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朝花事尽正文卷第177章何须后悔舒眉苦笑道:“何须后悔?”


        

“娘娘,臣知道你……”


        

“不要劝我。他当年屠我满门,如今我不过是弃他一子。这个孩子,我真的没办法接受。”说着,舒眉眼中已是泪光盈盈,她深吸了一口气,勉强收住泪珠,抬眼道:“将药递来!”


        

柏安看着舒眉,叹了一口气,随即拎起桌上的玉壶,往白瓷药盏中倾倒。墨黑的药汁冲入药盏,房间里顿时弥漫起一股苦涩的药味。


        

“一日三盏,连续五日,应该就能落了。”柏安将药盏递给舒眉。


        

舒眉接过来凑近鼻底,闻着那闷臭的药味儿,转过头来,“你准备杏仁蜜饯了吗?”


        

柏安无奈一笑,从怀中摸出锦帕包着的杏仁蜜饯,打开来递给她,“有的。”


        

舒眉伸手拈了一颗蜜饯,随即埋首喝起药液。


        

“噹——!”


        

舒眉刚喝了一口,噙在口中还未咽下,手中的药盏便被一枚横空飞来的硬物砸碎,墨黑的药汁瞬间洒落被面,将藕色的丝锦绣被染得一团乌黑。


        

舒眉大吃一惊,刚凝眸看清是枚盘龙玉佩砸中了自己手里的药盏,脖子便被人一把卡住了。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舒眉抬起头来,对上了凌励怒意冲天的脸,“给我吐出来——!”


        

舒眉咬唇瞪着他,不肯张口。他便死死卡住她的脖子,直到她憋不住气,终于“哇”的一声吐了出来。看着墨黑的药液终于从她唇间流出,他才松开了手。


        

“将逆贼柏安拿下!”


        

凌励一声令下,身后的侍卫当即上前,反手剪住了柏安。


        

“你放了他,此事与他无关,是我逼他这么做的!”舒眉一把抓住了凌励的手臂。


        

“我放了他,你能不能放过我的孩子?”凌励一把扳住她的脸,询问道。


        

舒眉愣了一下,随即抓起被面上的一块碎瓷片,抵在自己颈项间,“我用我的命换他的命。”


        

“你的命是我的,他怎么配?!”凌励一把抢了她手里的瓷片,连带她身上的被子,猛一把掀飞在地,药盏的碎瓷片顿时“叮叮当当”地滚落满地。


        

“四年前我就该与父母家人一起死了,被你强留了下来,所以这命就是你的了?”舒眉冷笑道。


        

凌励被她激得越发恼怒,眼见他握着她下颌的指节渐渐发白,身后的郭乾急忙劝道:“陛下,陛下,娘娘可是有孕在身啊……”


        

凌励一把丢开了她,连连退开了好几步。


        

他爱她,宠她,以至于她越发目无君王了。在他听到郭乾关于堕胎药材失窃的报告后,十分震惊。他万万没料到,她竟要对孩子下手。这是他的孩子,凌氏江山的继承人,她宁愿犯下这谋害皇嗣的死罪,也不愿替他孕育子嗣!


        

若任由她这般任性下去,他如何护得住她?!


        

“带他走!”凌励转身吩咐侍卫。


        

“凌励,你要是伤害柏安,我保证这个孩子……”


        

“舒眉,你给朕好好听着,若是孩子有事,不只是柏安,朕要你舒姓全族陪葬!”不待舒眉的话说完,凌励便狠狠丢下了这句话。


        

这是他登基以来,第一次对她称“朕”。


        

这一次,他不只是她的夫君,他是主宰她和她族人生死的帝王!


        

*********


        

皇城司审讯室内,柏安对他潜入司药局盗取堕胎药材的事,供认不讳。


        

“柏安,你可知你犯下的是死罪?!”勾当皇城司的崔中杰质问道。


        

“自然知道。”


        

“知道,那你为何还要做?”


        

“娘娘不想要的孩子,你们谁也留不住!”柏安咬牙道。他易容的面皮在押解拖拽中撕破,此刻他左边半张脸上露出了暗红色的密集疤痕,看起来格外诡异可怕。


        

“你还用了其他法子?”崔中杰惊讶道。


        

“我答应了娘娘的事,一定会替她办到。”柏安一脸自信道。


        

“你,你就不怕被诛九族?”


        

“呵呵,崔大人,我的九族早就被西犁蛮子诛了。”柏安笑道。


        

崔中杰被他的态度激得生气,抓起审讯桌上的鞭子就朝他挥了过去。鞭子却被人一把抓住。崔中杰回过头来,看见抓鞭子的人,当即起身道:“沈大人,你怎么来了?”


        

“陛下命我过来看看。”沈著丢开了鞭子,疾步朝柏安走去,“柏大夫,你没事吧?”


        

“你来做什么?”柏安抬眉看着他,冷冷问道。


        

“有几句话想问你。”


        

“你走吧,我不想说。”


        

“我走了,你就得死。”


        

“答应娘娘替她堕胎时,我就做好了死的准备。”


        

“柏安,你死不足惜,你可知道你死了,娘娘会怎样?娘娘会记恨陛下一辈子,她与陛下将永无和好之日,她的后半生将永远沉陷在愧疚和痛苦之中,”沈著一把抓住他的领子,凑近了他耳畔道:“你既深爱娘娘,又怎么忍心让她这样度过后半生?!”


        

柏安张大了嘴巴,一脸惊讶地望着沈著。


        

沈著丢开了他的领子,“就算娘娘不爱陛下了,你也该当知道,她困于深宫重院,唯有孩子才是她未来的希望。失去与陛下的夫妻情分,失去孩子的慰藉,她未来的漫长岁月,你让她如何度日?!”


        

柏安彻底怔住。他以为,帮她打掉这个孩子,她便能快意恩仇,平息了心中怨愤,却未曾替她想过以后……


        

“娘娘视你为知己,待你若兄长,你不可辜负她对你的情谊。”


        

愣怔许久后,柏安抬头道:“沈大人,娘娘寝殿里用的香饼,她熏衣的香料,还有她的睡枕,都得马上换下。娘娘最喜欢逗弄的蝈蝈儿罐子,也得马上搬出寝殿……”


        

待柏安交代完穆妃寝殿里暗藏的这些堕胎之物后,沈著点头道:“好,我马上就去处理。”


        

沈著离开审讯室时,对崔中杰道:“请崔大人善待柏大夫。柏大夫若出了事,娘娘定然不会善罢甘休。”


        

亲眼目睹沈著三言两语就审讯出了关键内容,崔中杰对他钦佩不已。沈著的吩咐,他自然是爽快应下。


        

沈著去福宁殿禀报了审讯情况后,凌励气怒不已,先是安排满福带人去吉庆宫搜罗这些堕胎之物,后来还是觉得心理不踏实,干脆下旨将穆妃迁居慈元殿。


        

做完这些,凌励仍未消气,执意要杀了柏安。沈著极力劝阻,“柏安是娘娘的救命恩人,娘娘是个极重情义的人,若他死在陛下手中,他就会成为隔在娘娘与陛下之间的一道高山,永难逾越。”


        

“他犯下如此重罪,微知竟要我放过他?”凌励始终意难平。


        

沈著道:“若陛下实在容不下他,就将他永久流放漳州吧。”


        

“永久流放?”


        

“他答应替娘娘堕胎时,就做好了必死的心理准备。陛下若成全了他,反倒中了他的离间之计。流放漳州,远比一刀杀了他更残酷。”


        

凌励沉吟半晌,终于点头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