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峰是怎样一个人?


        

王锐端着酒杯,嘿嘿一笑:“不知道,但我可以保证,如果他敢欺负你,我肯定把他揍的满地找牙!”


        

“噗嗤!”卫清怡满脸酡红,忍不住掩口轻笑,美艳不可方物,宜嗔宜喜:“胡说,他的功夫非常厉害,你可不是他的对手”


        

说到这里,卫清怡一双眸子波光流转,轻声道:“王锐,你真的是一个很特别的人,昨天晚上,你的表现让我非常意外。张峰那么厉害,你和他握手居然没有吃亏,而且一直都在帮我说话——王锐,谢谢你!”


        

“因为咱们是夫妻,领了证的!”王锐一脸坏笑:“既然是两口子,我当然要帮老婆啊,不用感谢!”


        

卫清怡剜他一眼,又羞有喜,显然喜悦更多一些;又轻轻喝了一口朗姆酒,脸色更加红润,本就完美精致的面孔,更加增添了几分娇艳,在娱人酒吧这种美女如云的地方,轻而易举的把周围那些光鲜亮丽的美女压了下去!


        

“偶买噶!”距离王锐和卫清怡不远,酒吧中心舞池里,一个金色卷发的外国青年,紧紧盯着卫清怡的脸颊,满脸吃惊:“她好美,我们的酒吧居然来了一位这么漂亮的女孩儿,我以前从没见过!”


        

这名老外身边,围着好几个正在劲歌热舞的炎夏辣妹,往卫清怡脸上扫了几眼,一脸羡慕嫉妒恨,一个个发出冷哼:“克鲁斯,她那张脸,好看的有些过分,一看就是整的,你不要理她!”


        

“no,no,no!”克鲁斯连连摇头,嘴角勾起一抹得意:“整容的女人我见多了,只要看一眼就知道是人工制造还是纯天然,你们几个贱货都离我远点,不要跟过来,今天晚上,我要和这个美人好好浪漫一下!”


        

一边说着,一边往卫清怡和王锐走去。


        

身后,这几个炎夏女孩儿被克鲁苏骂做“贱货”,居然嘻嘻笑个不停,显然已经见惯不怪,有个女孩儿甚至对着卫清怡狠狠一瞅,低低骂了一句:“臭婊子,狐狸精,你的床上功夫有我这么棒吗?克鲁斯一定不会喜欢你的,哼!”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


        

此时此刻。


        

卫清怡已经把六杯酒全部喝光,脸颊艳若红霞,意识却非常清醒,认真打量着王锐的眼睛,声音前所未有的温柔:“王锐,我好像喝醉了——回忆起和你一起度过的这段日子,我忽然发现,你好像真的很不错。”


        

“那是当然!”王锐摸了摸自己的脸:“嘿嘿,我是你的合同老公嘛,不能给卫总监丢人!”


        

卫清怡抿着嘴唇,似乎有些想笑,缓缓伸手遮住了王锐的手背,脸色似乎更红了一些:“如果”


        

话音在这里停住。


        

金发帅哥克鲁斯,手里端着一杯鸡尾酒,满脸笑容,说着一口非常流利的中文,对着卫清怡微微鞠躬:“尊贵的小姐,您是我见过最美丽的炎夏女孩儿,哦,差点忘了自我介绍,我叫克鲁斯,米国人,请问我有没有荣幸请你喝一杯?”


        

卫清怡细细的眉毛瞬间皱了起来。


        

好烦!


        

刚才克鲁斯走过来的时候,她并没有在意。可是,她即将说出口的话,被克鲁斯打断了,这种行为很不礼貌!


        

“噢,您的脸色不太好看,好像生气了呢?”克鲁斯故作惊讶:“哦!您是和这位先生吵架了吗?没关系的,你可以和我喝一杯,我们西方人的幽默不是低劣的黄种人可以相提并论,我相信一定会让你很开心的!”


        

一边说着,一边故作潇洒的甩了甩头发,右手往卫清怡洁白的手腕慢慢伸去。


        

王锐坐在卫清怡对面,脸上的微笑逐渐消失,右小臂的肌肉瞬间绷紧——在他的脏手碰到清怡的肌肤之前,他会摔个狗吃屎,牙齿也得掉两颗!


        

然而——


        

“我不认识你!”卫清怡猛地摆手,把克鲁斯的右手甩开,而后站了起来:“王锐,这种让人恶心的事情,我一次都不想遇到——今天就喝到这里,我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