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朝花事尽正文卷第153章龙殿侍寝“你说什么?那狐媚子今夜留宿福宁殿?!”


        

衍庆宫内,董月娇霍然站起身来,一把丢开了怀里的墨玉,正闭眼打瞌睡的墨玉猛一下跌在地上,“喵呜”一声,委屈地用爪子去扒拉主子的腿,却被董玉娇一脚踢开。


        

“奴婢刚才听福宁殿的镣子说的。”钏儿垂首道。


        

“我真是小看了她。”董月娇恨恨道:“原本想今日在掖庭院就扒了她的皮,给她一个下马威,却反是给她制造了一个机会……”


        

“娘娘莫急,她今日留宿福宁殿的僭越之举,只要传到了前朝,自然会有言官去对付她。”青羽抱起地上的黑玉,将它放进猫舍后,又道:“这才刚入宫呢,娘娘以后有的是机会对付她。”


        

董月娇一脸烦恼道:“她曾在香积寺救过陛下,陛下护她护得紧,只怕不好出手。”


        

“娘娘可还记得,立储大典那日,二殿下凌昭曾当众向她表白?”青羽问道。


        

“自然记得。”这是董月娇妒恨舒眉的另一个原因。她闺中待嫁之时,也曾和许多南越女子一样,对凌昭心怀期许,觉得他是世间女子最理想的夫君。这样的神仙人物,居然也喜欢那个狐媚子,她心里越发愤然不平。


        

青羽替董月娇斟了茶水,笑着递给她道:“大理寺如今正在审理二殿下的案子,若是能让他在认罪书上交代一下和穆妃的事……”


        

“他又不是傻子,若是招认自己和穆妃有私情,惹得龙颜大怒不是自讨苦吃么?”董月娇接过茶水喝了一口。


        

青羽摇了摇头道:“二殿下被判死刑是肯定的,若他有机会惹得皇上不愉快,对他而言未必不是乐事。”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董月娇顿时眼睛一亮,“此事如何才能办得到?”


        

“娘娘只需恳求董计相出面打个招呼,让大理寺的人放奴婢去狱中见他一面,奴婢自然有办法说服他。”


        

董月娇当即点头道:“好,明日我便请母亲进宫来商议此事。”


        

“奴婢还有一事要提醒娘娘。”


        

“什么事?”


        

“对付穆妃只是出口恶气罢了,娘娘最要紧的还是伺机讨得皇上欢心,只有留住皇上,早日为南越诞下皇嗣,娘娘在宫中的地位才能稳固。”


        

“可是,你也知道,皇上他不喜欢我……”


        

“皇上将后宫都交给娘娘打理了,怎会不喜欢娘娘?娘娘往日不过是与皇上聚少离多,生疏了一些。长公主凌娟不日就接回来了,娘娘一定要设法将她收养在衍庆宫。只要有她在,皇上必然会经常过来,这样娘娘就有机会了。”


        

“青羽,幸好有你事事替我着想,为我出谋划策。”董月娇一脸感激道。


        

“青羽是娘娘的婢子,娘娘好青羽才会好,青羽自然要替娘娘打算了。”


        

*********


        

舒眉不知妃嫔不能在福宁殿侍寝的祖制,却知道皇上每日有早朝的惯例。她唯恐凌励误了早朝,一.夜都不敢踏实入睡,听见外面五更的更鼓响了,便小心翼翼拉开凌励的手臂,坐起穿衣了。


        

“阿眉,你怎么起来了?”睡意朦胧中,凌励觉得臂中一空,当即睁开了眼睛。


        

“陛下要早朝,臣妾去替陛下准备衣物。”舒眉窣窣穿好中衣,便躬身下床。


        

凌励不由得笑了,他一把揽住她的腰肢,将她带回了怀中,唇瓣抵在她耳畔道:“今日不用早朝。”


        

“不用吗?”舒眉一脸惊奇。


        

“若不是你祖父带着群臣阻拦,原本我可以罢朝三日的。”凌励有些无奈道。


        

“臣妾听阿爷说过了,元日是陛下的登基大典,若是罢朝三日,只怕许多事情就耽搁了。”舒眉一脸认真道。


        

“与元日登基大典无关。祖制规定,帝后大婚可罢朝三日,帝妃成婚罢朝一日。”


        

帝后大婚罢朝三日。舒眉待反应过来凌励话里的意思,当即道:“臣妾每日能见到陛下就已经很好了,臣妾不想当皇后。”


        

“皇后才是皇帝的正妻。你不想当我的正妻?”凌励笑问。


        

舒眉摇头道:“陛下早就娶过董姐姐了啊。”


        

董月娇一直是舒眉心底一道越不过去的坎。董月娇当日对她的嘲讽,始终历历在目。凌励对她越好,她便越是觉得惭愧,认为是自己横刀夺爱抢了董月娇的夫君。若非凌励在胭脂洲强占了她,与他有了夫妻之实,她原本也从未想过要嫁给他为妻。


        

“皇室娶妻与寻常百姓不一样,并不是先进门的就是正妻。董月娇是父皇逼我娶的,这些年来,我们分隔两地,我与她并无夫妻感情。”凌励解释之后,又捧着她的脸道:“此生若不能立阿眉为后,我便永不立后。”


        

舒眉一惊,当即劝谏,“陛下不可如此,自古以来哪有不立皇后的皇帝?!”


        

“在我心里,只有你才是我的妻子。如今,我既没办法给你这个名份,这个名份便也不能给其他人。”


        

“陛下,中宫不立,后宫不……”


        

舒眉的话没说完,凌励便用手指封住了她的唇,“阿眉,你记住了,我们私下相处时,不许叫我‘陛下’,我只要做你眼中心上独一无二的凌励哥哥。”


        

“好,臣妾……”


        

“也不许自称‘臣妾’。”凌励翻身将她罩在身下,看着她认真道:“你是我的阿眉,是比这后宫里所有的人都更重要的阿眉。”


        

舒眉心中一暖,抬臂抱住了他,动情道:“能遇到凌励哥哥,是阿眉这一生最大的幸福。”


        

对凌励而言,又何尝不是如此?


        

登基之后,他便住进了这象征着南越无上权力的福宁殿。殿宇高旷,龙床宽大,虽殿中每日地龙的火都烧得很旺,却依旧冷冷清清。唯独此刻,拥着怀中的阿眉,让他觉得温暖适意、幸福满足。


        

窗外仍是一片纯酽夜色,而龙帐外那两支彻夜燃烧的龙凤喜烛,已只剩了不到三分之一。


        

他埋头再次吻上了她的唇。


        

太长时间未在一起,日思夜想,终于等到大婚,他着实难以克制自己的情.欲。而她,偏偏又对他的需索予求予取,一味放纵着。


        

待得天色大亮时,她终熬不过疲惫,在他怀中沉沉睡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