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大殿变黑的刹那,凌励跃身跳入大殿,疾步朝梁柱方向掠去。眨眼间的功夫,他砍断了绑缚在凌娟身上的绳索,将她抱出了大殿。


        

立在殿外的杨洵还在推敲该如何破解劫匪这圈套,凌励已经将小姐救出来了。他和另外两名侍卫瞠目结舌的望着凌励,个个心下钦佩不已。


        

“走人!”凌励疾喝一声,抱着凌娟急速冲向来路。


        

“钱都还没交付,三殿下这就想走了?!”


        

香积寺周围的林子里突然亮起了一圈火把,将四周照得一片通明。四个手持长剑的黑衣男子从四个方向朝凌励、杨洵等人围聚了过来。


        

“董唤,孙勤!”


        

杨洵急切唤道,却毫无回应。


        

“余成,罗术!”


        

“不用喊了,你们的人,包括山下那名守马的,都已去往西天极乐世界了……”


        

杨洵一脸惊骇!凌励进殿救人不过是片刻间的功夫,他布防的几个身手一流的侍卫竟无声无息就被对方解决了。


        

随着四个黑衣剑客的步伐,杨洵与两名侍卫迅速与抱着娟娟的凌励背对背形成防御阵式。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从东南角突围下山!”凌励环顾四周一圈,迅速做出了判断。香积寺主殿背面是悬崖绝壁,只有东南角有路下山。


        

“银券在这里,拿去吧!”杨洵随即将手中的包袱朝说话的那名剑客猛力掷去。


        

“邀我们‘四绝剑阵’出手的二十万银券,怎么就这么点儿?!”东南角的黑衣剑客一把接住了包袱,嗤声一笑,“镇西将军的命,是不是太轻了一……”


        

“唰——”凌励手中的另一把刀瞬间疾飞出去,那黑衣剑客的话还未说完,他拎着银券包裹的手臂,便“嚓”地一声被锋锐的刀刃齐腕斩断。


        

“啊——!”


        

随着那剑客的倏然惊叫,杨洵猛然冲了出去,不待那剑客还手,“噗呲”一刀便扎进了他的前胸。


        

眼见东南角破开一道口子,凌励抱着凌娟迅疾冲了出去。


        

“老三!!!”


        

一声疾呼后,另外三名黑衣剑客迅速朝东南角奔突过来。


        

杨洵与两名侍卫当即挥刀迎战。刀剑相交,硁硁锵锵的声响与叱咤腾挪的脚步声混成了一片。


        

杨洵等人虽是军中一等一的高手,但“四绝剑阵”的名号在江湖中却也不是盖的。剑阵中的老三一时大意被突袭成功,其余三名剑客在悲愤中剑气更为凌厉凶猛。双方都使出了十二的气力对战,一时高下难判。


        

凌励很清楚,“四绝剑阵”已颇为棘手,却不知这峰岭之上还隐藏了多少高手,必须速战速决!


        

“娟娟乖,你先在这里歇息一下,爹爹马上就回来。”凌励将凌娟在林地边放下,一边安抚她一边替她擦去脸上油污,待将那小脸上的桐油抹去后,他愣住了:眼前的小姑娘竟不是女儿凌娟,而是不久前才被董月娇收为义女的小蚕!


        

白日小蚕与董月娇一同去藏龙寺,代凌娟在祖母墓前磕头尽孝。劫匪劫持了小蚕,董月娇又去了哪里?还有原本该在府中养伤的娟娟又去了哪里?!


        

时间急迫,也容不得凌励多想,他捡起地上的飞霜刀,转身朝杨洵几人奔去。


        

有了凌励加入,残缺的“四绝剑阵”破绽越来越多,很快便显出颓败之势。凌励惯使双刀,如今只有一把刀在手,那倾注了全身气力的刀意格外霸道狠厉,手起刀落间,便将先前嚷嚷“钱没交付”的领头剑客送去了阎罗殿。


        

杨洵三人联手快速结果了剩下的两名剑客,与凌励彼此一对眼,唇间都吐出一个“撤”字。


        

凌励带着杨洵等人朝西南角奔去,林中突然响起一片密集的“唰唰”声,四人抬头一看,一片黑压压的箭镞朝他们铺天盖地激射而来。原来,“四绝剑阵”不过是为了消耗他们的体力,为后面的这场围猎预热!


        

眼见急雨般的箭镞袭来,凌励一把拽起殿前的大香炉挡在四人面前,“兵兵砰砰……”,箭镞在铜香炉上扎出了刺耳的金属音,纷乱的箭镞与炉中尚带着火星的香灰在眼前交织成片,洋洋洒洒。


        

“回大殿!!!”


        

趁着香灰腾起的一阵雾气,凌励带着杨洵几人跃身蹿进了大殿。紧追而来的箭镞又“兵兵砰砰”扎满了大殿的门窗房梁。


        

“殿下,外面那些人不像是劫匪!”杨洵一脚踢上殿门,藏身梁柱后喘气道。


        

“自然不是。那些箭镞都是军中制式。”


        

“是凌崇的人吗?”


        

“难说。”


        

好一阵密集的箭雨之后,外面暂时安静了下來。


        

“这大殿中泼满了桐油,我们不能久留!”黑暗中,杨洵摸着了湿漉漉滑腻腻的梁柱,当即道。


        

“先前油灯点在西北角,那泼洒桐油的人,应是从西北角退出的,大家朝西北角走……”


        

凌励凭借之前对大殿的记忆,在黑暗中朝西北角走去,沿着墙壁摸索许久,还真发现了一扇窗。他用力推窗棂,却发现窗棂被人从外面钉死了。


        

他挥刀接连砍劈,终于打开一个缺口。他翻身跃出木窗,转身对后面的杨洵道:“快,跟上!”


        

刚刚转身,一枝缠着麻油布带着火苗的箭便从缺口钻入了大殿,落在了梁柱边。


        

那火苗一落地,便如贪婪的洪水般朝大殿四面席卷而去,不过眨眼的功夫,大殿内便火光熊熊、灿若白昼。


        

杨洵及两名侍卫刚走到木窗边,那火苗便沿着油迹燎上了他们在黑暗中不慎沾染桐油的衣袍。破开的窗户正好有风透入,风促火势,瞬间就将三人烧成了移动的火把。


        

“杨洵——”凌励想要扑进去救他们,一把寒光熠熠的匕首却抵在了他的颈间。


        

“殿下,你的面子要紧,若进去烧得一团焦糊了,我去哪里领赏金?”一个低沉阴郁的声音随即响起。


        

看着杨洵三人在火海中痛苦挣扎,凌励心如刀搅:若非自己执意要来救凌娟,又怎么会自投罗网,白白搭上八名生死兄弟的性命?!


        

古往今来,凡成大事者,皆有抉择取舍。前面自己放不下人间孝道的迂腐规则,冒死回京送葬;而今自己又放不下父女亲情,妄图火中取栗。自己一念执着,终致步步行错……


        

脑子里百般念头转过,凌励心间便越发沉重闷痛。向来世间事,何曾由得人?或许唯有一死,方能彻底解脱。


        

做好了必死准备,凌励深吸一口气,问道:“是谁要杀我?”


        

“夜雨阁。”


        

“我是问付酬金的人。”


        

“黄泉路上空余恨,殿下就不要再纠结这些了。”男子停顿了一下,又道:“我敬殿下是条好汉,那小姑娘我会替你养大。殿下一路好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