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厅外面,郑东阳刚刚坐到兰博基尼驾驶席,大鹏展翅一样的车门还没关上。


        

“郑少。”王锐追到车旁,伸手挡住车门,气质已经截然不同。


        

客厅里的王锐,像是个当代好青年,看上去人畜无害;而现在的王锐,脸上自然透露着无法形容的强大自信,眼神如刀锋般锐利,握着车门的右手仿佛铁钳,浑身散发着实质般的压迫感。


        

“把你的脏手拿开!”郑东阳本来就憋着火,张嘴就骂:“你算什么东西,别碰我的车!”


        

呵呵!


        

王锐手掌轻轻一捏,直接把兰博基尼车门捏的扭曲变形,发出嘎吱嘎吱的怪异声音,而后微微一笑:“现在可以好好聊了吗?”


        

郑东阳身上的汗毛一下子竖起来了。


        

这么大的手劲儿,要是捏在脖子上,骨头都得被他扭断,这个王锐是个练家子!


        

“你好歹也算卫家的朋友,我和清怡结婚,你不恭喜也就罢了,拿生意威胁就是你的不对了。”王锐拍了拍手:“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郑东阳恍然大悟,王锐是担心卫家的生意一落千丈,出来求情的!


        

“你捏坏了我的车,还想跟我谈条件?”郑东阳身上的汗毛恢复正常,脸上挂满冷笑:“求我就求我,还说的那么高大上,实话告诉你,想继续和我家做生意,除非让清怡陪我睡一晚,否则免谈!别以为你是练家子我就怕你,有本事动我试试,只要给我留口气,我有一万种办法弄死你。”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王锐叹了口气。


        

怎么就不愿意好好讲道理呢,郑东阳,要不是本少不想暴露身份,说刚才那些话的时候,你就已经死了!


        

“清怡还在客厅里等着,我不想跟你废话。”王锐伸出两个手指,淡淡道:“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为刚才的事情道歉,态度必须诚恳,两家的合作继续。第二,我立刻毁了郑氏财团,至于卫家生意上的损失,我自然有办法补偿。”


        

“你以为这是拍电影呢,知不知道我家的能量有多大,居然还想毁了我家的产业?”郑东阳被王锐逗笑了,呸的一声:“我选你妹啊,真特么神经病!”


        

而后关上车门,直接一脚油门踩下,兰博基尼飞驰而去。


        

王锐摇了摇头,伸手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特殊的电话号码。


        

铃声响起,几乎立刻接通,一个毕恭毕敬的中年男子声音响了起来:“少爷。”


        

“给你一分钟。”王锐淡淡道:“燕京市郑氏财团,郑东阳,搞他。”


        

说完挂断电话。


        

至于怎么搞,王锐根本没说,他有理由相信,接电话的人会把一切都处理的妥妥当当,他也非常确定,甚至根本用不了一分钟,郑东阳就会开着他的兰博基尼,老老实实的滚回来!


        

兰博基尼风驰电掣。


        

“卫清怡那个贱人,居然用这种方法拒绝我!”郑东阳踩着油门,满脸猖狂:“今天的羞辱,我会百倍奉还,还有那个王锐,居然敢弄坏我的车,我也会一起收拾,让你们跪在我的脚下求饶,我要当着他的面儿玩你,狠狠的玩!”


        

他的脑子里,不断呈现卫家破产,跪地哭求的画面,想着卫清怡被他肆意玩弄,忍不住兴奋起来,呼吸都急促了。


        

然而。


        

他离开卫家别墅还不到四十秒,车载电话无比急促的响了起来。


        

“老爸?”郑东阳减慢车速,看了看中控屏幕上的来电显示,随手按下接听键。


        

“你这个混账!”电话里的男人疯狂咆哮:“银行方面刚刚通知,给咱们的贷款全部收回,找谁都不管用!至少有二十多家合作企业宣布解约,所有厂房和建筑工地全部停电,咱们的三只股票已经全部跌停,直接损失已经达到了五个亿,间接损失无法计算!”


        

电话里,郑东阳的老爸喘了几口粗气,继续骂道:“我还接了个神秘电话,对方主动承认是他们干的,说你得罪了他们少爷,王八蛋,你这是要毁了郑家,我恨不得亲手掐死你!”


        

郑东阳挂断电话,一脚踩住油门,吓得额头直冒冷汗,脑子飞快转动,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得罪了他们少爷是王锐!


        

“他不是开玩笑,他真能毁了郑氏”郑东阳调转车头,发了疯似的往卫家别墅冲去。


        

王锐!肯定是王锐干的,他怎么会拥有这么大的能量,他到底是谁?!


        

卫家别墅院子里,王锐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微微皱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