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小天回到蔬菜基地时已经将近八点。


        

父母正抱着大王坐在楼下沙发上看电视,谭明嫣就守在一边,见他回来,急忙去给他热饭热菜。


        

谈小天没去餐厅吃饭,就在客厅的茶几上对付了一口。


        

“爸,晚上的药吃了吗?


        

觉得身体怎么样?”


        

谈跃进乐呵呵的摆了摆手,“你放心,我现在好得很,有张护士长提醒,每顿的药都没落下。”


        

自从谈跃进做放化疗后,谈小天便通过关系,高薪聘请了一个刚从肿瘤医院退休的护士长常驻家里。


        

因为放化疗的过程比较痛苦,后期药物和营养必须要跟得上,这个姓张的护士长经验丰富,专门负责谈跃进的恢复,目前来看,效果相当不错。


        

宋春华抱着孙子,赞许的看向谭明嫣。


        

“儿子,你爸治疗的这段时间可把明嫣累坏了,每次做放化疗都要亲自跟着,妈看了心里都过意不去。”


        

谭明嫣一听婆婆夸她,立时笑的眉眼弯弯,“妈,这不是我应该做的吗?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小天工作忙,我在家也没什么事,陪着爸正好。”


        

宋春华叹了口气,“明嫣啊!妈要向你道个歉,之前有些事我还对你过想法,经过你爸这件事我算是看出来了,你是一心一意跟小天过日子的好媳妇,小天有你这样的媳妇是他的福气,也是我们老两口的福气。”


        

谈小天看了谭明嫣一眼。


        

傻大姐得意洋洋,自动忽略了宋春华前半句话,只记得后面夸她那句了。


        

谭明嫣平时大大咧咧,但是遇到大事从不糊涂,尤其是对谈小天的父母,非常尽心尽责。


        

老宋家这帮亲戚,提起谭明嫣,全都竖大拇指。


        

这和谭家良好的家风有很大关系。


        

谈小天陪父母坐了一会儿,很快,大王就开始耷拉脑袋,小人儿困了。


        

谭明嫣抱着他回去睡觉,谈小天折腾了一天,也感觉乏了。


        

他们一家三口回到自己的小楼,谈小天去洗了个澡,再出来时谭明嫣已经在床上躺好。


        

谈小天一上床,谭明嫣便凑了过来,双手搂住老公的脖子,开始腻歪。


        

“老公,今天妈夸我,我心里可高兴了。”


        

谈小天拍着谭明嫣的后背,“我爸后期治疗这段时间真是辛苦你了,我妈说的是心里话。”


        

“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只要你高兴,爸平安,我不怕累。”


        

谭明嫣趴在谈小天胸前,感受着他强劲有力的心跳,“爸什么时候去米国?”


        

“三月末吧!那边已经联系好了,等爸这个疗程过去,身体彻底恢复了就去。”


        

夫妻俩说了会儿话,谈小天实在是累了,头一歪,一秒入睡。


        

――初十,一早,方欣打来电话,医院那边传来消息,季建东苏醒了。


        

谈小天当即赶去医院,见到了睁开眼睛的季建东。


        

“老季,你总算醒了。”


        

谈小天一见这种情况,长出一口气。


        

人都是有感情的,季建东跟了自己这么多年,谈小天是真心希望他能没事。


        

嗬嗬……季建东见到谈小天,双眼不停流泪,一只手颤颤巍巍抬起,可惜,他现在还不能说话,喉咙里发出低低的声音。


        

老季的妻子解释道:“谈总,医生说了,虽然老季醒了,但是他脑袋里的血块还没完全消除,压迫了语言功能区,他现在不能说话。”


        

谈小天拉住他的手,轻声安慰,“别着急,你这种病需要慢慢调理,现在说不出话来来很正常,只要你配合医生,积极进行康复治疗,以后一定能恢复的。”


        

季建东缓缓点着头,他的目光转向妻子,喉咙里又发出嗬嗬的声音。


        

妻子一直在他身边,知道他要干什么。


        

很快,一个笔记本和笔递到了季建东的手里。


        

季建东笨拙的拿起笔,在本子上写下了七扭八歪的两个字,换人。


        

嗬嗬嗬……谈小天懂了。


        

季建东这是让他尽快给露珠生鲜换一个总经理。


        

“老季,你就安心养病,这些事不要考虑了,我会酌情安排的,你放心,露珠生鲜会越来越好的。”


        

谈小天拍了拍他的手。


        

季建东又在本子上艰难的写了两个字,贵人。


        

写完后,他抬起手,指着谈小天,眼中泪光闪闪。


        

他虽然说不出话,但心里透明白。


        

他忘不了十多年前刚离职时那种沮丧的心情,要不是谈小天留用他,如今的他不定在哪个地方穷困潦倒呢!谈小天就是他的贵人。


        

谈小天叮嘱了季建东的妻子几句,带着手下从医院里出来。


        

方欣已经知道他招聘到了吴普,非常高兴。


        

在她暂时执掌露珠生鲜这几天时间里,可把她累的不轻。


        

术业有专攻,方欣是一名出色的秘书,可是面对这样一个拥有500多家连锁超市,雇佣人员超过5000的大型公司,她真的是玩不转。


        

“老板,你招聘的那个高管什么时候能来上班,我快顶不住了。”


        

“约好的明天。”


        

谈小天瞥了她一眼,“怎么?


        

跟我诉苦?”


        

方欣很淡定,“不是诉苦,是承认能力有限。”


        

谈小天走到车边,方欣刚刚拉开车门,就听后面喊了一声,“谈总,请留步。”


        

方欣、莫旗一齐回头,王大力一个箭步就挡在了谈小天身前。


        

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从正门的柱子后绕了出来,黑色大衣,亮亮的皮鞋,头发梳的一丝不苟,一看就是很成功的商业人士。


        

不过王大力丝毫没有掉以轻心,用手一指,“这位先生,不要再往前走了,有什么话就站在那里说。”


        

这个人很听话,当即停下脚步,朗声道:“谈总,我是一亲集团的侯俊凯,我想和你说几句话。”


        

一听到一亲集团,侯俊凯这几个字,谈小天当即便明白了。


        

佐藤忠找上门了。


        

他让王大力退后,走了过去,“候总,久闻大名,你这是在等我?”


        

侯俊凯双手迎上,“谈总折煞我了,我在您面前哪有什么大名,我确实是在等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