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宁殿龙榻旁的陶莲香炉上,熏香袅袅。


        

凌昭跪坐在龙榻前,正用精油替承德帝徐徐导理头部的穴位。承德帝闭目躺卧在榻上,呼吸匀停,神态惬意。自上次感染风寒以来,他的身体一直未曾痊愈,总觉头脑昏蒙,心胸躁郁。每日也只有凌昭在御书房忙完政事,过来替他熏香按摩后,才有片刻的神清气爽。


        

“太子已有一儿三女,就连老三也有个女儿,就你府里还一直没有添丁……”


        

就在凌昭以为他要睡着了时,承德帝突然开口道。


        

凌昭听得一怔,待反应过来后,笑道:“父皇是嫌膝下皇孙太少,不够热闹么?”


        

“你大哥是个不成器的,若他日需你担当大任,你膝下无子嗣,只怕言官非议纷纷。”


        

承德帝依然闭目轻言,却让凌昭听得一惊,险些将身旁桌几上装精油的瓷瓶碰翻。


        

“父皇此言,让儿臣惶恐。”凌昭将瓷瓶扶正后,跪伏在榻前不敢抬头。


        

“你近日处理政务愈发应手,两府三司对你也是颇多认可,令朕深感欣慰。”承德帝睁开眼睛,略略抬起身,“朕知你心性,不愿兄弟阋墙,也只是随口说说,你何须惶恐,且起来吧。”


        

凌昭这才抬起头来,继续替他按摩头部。


        

“你和芷仪向来夫妻情深,你若在她面前不好开口,不如,就由朕出面替你再赐一门亲?”片刻后,承德帝又道。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看来,关于子嗣的问题是回避不过去了。凌昭想了想,开口道:“儿臣其实也正想跟父皇禀报,能否求娶舒相的孙女和静县主为侧妃?”


        

“舒景程那个闺女?!”回想起那日垂拱殿前凄凄惨惨戚戚的一番情形,承德帝顿时皱起了眉头:“那闺女看起来弱不禁风,只怕不好生养……”


        

“父皇召见她那日,她重伤未曾痊愈,看起来是很娇弱。如今康复得极好,连马都能骑,生龙活虎的。儿臣在天香楼见过她一次,对她甚为倾心。”


        

“既是这样,那明日散朝后,朕就留了舒卿谈谈,挑个吉日下旨。”


        

“谢父皇。”凌昭再次跪伏行礼。


        

*********


        

舒眉出宫后,便催着马夫心急火燎的赶回舒宅。


        

这边马车还没停稳,她便开了车门跳了下去,随即撩了衣裙急慌慌地往后宅跑。


        

“怎么,小姐这就回来了?不是说要等晚上看了宫里的焰火才回吗?”梁氏正在午休,丫鬟彩衣在外间绣抹额,见舒眉匆匆跑进来,不免有些惊讶。


        

“我阿婆起了没有?”舒眉焦急朝内室张望。


        

“还没呢。小姐暂且歇息一下,再有片刻周妈送药过来,我就进去叫醒夫人……”


        

“是小猴儿在外面?你们进来吧,我早睡醒了。”


        

听见内室梁氏的声音,舒眉当即掀起帘子走了进去。


        

梁氏还保持着午休的平卧姿势,舒眉上前替她拿了锦靠,扶着她慢慢坐了起来。


        

“你不是最喜欢看焰火么?怎么这早就回来了?”梁氏噙笑问道。


        

“阿婆,我今日在衍庆宫撞见了同舒王妃,她……她后来告诉我说,同舒王爷让人置办了聘礼,说是要来娶我……”舒眉斜坐在床榻旁,拉着梁氏的手急切道:“若是同舒王府真的上门来提亲,你和阿爷可不许答应!”


        

“你就为这个急匆匆跑回来?”梁氏有些哭笑不得,让她慢慢地把今日在宫里的所见所闻详细说了一遍。


        

听罢舒眉讲述的来龙去脉,梁氏笑道:“同舒王爷我在宫宴中见过多次,模样俊朗,气度非凡,是京城官家小姐们最是心仪的郎君。你可别上了那醋王妃的当,错过了一门好姻缘……”


        

“他再好,我也不答应。”舒眉倔强道。


        

“要不这样,改日阿婆寻个机会带你见见他,万一你见了就喜欢上了呢?”梁氏苦口婆心劝道。


        

“我不见。”舒眉态度十分坚决。


        

“莫非,我家小猴儿早就有心仪的郎君了?”


        

“阿婆,我就是不想嫁人,只想一直陪在阿爷阿婆身边。”舒眉望着梁氏,清秀的眉眼间竟浮起了一丝水雾,“你不要赶我走……”


        

“瞧瞧你,委屈成这样。阿婆心疼你都来不及,哪里舍得赶你走?”梁氏抬手替她捋了捋耳畔的碎发,“可是你也要实话告诉阿婆,究竟为什么不想嫁人?我上次提说三殿下,你也是坚决反对。”


        

舒眉闭唇不语,好一阵才黯然开口:“上次在永年宫,我亲耳听凌励哥哥告诉阿爷,我腹部的伤太重,今后将无法生育……”


        

“怎……怎会这样?!你阿爷竟没跟我说过!”梁氏听得一惊,险些将彩衣递过去的药碗打翻。


        

舒眉接过了药碗,一边用勺子搅动药汁,一边道:“阿婆,我爹爹和娘亲走得早,姑母一家又远在东平,有我留在你和阿爷身边服侍尽孝,便是最好的了。”


        

梁氏开口喝下舒眉喂来的一勺药汁,只觉苦至心尖。若阿眉果然失去生育,不嫁人或许才是对她最好的选择。否则,别说嫁入皇家王府,便是寻常百姓家,“无子”这七出之首,就足以令她难以在夫家立足了。


        

“也好,我和你阿爷年纪大了,有个头疼脑热的,你留在我们身边照顾,也……极好。”咽下药汁,梁氏缓缓道。


        

傍晚时候,舒世安下朝回家,晚饭也没赶及吃,便去内宅告知梁氏承德帝准备下旨赐婚。


        

日间才听舒眉提起同舒王府有意求亲,没想到晚上便说皇上要赐婚了!惊讶之余,梁氏连连摇头,“你真是糊涂啊,怎可不与我商量就答应陛下赐婚?!”


        

“上次,你不是主动提起要入宫找程昭仪说亲么?如今,由陛下亲自赐婚,岂不更好?”


        

“你还说,阿眉不能生育的事,你竟一直瞒着我!”梁氏有些生气,语气便也有些急促,“你就没想过么,徐家长女嫁入昭王府,这些年王府独宠却一无所出,皇上赐婚不就是为了延续子嗣么?”


        

舒世安不由得愣住了。皇上提及婚事时,他只考虑这二殿下比三殿下更得皇上喜欢,为人也更谦和圆润,更懂得关心体贴女子,却还没想过婚事后面的动机。


        

“全京城都知那徐家长女不是省油的灯,若阿眉嫁入王府,今后没有子女倚凭,该如何安身立足?!”梁氏握住了舒世安的手,急切道:“世安,你明日一早就进宫去向陛下辞亲,可万万不能答应这门婚事……”


        

舒世安为难道:“思敏,我若是以这个理由拒了赐婚,那以后……阿眉可就……”


        

梁氏知道夫君所虑之事,以不能生育为由拒绝了皇家赐婚,阿眉便彻底失去了婚配机会。想起日间舒眉的一番话,她终究横下心道:“没有夫家又如何?阿眉今后就留在我身边,我看舒家上下谁敢怠慢她半分?!”


        

舒世安无奈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