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


        

【尊敬的陆离阁下:】


        

【关于您所关注的异常,源于眼魔蠕神残蜕脱落至高斯盆地,引起附近怪异觊觎。家族与密教也已做好准备面对冲击,毋须帮助,感谢您的关心,同时期待您做客到访。】


        

【——林斯家族第二任族长,亨德里克·洛伦·真名·林斯】


        

……


        

【调查结果:高斯盆地遭受周围怪异异常围攻,眼魔蠕虫麾下仆从、教团封闭那里,无法进行更详细调查。因为委托未完全完成,此委托将只收取60%费用】


        

两份回信先后送达,拼凑异常的真相。


        

【眼魔蠕虫脱落残蜕引起怪异窥觊,围攻高斯盆地,眼魔蠕虫其仆从教团家族正在抵挡入侵】


        

陆离借用克莉丝导师的办公室写下调查结果,将答案投进壁炉。


        

纸张于血液般鲜红火焰中化为灰烬。


        

“亲爱的我就知道你能做到。”放置桌上的红酒杯传出克莉丝导师慵懒声线。“我认为你通过试炼了。诅咒头衔掌控者……这是你来学院的原因对吗?可以接触阿莱克塞·霍查教授,他担任诅咒头衔管理官,你能真正接触此类知识,不过如果学习如何成为掌控者,我有更好人选。”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到沼泽木屋,从深渊爬出的活死人们是最好的老师。那里还有一茬果实等你收获。”


        

红酒杯不再传出声音,得到提示的陆离转身离开炼金学办公室。


        

叩叩叩——


        

阿莱克塞·霍查教授办公室房门被推开。


        

“陆离阁下?”


        

鼻梁架着单框眼镜的阿莱克塞·霍查教授诧异望向抚下兜帽的身影。


        

几分钟后,了解陆离满足前置条件与来意,阿莱克塞·霍查教授绕过书桌,踮起脚在书架高处取下蒙尘的厚重书籍。


        

“呼——”


        

吹去灰尘,又用手帕擦拭干净,阿莱克塞·霍查教授连同一瓶药剂放在陆离面前:“阅读产生不适请及时停下,混沌药剂能缓解不适感到来与发作,条件允许的话最好在有人看管的地方阅读。”


        

他饶有兴趣观察陆离:“我知道您晋级高年级,但以为起码要一个月才能来,没想到这么快……”


        

“运气。”


        

事实陆离运气的确不错,无论“解决事件”或“调查事件”都需要花费时间与精力。而比起“解决事件”,“调查事件”更适合陆离。并且在高斯盆地,陆离恰巧拥有“盟友”存在。


        

“这里可以吗。”陆离问。


        

“当然,如您所见很久没人来过了。”


        

与诅咒头衔冷门无关,事实上诅咒头衔受到相当追捧——无需刻苦与努力,无需重复与冒险,只要拥有诅咒头衔且成为掌控者,就能一跃成为人类文明力量的顶点。


        

诅咒头衔犹如幻想小说里主角得到的神器,即使乞丐捡到也会瞬间蜕变成贵族————没人不喜欢不劳而获。


        

尽管人们忽略拥有诅咒头衔与成为掌控者的头衔并不容易。


        

很久没有学生到来与导师制度有关。拥有诅咒头衔的学生会被其导师视为“种子”,他们知道如何培养“种子”,而不是来找诅咒头衔管理官学习入门。


        

以及,这与阿莱克塞·霍查教授某种秘辛有关。


        

“我是哑巴种。”阿莱克塞·霍查教授坦然告诉陆离真相。


        

听起来具有侮辱性,但事实上“哑巴种”同样被羡慕——像是诅咒头衔。同时被祝福和诅咒。


        

自嘲为哑巴种的正式官方名称是漠法者,意为:漠视法术之人。


        

他们天然拥有对辐射的抵抗力,或者说迟钝,这使得许多辐射都会从他们滑溜溜的身躯蹭过。


        

但污染是辐射,力量也是辐射。


        

这让破法者能豁免许多污染的同时,也同样屏蔽神秘力量的获得。


        

在巨树学院建立,午夜城与维纳不冻港齐名之前,人们认为这是祝福。而在人们开始挖掘神秘力量后,它成为诅咒。


        

哑巴种也因此成为自嘲或对漠法者的侮辱。


        

安静聆听,陆离翻开没有书名的厚重书籍,揭开辛苦获得的真相。


        

【诅咒头衔象征所行所举。拥有【希望类】诅咒头衔者不会是邪恶,起码在他生命中的某个阶段。但我们也不该对此苛求过多,诅咒头衔不会收回,而我们时刻在变化——柯里·拉瓦尔】


        

扉页是已知第一位诅咒头衔掌控者,柯里·拉瓦尔的箴言。


        

三十一份人性让陆离拥有部分漠法者般的特质——通常连续看上十几页就会产生不适的无名书籍对于陆离没有任何困扰。直到半个小时后,陆离停止阅读。而困扰他的不是不适感而是频频打哈欠的阿莱克塞·霍查。


        

“你要离开了?”


        

阿莱克塞·霍查强撑起眼皮,得到回答后他祝福道:“希望下次再见到你已经成为诅咒头衔掌控者了。”


        

回到休息室,接下来一天陆离都在阅读这部无名书。当虚象幻影开始浮现时,书籍已经接近尾声。


        

静谧之夜渡过,第二天清晨,陆离翻到书的尾页。


        

【我们似乎可以无条件相信诅咒头衔——就如我们在为生存而自救,这座世界也在做同样的事。】


        

……


        

合起书封,怀揣着某种思考,陆离离开寝室前往沼泽区。


        

昏黄雾霭涌动着。


        

大地与穹顶犹如贝壳,巨树垂落根须仿佛瑶柱。


        

陆离来到木屋,银色十字·斯隆与米尔德丽德·汉普里留在这里。


        

学习释放诅咒头衔力量之前,他们带领陆离来到不深处的圈栏,几只怪异被包裹于蛛蛹里。


        

“我的记性……我的老家伙落在木屋里,能帮我拿一下吗?”银色十字·斯隆懊恼拍了拍头,问向陆离。


        

陆离颔首,转身走向木屋。


        

“陆离拥有数枚诅咒头衔,但他太理智了,难以激发情绪。”米尔德丽德·汉普里唏嘘。


        

银色十字·斯隆深邃眼眶里的浑浊眼珠注视着那道背影:“所以我们需要特殊方式。”


        

他们的注视中,陆离推开了门。


        

……


        

沾染墨水的羽毛笔被一只手掌握住,在纸上停顿。


        

“陆离先生对吗?请坐到对面。”


        

心理医生抬头,示意站在门前的黑发男人。


        

窗外一片海港,灰蒙蒙的阴沉天气让罗德斯特港只剩下一片轮廓。


        

工业区的烟筒已经停了很多天,但雾霭依旧诡异的笼罩贝尔法斯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