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衣裳可真好,簇新的,你是成衣店买的?这可要不少钱。”


        

顾大年比划着新衣服,乐的有些找不着北:“里衣还是细布料子的,你爹我这么些年可从来没有穿过这么好的。


        

没想到这回走一遭,还能穿上这么舒坦的料子。现在就差一双好鞋了,换了草鞋,你爹我洗洗干净,走出去也是像模像样。”


        

“你今日没去,我不知你的脚码。明日要随青山叔去一趟小旗村,往后再给你换。”


        

“不急,不急!”顾大年呵呵傻乐:“不差这一时半会儿的。正事要紧,爹心里有数。”


        

......


        

次日卯时,顾七和顾大年约了柳管事在附近的食谱吃了早食,便一道去牙行打听。


        

小旗村的离地位置优越,平日里短租和长租的生意颇多。做这行的牙人问清要求后,找出一卷手卷,给顾七画出了两处位置道:


        

“现在小旗村里肯独门独院出租的房子不多了,你们既然不愿意合租,那就只有这两间了。


        

你们看看,这一处是在小旗村的村口,距离官道近,进镇也方便。一共五间主房,一个柴房,厨房耳房都全,有个前院。


        

前头住的是个商客,几日前刚退租走的。退租时我去过一趟,房子收拾的还不错,当然价钱也比较贵点一个月租金一两二钱,押金半数,租金可一月一付。”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什么,一个月就要一两二钱?”顾大年拍着胸口是真的有些被吓到:


        

“这还是村子里的房子吗,在咱们老家,到镇上租房也不用这么多银子了。”


        

牙人想是早就见惯了,笑笑继续道:


        

“小旗村距离镇上也不远,那院子修缮的勤快,你们若是租下也不需要多打理。


        

还有另外一处,就比较偏僻一些了。在小旗村最里头,靠着小旗村的南山。


        

这户院子有些老旧,有三间主房,耳房和厨房也有。就是都小了点,不过这家院子大。有个前院,也有个后院,后院还有一口井。


        

这家还未租赁过,前头是屋主自留的,空了有小半年,你们若是长租最好修缮下。另外这家屋主,要求租金半年一付。”


        

“这家要求也太多了些。”顾大年一听租金半年一付,心里头又跟着打鼓。加上听起来这宅院位子还偏僻,房子还旧。


        

“这家租金要低许多,六钱银子一月,押金也是半数。”牙人补充道。


        

这院子挂在牙行已经有小半年了,因着位置实在太偏,靠着南山又不安全,院子还破旧,来往的商客都不喜欢租那处。便一直空到了现在,这价钱也从一开始的每月八钱降到了六钱。


        

如今这家瞧着是要长租的意思,要是能赁出去,也是一比进项。


        

“能否今日就先去看看那院子?”


        

顾七听着倒是有些心动的,自己不是商客,没必要占着村口的好位置。


        

另外这院子就在南山下,地处偏僻,自己往后要做什么事情,也没有太多人盯着看,并且进山也容易。


        

再则,租金虽然要半年一付,但租金便宜也吃的住。


        

“自然是可以,你们可带车马来?”牙人问。


        

“就停在门外。”说话的是柳青山。


        

小棋村虽然距离何松镇不过一刻钟的车马功夫,但大夏天的步行过去还是很费事的,柳青山早有成算,便提前带了一辆不起眼的马车出来。


        

“那感情好。”牙人笑道:“铺子里原也有两辆备用的驴车,只今早都出城去了,如今还没回来。”


        

没想古代中介服务挺周全,还包接送的。


        

马车一路行进小旗村,沿路并无村人阻拦或者驻足打量,显然小旗村的村民早就习惯了村子里的外向客进进出出,见怪不怪。


        

因着顾七对那处靠近南山山脚下的院子更有兴趣,马车便没有在村子口停留,直奔村子最里面。


        

“就是这里了。


        

这院子的屋主在镇上开着一间米铺,半年前全家都搬去了镇上住,院子便一直空了下来,无人打理。”


        

牙人一边打开院门将人往里头引,一边道:“房子虽说老旧了些,这院子确实足够大,你们往后若是想做些营生,应当用的上。


        

这里是前院,前面那处是正房搭着一间耳房,左边那两间是厢房也搭了间耳房,右边的就是厨房,厨房边上那处还空着,你们若是长租,可以自己建个柴房用。”


        

看到院子里的三间主房是正经的砖瓦房,虽说长久未修缮有些破败,却还是让顾七松了一口气。


        

她就怕一进门是和半塌的土坯房,这修葺起来就麻烦了。


        

砖瓦房结实,清理后,找两个师傅简单修缮下问题也不大。


        

而此时顾大年也没闲着,一间一间的屋子挨个看过去,越看越觉得满意,全然没了在牙行时的不乐意。


        

房子确实旧了些,脏了些。但怎么也是结结实实的砖瓦房子,收拾收拾住起来也舒坦。


        

逃荒前,在顾家村的老家,自己一家子住的就是土胚房。


        

村子里不是没有富足的改建瓦房的,但那都是极少数。


        

自己这一家子老老少少的这么多口,一年到头几亩地忙活下来,也就勉强混个吃饱,盖青砖大瓦房真的是想也没想过。


        

这小旗村真的是富裕呀!


        

这么好的房子,说不住就不住了,说空着就空着,败了都没人打理。换做自己可真的舍不得。


        

又回想到进村一路上看到的其他村民的院子,一眼望去也都是高高大大干净利落的砖瓦房,有些甚至是白墙黑瓦比着镇上的宅院一般做法。顾大年的心里镇的又羡慕又感慨。


        

就是不闹灾荒,顾家村和这里比,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