊破除了五大神族的结界把我们给带到了这个元灵气非常充足世界来,我想我的“冥阴一天功”应该就在这几天就能突破瓶颈了。”


        

这三个鬼物,穿黑斗篷的那个就是刚冲破五大神族结界出世的魔帝尊,另两个穿白色斗篷的是魔帝尊的左右大护法——高级巅峰魔尊。


        

三个鬼物说着话走进了大殿之中,刚进入大殿中不一会儿,突然又从外面急匆匆的走进来也是穿一件黑色斗篷,头上罩着一个黑色三角帽罩的鬼东西来,但这个鬼东西跟先前走进来的那三个鬼东西相比气势弱了很多,一看就跟那三个鬼东西不在一个档次上。


        

就见进来的那个鬼东西急匆匆的来到那个穿黑色斗篷气势极其强大的鬼东西的面前躬身行礼大声的:“禀始尊,外面的天象突然发生剧烈变化,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闻言,三个鬼物一愣,始尊忙问:“拉渣法王,什么天象?怎么一回事?”


        

原来这个家伙竟然是地级兽族十大法王之一的拉渣法王,看他的气势应该是高级魔尊。


        

拉渣法王道:“禀始尊,多个星域的星球上突然发生剧烈的地震以及火山爆发,而且宇空中也发生了严重扭曲,天鉴司拉哈法王猜测说,可能是突然产生出了一个新的宇宙造成的。”


        

闻言,始尊大惊的:“什么,又产生出了一个新的宇宙,这怎么可能,宇宙的格局早已定格了,只有一个旧的宇宙消亡了才会产生出一个新的宇宙,这是几百亿几千亿年甚至几万亿年才会出现一次的宇宙变动,现在的银河系还好好的,怎么会产生出一个新的宇宙来呢,搞错了吧?”


        

拉渣法王忙道:“天鉴司拉哈法王说得很肯定,是产生出了一个新的宇宙来。”


        

这时一个白斗篷鬼物接话:“天鉴司拉哈法王精通天象术,它的观察是不会错的。”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闻言,始尊稍沉吟了一下,然后向拉渣法王下令:“拉渣法王,你立刻去搞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突然产生出了一个新的宇宙来,搞清楚了情况后立刻来向我汇报。”


        

拉渣法王恭敬的:“是,始尊。”


        

应罢,转身急匆匆地走了出去。


        

三个鬼物继续往大殿里面走去,那些在大殿中飘荡着的魂魄看到三魔走进来,突然忽悠的一下飘散开钻入用死人尸骨垒成的墙壁中不见了。


        

三魔头走到大殿中央的那三根直径十米,高有一百多米的巨大柱形台子的面前,始尊突然扭头向站在他左边的那个穿白斗篷鬼物问:“盛聪左大护法,圣城方面有何动静?”盛聪左大护法忙道:“对了,大哥,我忘了告诉你了,我们的卧底传来消息说,圣城城主泰龙图征已经在圣城做了参战的动员。”


        

闻言,始尊脸一沉:“这么说,圣城方面准备与我们开战了?”


        

盛聪左大护法点头的:“应该是这样的。”


        

站在右边的那个迟幽右大护法接话:“上次的神魔大战我们忽略了他们,没有尽全力对付他们,让他们捡了一个大便宜,但是这次就不会有那么幸运了,他们若敢与我们开战,我们定当灭了他们。”


        

始尊摇了摇头:“最好是逼迫他们投降,因为我需要圣城的那口圣井修炼我的不死之身,如果我的不死之身修炼成功了,我就可以升级进入天魔境界了,一旦我进入了天魔境界,我还怕谁呢,灭了五大神族只是瞬间的事情。”


        

闻言,迟幽右护法一笑的:“呀,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那就想办法逼迫他们投降好了。”


        

始尊道:“过几天我亲自到圣城去会一会那个泰龙图正城主去。”


        

始尊的话音刚落,一个地极兽将跑进来向他报:“禀始尊,我们护卫队在外面抓来了一千零八十个人类的女人,是关起来还是带到这里来?”


