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朝花事尽正文卷第152章绝处逢生“凌励哥哥。”看清来人,舒眉竟有种绝地逢生的感觉。


        

看着在验身台前抱臂瑟瑟发抖的舒眉,凌励反手脱下喜服的外袍,一把裹住她,将她拥入了怀中。


        

很快,黄堃、满福、冬子及尚宫局的掌事等人也都气喘吁吁地跟了过来,可一见室内的场景,都不敢再往前迈步了。


        

“来人,将这几个婆子拖出去杖毙!”凌励恨恨道。


        

“陛下息怒,敢问这几个婆子是犯了什么错?”闻讯赶来的刘寅躬身上前问道。


        

看着舒眉那委屈又惊惧的表情,凌励咬牙切齿道:“她们竟敢对朕的穆妃不敬!”


        

“不敬后妃之罪,的确可以杖毙。”刘寅停顿了一下,抬眼瞥了眼凌励,又道:“只是穆妃娘娘尚未册封,这几个婆子尚不知晓娘娘的身份,若是就此杖毙,只怕有些不妥……”


        

“黄堃,你何不提醒朕迎亲前下发册封诏书?!”凌励怒问。


        

“陛下,臣有错。”黄堃在门外噗通一声跪倒在地,“陛下嘱咐臣一定要将穆妃娘娘的册封大典办得隆重盛大,礼部诸臣遍查旧例,又数番讨论,一致认为在交泰殿举行册封仪式是最为隆重的,故而没有选择在迎亲时宣诏……”


        

眼前这一个个都振振有词,让凌励气得不轻。他环视一圈,见那三个婆子拧眉撇嘴歪倒在地,当即道:“见到朕,她们不下跪迎驾,这大不敬之罪,必须严惩!”


        

三个婆子顿时一脸委屈。她们还没看清他是谁,就被一脚踢飞在地,爬都爬不起来了,又如何下跪迎驾?!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她们也只是遵循宫规办事,凌励哥哥就放过她们吧。”舒眉仰头道。


        

入宫第一天,凌励哥哥就因自己受了委屈要杀人,这让舒眉惊骇不已。她虽怨恨这几个粗鲁蛮横的婆子,却也不想她们因此丧命。


        

“阿眉,我不能让你白白受这委屈。”看着眼角尚带泪痕的舒眉,凌励心痛不已。


        

“今天是我嫁给凌励哥哥的日子,不要染上血腥。”


        

“好。”凌励点头应下后,对几个婆子道:“今日就看在穆妃的面子上,暂且饶你们一命。日后,若再有人胆敢对穆妃不敬,朕决不轻饶!”


        

“谢皇上隆恩,谢娘娘宽宥!”三个婆子忙不迭地叩头致谢。


        

随即,凌励一把抱起舒眉朝外走去。外面的众人都自觉垂下了头,不敢抬眼相看。


        

被凌励在众人面前这样抱着走,舒眉有些忐忑,“凌励哥哥,这样不好,放我下来,我自己走。”


        

“没什么不好。我本想骑着吉兆去相府接你,这帮人却拿着祖宗规矩来拦我。现在抱着你去寝宫更衣,也算是迎亲了。”凌励温柔道。


        

望着他眉眼间的笑意,这一刻,她终于觉得不怕了。


        

不想错过大婚吉时,凌励将她直接抱去了离交泰殿最近的他的寝宫福宁殿。


        

从掖庭院到福宁殿这一路,内侍、宫女们纷纷下跪迎驾。他们久居宫中,从未目睹过这样的场景。在惊诧之中,也瞬间明白了这位不在四妃之列的穆妃,在新帝心中的重要地位。


        

交泰殿的大婚仪式后,凌励并未送舒眉去吉庆宫,而是改变主意将她带回了福宁殿。


        

礼部尚书黄堃一脸焦急,“寅都知,你得去提醒一下皇上啊,穆妃留宿福宁殿是僭越之举。自古以来,除了皇后大婚,一般的妃嫔怎能进福宁殿侍寝?”


        

刘寅瞥了一眼福宁殿,“黄大人,你到现在还没看明白吗?”


        

“看明白什么?”


        

“她本就是陛下心中的皇后人选,生生被你们前朝大臣给拦下了。今日又出了掖庭院这么个糟心事,陛下这是有意要给穆妃娘娘立威啊。”


        

黄堃听得一愣,随即摇头叹息道:“皇上如此盛宠穆妃,对她未必是好事啊。”


        

“后宫之事,岂是黄大人操心的?”刘寅笑道。


        

黄堃等人离开后,刘寅回内侍省召了迎亲仪仗中的领班内侍魏申问话。


        

“迎亲仪仗为何会去掖庭院?”刘寅开口便问。仪仗经厚德御道从永年宫正门入宫,沿中轴线经垂拱殿到交泰殿是最近的路,居然绕去了位于后宫西侧的掖庭院,明显有问题。


        

“小人以为进入后宫的女子都要经过掖庭院验身。”


        

“你以为?你以为皇上信你这套说辞?!今日若不是穆妃娘娘开口求请,那三个不知死活的婆子当场就没命了!”


        

得知掖庭院的三个主事嬷嬷险些被当场杖毙,魏申当即双膝跪地道:“求寅都知救我。”


        

“你现在到知道厉害了?”


        

“小人知道了。小人是一时昏了头,做下了这般蠢事,还请寅都知看在我干爹份上,救小人一命。”


        

“贤妃娘娘给你了什么好处?”


        

魏申愣了一下,随即道:“此事与贤妃无关。”


        

“无关便好。免得我罚了你还得罪了她。”刘寅冷脸道,“来人,将他带去领鞭刑五十,罚月俸半年。”


        

“寅都知,小人知错了。”魏申脸色一白,当即磕头求道:“贤妃娘娘说,只要我办好了这桩差事,就擢升我为内侍省副都知。”


        

“副都知?”刘寅笑了,“我都五十好几了才当上都知,你才几岁,竟就要当副都知了?”


        

魏申挥手就给了自己一记耳光,“小人一时糊涂,被贤妃娘娘跟前的青羽蒙骗了。”


        

“魏申呐,在后宫当差,做错事不打紧,大不了挨顿打。可若是走错了路,那可就得掉脑袋了呀。”刘寅端起桌上的茶盏,慢悠悠喝了一口道。


        

“是小人糊涂了。求寅都知救命。”


        

“如今,这宫里能救你的只有穆妃娘娘。你若是能求得她原谅,这事也就过去了。”


        

“穆妃娘娘?”魏申愣了一下,“有过掖庭院之事,她能原谅我?”


        

“这位娘娘出身宰府,心胸气量非同常人,掖庭院的三个婆子都是她开口救下的,她对你的怨恨能超过那几个婆子不成?”刘寅停顿一下,又道:“明日我就安排你去吉庆宫当差,你要好好把握机会。”


        

“多谢寅都知指点。”


        

“这鞭刑五十我就不罚了,但半年月俸若不罚,只怕陛下那边过不去……”


        

“该罚,该罚的。”魏申忙不迭地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