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牙行,和柳青山告别后,顾七带着顾大年置办了两双布鞋。


        

顾大年换了鞋,心满意足,一路上乐开的嘴都没合上过。


        

见时间还早,两人又去了杂货铺,买了一些洗扫的用具。见铺子里另有锅碗瓢盆,晾晒药材用的竹编簸箕,制药用的捣毁,便都要了一些。


        

东西多,杂货铺的伙计答应帮忙送货,只是送货范围不能超出何松镇。


        

顾七便让伙计先送去落脚的客栈,等明日雇一辆驴车再去小旗村。


        

那房子里留着家具都还尚可用,不用另买。农作用的工具院角也留了一套,收拾收拾打磨一些就能用。


        

想着反正明日也要雇车,顾七又去绣坊置办了两床新被褥。


        

顾七运气不错,那绣坊正好有几床新做好的褥芯。


        

顾七的要求简单,不需要等绣活的功夫,只需要裁制一套纯色的新被套,方便以后换洗用,这费不了多少功夫,不足半个时辰,便能做好。顾七留了客栈的地址,又和绣房的老板娘打听租借驴车的地方。


        

前往小旗村,寻常搭乘牛车的价钱是两文钱一人。人数足够就能发车。


        

若是包车,牛车走一趟是二十文,驴车走一躺是十二文。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顾七顾大年就两人,东西也不算顶多,雇一辆驴车足以,和车夫定好了明日出发的时辰,留了地址和五文钱押金。


        

“这何松镇上,倒是什么都方便,就是价钱也贵的很。”


        

顾大年看着顾七一路上花钱如流水,咋舌之余也少不得感慨:“这么小的驴车跑一趟还要十二文。


        

也不过一刻钟的功夫。这一天下来得赚多少银钱呀。”


        

顾大年想着往年农忙后,和村里人一起去临近的镇上做工,给人做一天苦工才不过三十文钱,便是这也不是每天都能有的。


        

在看看的驴车,刚收了自己闺女的定金,转身就有现成的生意上门,一路上其他的牛车驴车也时不时的就有人包车或者拼乘,生意好的不得了。


        

看的顾大年眼馋不已。


        

......


        

次日辰时驴车准时到了客栈,顾七和顾大年将昨日买的东西都搬上了驴车。


        

租用的驴车没有车棚,速度也不快,出了镇后,两边的景色一览无余。


        

绕过官道,临近小旗村,是大片大片的田地,一望无际,郁郁葱葱的,长势喜人。


        

“今日,咱两先收拾下,明日爹去问问村上有没有会修缮房子的。”将东西搬进院子里,顾大年率先忙活起来。


        

“.好。”顾七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忙碌中的顾大年。


        

顾大年将院中的杂物收拾到了一处,便去取了扫帚,打了水。


        

正洒扫着忽然回身道:“闺女,爹知道,这一路上爹没用,除了给你拖后腿什么忙也帮不上。你定是觉得爹讨人厌的很。”


        

“没有,你别多想。”


        

“就是有也没什么,爹都懂的。”顾大年说着苦笑了一声,道:


        

“往后爹会多做些事情的,大事做不了,种种地,跑跑腿还是成的,村子里的琐事不用你操心。


        

你专心做你的事情就成,爹不耽误你。”


        

“......好。”


        

顾七点了点头。没在说什么。


        

这一路上的行径顾七并没有刻意遮掩,说实在的遮掩也遮掩不住。


        

原身是顾大年从小养大的亲身女儿,别人不知道,顾大年还能感觉不出来问题吗?不过是谁也不提罢了。


        

主屋留给了顾大年,顾七挑了临近耳房那间次厢房。


        

屋子里的东西都是搬空的,就留了床和一张长桌,两把椅子,有个衣柜,不过门坏了。东西不多,还算好收拾。


        

顾七打扫擦洗后,打开门窗通风后铺上了新被褥。


        

出门见顾大年在院子里收拾农具,便道:“我先上一趟南山看看。”


        

顾大年抬头:“成,那你小心些。”


        

......


        

南山紧邻着小旗村,因此山上虽然林木也充盈,却还是有很多人行的痕迹,并不难走.


        

顾七一路走去,见外围有不少野菜采摘的痕迹,不过许是这个时代的人野菜的品种认识的不全,山上还是留下了许多能吃的东西无人问津。


        

如山耳,松口,竹荪,榆耳等,长势都很好。


        

这些山货里有些是适合鲜烧,有些则可以晒干,更容易存放。


        

顾七没动,打算先进南山内围看看有什么活物能逮,至于山货,等回来下山时再采摘也来得及。反正多的很,也没人与自己抢。


        

走了小半个时辰,进入内围,路就小了很多,人类踩踏痕迹减少,便更容易动物的行踪。


        

顾七这段时间吃喝用营养逐步跟上,加上每日打拳强身健体。体质已经比刚穿越时好的太多,身量也隐隐有拔高的痕迹。


        

在则一路进山次数增多,手法熟悉,很快便抓到了两只山鸡。


        

顾七也没贪多,今日够吃就成,剩下的来日方长。


        

倒是刚刚抓山鸡时,无意间看到的山羊的脚踢痕迹让顾七有些心动。


        

想着时间还早,便干脆再附近基础设了一些简单的陷阱。


        

另外在陷阱边上顾七用树枝刻画后做了标记。


        

一是留着自己下次进来,方便找位置,二也是怕旁人进山没留意的话可能会不小心踩到。陷阱不算太深,虽不会出什么大事,总归不好。


        

设好陷阱,顾七捆了山鸡,沿路下山。路过之前看到竹荪山耳的地方,停了下来。


        

竹荪不方便晒干,只要采一小撮,晚上放汤用,山耳和榆耳能晒制,便可以多采摘一些,乘着天色好,曝晒两三日就能收起来留做后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