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天后。


        

燕京市,燕京医院特护病房。


        

一道身影,脚步飞快,冲到了病床前。


        

“少爷!”病床周围,十几名天王集团的员工,包括韩晓晴在内,齐齐躬身,眼眶都已经通红,浑身杀气密布,满脸悲愤。


        

王锐!


        

他收到消息,第一时间赶到医院,雪白的病床上,断臂的龙组战士已经陷入昏迷,全身严重冻伤,已经注射了急救血红蛋白,还没有脱离生命危险,只能用呼吸机暂时维持生命。


        

“谁干的?”王锐沉默几秒钟,缓缓开口。


        

他的声音很平静,然而任谁都能听出,那隐藏在平静之下的滔天怒火,是火山即将爆发的前兆!


        

“不知道。”韩晓晴低着头,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声音几乎嘶哑:“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失去知觉,在海水里冻了太久,全身溃烂最早发现他的是澳洲的一个渔民,语言不通,在甲板上挣扎写了‘张峰’两个字,然后”


        

泣不成声,说不下去了。


        

“张峰”王锐脸色低沉,短暂思索片刻,目光突然一冷:“盗圣!”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唰唰唰!


        

周围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落在了王锐身上。


        

“张峰这个身份,得罪的人不多,除了孙正亭就只有盗圣。”王锐拳头紧紧一握:“孙正亭的底细我很清楚,他不敢,只能是盗圣!”


        

说完,他陡然转身,往病房外大步走去。


        

哗啦啦


        

十几名龙组退役成员和韩晓晴全部往王锐追去。


        

“盗圣不是我的对手,他居然敢再次现身,身边必然还有帮手。”王锐脚步一顿:“你们在这儿守着,只要龙木苏醒,立刻向我汇报。”


        

众人全部停住,满脸犹豫:“可是,少爷”


        

“没什么可是,这是命令。”王锐手臂一摆:“你们跟着只会成为累赘——这趟南极,我自己去!”


        

王锐开口,没人胆敢抗命,只能站在病房门口,目送王锐离去。


        

走出医院大门,王锐一秒钟都不耽搁,立刻掏出手机打电话:“龙眼,进行目标定位,方位南极冰川!龙翼一组战机,五组特战快艇,立刻向我报道,马上前往南极!”


        

打完电话之后,王锐闭上眼睛,拳头越握越紧。


        

怒火中烧!


        

————————


        

南极圈。


        

一座座冰川在海面上连绵起伏,海水表面漂浮着一块块巨大冰块,不时撞击在轮船外壁,发出“嘭嘭”声响。


        

轮船底部舱室,被囚禁的女记者,摄影师,游轮工作人员无助的看着同样被囚禁的卫清怡和卡罗尔,满脸绝望。


        

他们已经被囚禁了整整6天,每天只得到少量食物和淡水,勉强维持生存,已经无比虚弱,连走路的力气都快没有了。卫清怡和卡罗尔和他们一样悲惨,倒没有被绑住手脚,总共40多人,囚禁在不到20平方米的锅炉舱里,无比拥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