        

闻言,始尊一挥手:“把她们都带到这儿来,我们练功正缺女人的真阴呢。”


        

地极兽将忙应道:“是,始尊。”


        

应罢,转身跑了出去,不一会儿与一百多个地极兽将押着一千多名从支岐星各地劫掠来的女人走进了这座地下魔宫。众女人都非常年轻,大多只有十四、五岁,进入到这座阴风阵阵,寒气刺骨的魔宫大殿后,她们一个个吓得花容失色战粟不止。”


        

始尊一挥手命令:“把她们散开分布到四面。”


        

地极兽将们立刻驱赶着众女人分散开站到了大殿的四面。


        

始尊扭头向他的左右大护法道:“盛聪左护法,迟幽右护法,到我们练功的时候了。”


        

话罢,身子往起一纵,飘飘的落到中间那根柱子的上面。


        

左右大护法则纵跃到左右两旁的两根柱子的上面。


        

始尊站立在中间的高柱子上双手挺举,手掌翻上对着天。


        

左右大护法则盘膝坐在两根柱子上面,也双手朝上挺举,手掌翻上对着天。


        

这时就见那个始尊的两片丑陋的大嘴唇飞快嚅动了起来,不知它在念叨一些什么鬼咒语。


        

随着始尊咒语的念动,突然,站立在四周的众女人身上的衣服忽地一下被剥了个精光,接着悬空飘起,见状,众女人吓得一起尖声惊叫了起来。


        

起雾了,不过这雾不是自然生成的,而是从这一千多女人的身上散发出来的,其实这雾是被三个魔头用法力从那些可怜的女人们身上逼出来的阴能,也就是那个始尊刚才说的什么真阴。


        

瞬间女人们被三个魔头榨干了阴能,但她们并没有放过这些已被榨干阴能的女人,之后又加施法力从她们的七窍中逼出血雾,于是阴能和血雾交织到了一起,形成了一副十分壮观但又十分诡异恐怖的画面。


        

这时就见站立在柱子下面的四十九个高级地级兽将突然从各自的身上掏出一面黑色的小旗子,旗子的正中间画着一个白色阴森恐怖的骷髅头,骷髅头上又用血写了一个令字,奇怪的是,这个令字竟然是古汉字,难道三个魔头的这个邪阵源于地球古中国不成?


        

四十九个高级地级兽将把手中的黑旗子用力的挥动了一下,就见从旗子上发出了一串串亮亮的绿光,四十九串绿光穿过血雾击到大殿四面的枯骨墙上,墙上立刻开出了四十九座黑洞洞的大门,接着又见从各座大门中像水似的涌出四十九道黑流融入了大殿的血雾之中。


        

见状,那个始尊兴奋了,只见它站立在高高的柱子上双手向天不住挥动并大声念着一些古怪的词语:“峰、东、屠、甫、宇、宦、鱼、郁、阴。”


        

随着这些古怪词语从它们嘴中流出,涌入血雾之中的黑流立刻变化成千千万万的人形,并排例成队在大殿的空中地上有秩序的行进着,严然就是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当然这是一支有形无实的恐怖鬼魂大军,如果这支军队能杀人的话,世界上的任何军队恐怕都无法与其匹敌,因为这是一支人杀不死的但它却能杀死人的军队。


        

始尊召唤出鬼魂大军之后,突然一跃纵向空中,在空中一个大翻身后幻化成一柄黑色的巨剑,两个穿白斗篷的左右大护法紧随其后也跃向空中幻化成两柄白色巨剑。


        

一黑两白三柄巨剑在空中组成了一个诡异的三角形,接着就见从黑洞洞的三角形中暴出一股旋风,并迅速在大殿的空中转圈飞旋着,那一千多具被三大魔头榨干了阴能和血液飘浮在大殿空中的女尸,被这股旋风转圈的旋到了一起,然后又把她们带进了那黑洞洞的三角形的口中,真是惨不忍睹啊,众女尸从这边口中进去,再从那边口中吐出时已成了一堆碎肉骨粉,这个恐怖可怕的大三角竟然是一台巨形高速的绞肉机。


        

绞碎这些女尸后,三魔头从空中又飘落到三根柱子的上面恢复了原形。


        

然后就见那个始尊从怀中掏出一只尺多长的黑色瓶子,它把瓶口的塞子往外一拔,接着嘴里念叨了几个字:“沃、甫、阚、葛。”


        

之后就见飘浮在大殿空间的那片血雾立刻形成柱状被吸进了那只黑瓶之中,那只黑瓶子就像一眼黑洞,那么大一片的血雾竟然瞬间就被吸的干干净净一点也不剩了。


        

吸完后始尊又把瓶塞塞回到瓶口上然后揣入怀中。


        

左护法扭头向始尊问:“大哥,血雾收集的差不多了吧?”


        

闻言,始尊头一摇:“还差一些。”


        

话罢,又恨恨的道:“如果不是那个小子捣乱,让我顺利的采取到那四个纯圣阴体女人身上的纯圣阴,我的三阴九华圣魔功早已经修练成功了,我们又何必再这么费事的练这“阴血魔法大阵”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