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处院子最难得的是有后院还有一口井。我带你们先去看看。”


        

牙人引着人绕过主屋,后院几乎是贴着南山脚建的。


        

院子不大,院子中心有一口井。


        

顾七张望了下,发现里头井水居然满的几乎接近井口。水面上虽然飘着一些落叶杂物,但还是能看出来水质很清透。


        

看着这口水井,顾大年的眼一下子就红了。


        

田没了,家也散了,这一路走了足足有小半年,就是为了能见到水,用不完的水。


        

就连柳青山此刻都唏嘘不已。


        

周家势大有钱,手底下的管事仆妇日子也比寻常人家好过。


        

但是渝州旱了整整三年呢,只能眼睁睁看着门口的井一点点的干掉,毫无办法。


        

......


        

因着这口井加上房子后面的南山,顾七和顾大年都很满意这处院子。也就不打算再看村口的另外一处,直接就跟着牙人回牙行,签了租约。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租约订的是一年期,租金半年一付。押金是半月的租金,牙行的抽头由屋主那边出。


        

“这是院门钥匙,房间的钥匙都留在屋里了。院子的所有东西你们都能用,若是用不惯也可以都换掉。”


        

这宅院本来就破旧,又空了半年多,因此屋主并没留太多要求。


        

牙人将钥匙和签好的一份租契递给顾大年:


        

“租契一共四分,你们和屋主各一份,牙行留一份,还有一份明日等下便会送去衙门留底。”


        

付了银子,顾七问:“外乡人在小旗村可有什么忌讳?”


        

“这倒也没有特别的忌讳。


        

小旗村地界大,原就是由两三个村子并到一处的。加之几十年来外来新落户,人口自然繁杂些。


        

就落户在籍的村人目前就能分出七八个姓氏来。


        

其中人数最多的是李姓人家,你们往后想方便行事,不妨买些礼物送去村长哪里。村长姓李,就是李氏的现任族长。


        

其次人多的是王家,再次之是顾家,倒是与你们是本家姓,应当好相处。


        

在后面袁姓,刘姓金姓等等都有。”


        

牙人想了想道:“只要不惹出大事来,小旗村的管束不多。”


        

“那不是村里的人,能买村里的田地吗?”顾七问。


        

顾大年在旁边一听这话,有些忐忑。


        

前头路上,闺女就说了要买几亩地。当时那境况他也没多当真,能吃饱喝足就是天大的福气了。


        

可这会再听到,就难免少不得多了些念想。


        

他旁的活计也不会,只有种地拿手。若是没了田,日子还真不知道怎么过。


        

乡里人,田就是心头的底气。哪怕只有一亩也是个念想。


        

“可以买,咱何松镇内买田买地不忌讳落籍的事情。”


        

又有生意上门,牙人自然高兴:“你们且等等,我找找牙行里登记的。”


        

说罢,又找出了另外两卷卷册翻开,不一会便翻出了小旗村字样的几处标识道:


        

“现下小旗村在赁在售的田地统共有三十来亩。


        

其中有上等三亩良田,一亩中耕地,距离你们刚刚租赁那院子不远,很是方便。


        

只是这家不愿意分开卖,你们要的话就得全部收走。”


        

“那要是多少银子?”


        

“走得是行价,上等良田八两一亩,一共三亩,二十四两,中等耕地因只有一亩则只算五两银子,总价二十九两。”


        

这价钱倒是和之前柳青山说的差不多。


        

顾七估算了下自己手头上的银子:除掉之前的开销和刚刚的房租外,还有六十多两。


        

之后再找人简单修缮下房子,配置一些家具被褥日用买些米粮吃食,最多也就花掉七八两银子。


        

日后人情往来,行事备用再留个二十两左右,倒也足够,这地可以包下来。


        

想着,顾七便道:“那便要了,这田契现在就能签吗?”


        

“自是可以。只要您这边定下,签好契书,付了银子,便不用多跑了。后头的事情牙行都会给您办好。


        

等田主那边签订了过户书拿到田契,送去衙门留底过明后,另会叫人将田契文书给您送去,前有约莫要五日左右即可。”


        

居然还有最多跑一趟,送货上门的服务,牙行的制度很先进呀。


        

“那田上现在可种了粮食?”


        

柳青山对买卖田地有些心得,农户家即使要卖的田地也不会平白空着。


        

“原先种着一些麦子和包谷。”


        

“那还要等收吗?”顾大年也跟着回过神来了。


        

春小麦,三月下旬播种,一般七月中下旬就能收割,算算日子就是这两天的功夫。


        

“定下后,牙行会派人去通知原田主,在五日内将田里的作物收走,若是来不及收走收,则需另行按行价付田租给你们。”


        

“这般倒也合适。”


        

顾大年盘算,江州府要比渝州北暖和很多,这个月份收了春小麦,正好可以种上冬小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