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孤夜枭面无表情。


        

刚才王锐扔掉双节棍,而后雷霆出手——整个过程他都看在眼里,可他没有阻止。


        

因为,他在寻找王锐的破绽!


        

在当代社会,民间仍有武者存在,修炼的大多是炎夏古武术,自古传承。独孤夜枭练的是剑,在炎夏历史上名气极大,叫做独孤九剑,以无招胜有招,只要找到对手的一丝破绽,接下去的每一招都是攻敌必救,处处抢占先机。


        

可是,他从王锐身上,一丝一毫的破绽都没找到!


        

即使是王锐刚才施展内劲飞针的时候,有明显的空档期,可他仍然感觉,王锐的眼睛仿佛始终死死盯在他身上,一旦忍不住出手,必然会受到王锐火山爆发一般的可怕反击!


        

“张峰你是叫这个名字吧?”独孤夜枭握着软剑,眼帘低垂:“你的实力,足以进入龙榜前三,绝对不是无名之辈。我看过龙榜,上面没有你的名字——你到底是谁?!”


        

“我是谁?我当然只能是张峰,是要你命的人!”王锐一声暴喝,率先出手。


        

他的出手,就是一道棍影!


        

看似普通的双节棍,在王锐手中仿佛是一条蛟龙,在空中扫出一串绵密气爆声,宛如龙吟!他身形前冲,双节棍横扫,十米距离一跃而过,棍影如光似电,瞬间轰到了独孤夜枭身前。


        

“很快——但还不够!”独孤夜枭手腕一翻,手中软剑弯成了一个曲线弧度,绕过横扫而来的双节棍,如同一道白光,刺向王锐心脏。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这是独孤九剑的奥义,攻敌必救!


        

要么变招抵挡软剑,要么和我两败俱伤,看你敢不敢赌!


        

“独孤九剑?呵呵!”王锐胸膛一鼓一震,内劲犹如铁衣,牢牢挡在了心口位置,手中的双节棍去势更快,更急,更猛,根本没有变招的打算!


        

独孤夜枭眼角肌肉一缩,脚尖在地上轻轻一点,整个人像是一片轻飘飘的柳絮,贴着甲板地面向后飘去。


        

“你怂了,怂就是死!”王锐一声暴喝,脚掌在地面重重一跺,身体像是破膛而出的炮弹,高速冲刺带起的劲风,把头上的短发吹的猎猎作响!


        

他手中的双节棍已经扔掉,右手五指成爪,几乎比闪电更快,一把掐住了独孤夜枭的轰隆,往下方甲板狠狠一掼。


        

嘭!


        

独孤夜枭身体失去平衡,整个身体被王锐直接掼到甲板上,合金材料的金属甲板,被他的身体砸的扭曲变形,后脑勺重重撞击,眼花缭乱,脑子里一片混乱。


        

“龙榜第二,不过如此!”王锐踏前一步,连踩四脚。


        

咔,咔,咔,咔!


        

独孤夜枭的四肢,被王锐全部踩断,体表的护体内劲直接溃散,根本挡不住王锐的劲力!


        

“你刚才掐我喉咙的一招,是不是擒龙手?”独孤夜枭倒在地上,四肢传来的剧痛使得他脸上失去了所有血色,然而声音却连一丝一毫的颤抖都没有,仿佛发现了某个秘密,眼睛里流露出一丝嘲讽:“你可以瞒得过别人,可你瞒不过我,你是”


        

他想说,你是王锐!


        

可他没能说出口。


        

下一秒,王锐再次抬脚,一脚踩落。


        

咔嚓!


        

独孤夜枭颈骨碎裂,嘴角涌出一大片血沫,浑身剧烈的抽搐几下,瞳孔缓缓放大,彻底死透了。


        

“独孤家族,自从民国的时候开始隐世,老爸去年更新龙榜,他还是用的硬剑,今年居然改成了软剑,这事儿有些不正常啊。”王锐看着独孤夜枭的尸体,沉默一会儿,把掉落在旁边的软剑捡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