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午后,身着一身月华白斓衫,手里摇着描金牡丹檀香扇,一副富贵清闲公子打扮的凌昭又招摇着来“探病”了。


        

待鸣翠出去沏茶时,他从袖中抽出一张折叠的信笺,笑着递给凌励,“我到成你们的青鸟了。”


        

凌励听得面上一热,却仍佯装淡定的接过信笺展开,那犹带清香的梨花笺上只写着一行清瘦小字:家父已同意,勿念。


        

见字如面,这娟秀绵丽的字迹令凌励心神往之:如此女子,如何不思之念之?


        

“你可听说了王俞明之事?”


        

凌昭的问话打断了凌励的怀思,他不免感叹道:“听说了,未曾料到王俞明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家有娇.妻比案齐眉,却还流连妓馆眠花宿柳。”


        

“呵呵,眠花宿柳自有乐趣,三弟不懂罢了。”凌昭以扇掩唇,轻声笑道。


        

凌励抛过去一记白眼:“都说二哥是风.流不下流的真君子,居然也道眠花宿柳有乐趣?”


        

“罢了,原以为有了沈姑娘,你在情事上开窍了,竟还是这般榆木脑袋。”凌昭摇头笑道,“正如那日西溪游春,花开满园,万紫千红,繁花迷眼,也只你这愣子才端端盯着一朵去看了。”


        

凌励沉默不语。父皇的后宫便如那春日的西溪,美人如花,争奇斗艳。却正是因此,才会有母亲的失宠受辱。


        

他至今清晰记得5岁那年的宫筵上,凌崇为抢舅舅送给他的磨合罗,将他摁压在地上,母亲上前来拉开了凌崇,凌崇就放声大哭起来。母亲还未来得及解释原委,就被父皇斥为不分尊卑的粗莽妇人,责罚禁足三月。那以后,武将家出身的“粗莽妇人”就成了母亲身上难以抹去的标记。就连西溪那日,淑妃也还曾含沙射影的以此羞辱母亲。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世人喜欢以花比喻女子,以木比喻男子。但人们往往只看得枝头繁花密缀时的锦绣盛景,却忽略了花叶遮掩下日头照不见的那些酸涩果子。若一棵树只开一朵花,只结一个果,那必定是世间最甜美的果子。


        

见凌励只是垂首折叠着手中的信笺不接话,凌昭便又道:“国子监出了这事,估计赵国舅最近都没时间来找你询问安源之行了。”


        

“他昨儿傍晚来过了,只是后来突然说家有急事,匆匆走了。”


        

“呵呵,果然急了。”凌昭修长如玉的手指沿着扇骨,徐徐勾勒着扇面的金线牡丹,似漫不经心道,“听说那王俞明的家人已托人给国子监祭酒周谨递了话,若不救他出来,他便要检举国子监科举贪腐之事。”


        

“科举贪腐又是何事?”凌励有些不明所以。


        

凌昭抬首笑道:“三弟这些年在步军司呆着,对朝堂里的事情还真是一无所知。那赵邦岳为了培植自己的党羽,与周谨两人串通了在科考中舞弊。每到科考前,到周谨府上投卷自荐的考生浑如过江之鲫,络绎不绝。你当这些人真的是去找他请教学问的?”


        

凌励一怔,突然明白过来后,惊讶道:“二哥既是早就知道这些,为何不向父皇禀报?怎能由得他们行私舞弊祸乱朝堂?!”


        

“我一个喜好风花雪月的闲散之人,跑去跟父皇说朝堂之事,不是自讨无趣么?”凌昭脸上的笑容有些无奈。


        

凌励急道:“闲散之人?二哥深受父皇宠爱,也理应替他分担一些……”


        

“你当父皇就不清楚这些事吗?”凌昭“啪”一声收了檀香扇,沉色道,“投鼠忌器,他总要顾忌皇祖母的面子。”


        

听凌昭提及皇祖母,凌励眼中的神色不由得黯淡了下来。顾准若真是赵邦岳的私生子,保不准皇祖母就会出面求情,那自己还真是动不了他了……


        

“三弟可要给沈姑娘回个信?”见鸣翠端了茶盘走进来,凌昭便转了话题。


        

“回信?”凌励愣了一下,他心中自是百般思念滋味,却不知如何表达。那些吟诗作赋舞文弄墨之事,他最不擅长。况如今他也已给她作了承诺,别的话说多少都是废话。略作寻思,他便摇头道,“不必了。”


        

“那可有东西要带给她?”凌昭接过茶盏问道。


        

凌励摇了摇头,“没有。”


        

“当真不带?”


        

凌励环顾室内一周,赧然道:“实在没有什么要带的。待她过门后,这家里的东西都是她的。”


        

“噗——”


        

凌昭一口茶喷了鸣翠和自己一身。


        

鸣翠先是一愣,随即便俯身跪在了他的膝前请罪,“奴婢侍候不周,请二殿下恕罪。”


        

闻言,凌昭不由得挑起了眉头,“如何不周?”


        

“这暑热天气,奴婢应该用井水凉了茶再送进来……”


        

“看看,到真是个聪明贴心的丫头。”凌昭用扇柄挑着鸣翠的下颌缓缓抬起,一双狭长的丹凤目似笑非笑的望着她。


        

“二哥喜欢的话,就送你了。”凌励顺口接道。


        

凌昭却仍盯着鸣翠道:“这不好吧?”


        

这张玉琢般的俊脸,在鸣翠的梦里不知道出现过多少次了,却从未如此的接近。此刻,嗅到他身上龙涎香的甘美气息,她只觉得面颊发烫,心跳如擂鼓。


        

凌昭的唇角微微勾了勾,随即放开她道:“起来吧,带我去换件袍子。”


        

鸣翠忙忙点头称是,随即转身望向凌励,露出询问的表情。


        

凌励笑道:“去吧,前几日绫锦院刚送来几件袍子,我记得有件月白的衫子,正适合二殿下。”


        

“二殿下请随奴婢来。”鸣翠引领道。


        

凌昭站起身来,对凌励道:“我换了袍子就告辞了,三弟好生将养,过些日子我再来看你。”


        

“若宫中有了消息,还请二哥知会一声。”


        

“这个自然”,凌昭点了点头,随鸣翠走了出去。


        

半个时辰后,鸣翠端着温灸的器具与宫里来复诊的太医一道走了进来。


        

“殿下,温灸的时间到了。”


        

凌励闻言放下手中的兵书,抬眉问道:“你没跟二殿下走?”


        

鸣翠当即红了脸,“二殿下换了袍子就离开了。”


        

“他……没说什么?”


        

“他让奴婢用心伺候三殿下。”鸣翠的头低得不能再低。


        

凌励却有些不解了,最近几日凌昭频繁来“探病”,以凌昭往日的性情,断然不会是闲得无聊了来给他和沈婵当信使。原以为是鸣翠的缘故,看来却并非如此。凌昭向来奉行“好花堪折直须折”的原则,若真的看上了鸣翠,岂会不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