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二章        臂力棒不是这么玩儿的!


        

“脸”这个字,小学二年级的孩子都认识!


        

董岩兵虽然喝了不少酒,可他本来就跑业务的,还是组长,酒量相当不错,根本没喝醉。


        

一听王锐这话,瞬间怒不可遏!


        

这是在说他不要脸!


        

“他乃乃的,你敢拐弯抹角的骂老子!”董岩兵伸手,中间隔着陈嘉佳,指着王锐的鼻子,破口怒骂:“小崽子,有种你再骂一句试试,我兄弟在这儿你没看到?信不信分分钟弄死你!”


        

王锐瞅了瞅董岩兵身边的牛海涛,看了看他手里的臂力棒,摇头笑笑。


        

80公斤级的臂力棒,弹性十足,本身净重量是4斤左右,用这东西打架,砸在身上非常疼,还不容易弄出人命,而且粗细适中,握在手里很舒服,比钢管什么的都好使!


        

“你想用它揍我?”王锐直视牛海涛,微笑开口:“这种小玩意儿,我已经很久不玩了,你能掰几个?”


        

牛海涛满脸凶狠,开口就骂娘:“麻辣隔壁的,你们老子掰几个?老子掰掉你的脑袋!”


        

“说脏话可不是个好习惯。”王锐脸上笑容不变,右手随意一伸一抓。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嗖!


        

迅雷不及掩耳,速度快的可怕,把牛海涛手里的臂力棒瞬间夺了过来!


        

牛海涛:“......”


        

满脸惊容!


        

他知道自己的力气多大,手里抓着臂力棒,看似没怎么使劲儿,实际上抓的非常稳,居然被这个看似平凡无奇的王锐,这么简单的夺了过去?而且,他刚才一瞬间的出手,速度太快了,手臂甚至出现了幻影。


        

怎么可以这么快!


        

“臂力棒这种东西,我喜欢这么玩。”王锐起身,双手握住臂力棒的两段,缓缓用力。


        

不是掰,是拉扯!


        

环状弯曲,手指粗细的高强度钢簧,在王锐的力量之下,慢慢变直,伸展,拉长......最后“崩”的一声,被王锐生生扯断,随手往地上一扔,把咖啡厅的木地板砸的呼通一声,又弹跳了好几下,而后慢慢静止!


        

“断......断了?!”牛海涛瞠目结舌,浑身汗毛倒竖,忍不住倒吸凉气。


        

无法想象的恐怖!!


        

这根臂力棒,是平常他锻炼臂力经常使用的器械之一,钢簧强度高,材质非常结实,推荐很多学员使用——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臂力棒的正确用法,是双手握两端,挤压用力,最终两手并拢,把臂力棒完全对折!


        

把臂力棒扯断,这种用法,牛海涛从来没听说过,更没有见过——这根本不是人类能够完成的事情,需要的力量已经远远超出了人体极限,就是世界最顶级的大力士也不可能做到!


        

“你还要揍我吗?”王锐云淡风轻的拍拍手,重新坐在椅子上,脸上笑眯眯:“或者,坐下来喝一杯?”


        

牛海涛毛骨悚然,满头大汗。


        

不敢!


        

借给他八个胆子,他也不敢再打王锐的主意,更不敢和王锐一起喝咖啡!


        

能把臂力棒硬生生扯成两半截,这还是人?这是怪物!是怪兽,是魔鬼!


        

“海涛?!”董岩兵对臂力棒没有多少概念,还没有理解王锐的可怕,一头雾水:“你怎么回事儿,咱们不是说好了吗,揍他啊!”


        

牛海涛打了个寒颤,给董岩兵连连使眼色,急的直摇头。


        

兄弟啊,你可别说话了,这个王锐不简单!要是真把他惹恼了,一拳就能把咱俩打死,他的力气太大了,无法理解的大,很大,相当大!


        

“你摇头干什么?”董岩兵酒劲儿上头,脑子多少有点儿迷糊,往地上吐了一口唾沫,嘴里“呸”的一声:“别废话了,咱俩一起动手,把这小子狠狠揍一顿,让他涨涨记性!乃乃的,敢动老子的女人,老子......”


        

他的话没能说完。


        

王锐抬脚,把地上的一截臂力棒轻轻一踩。


        

嗖!


        

半截臂力棒像是长了眼睛,从地面猛地弹了起来,“嘭”的一声,结结实实的砸在了董岩兵的脑门儿。


        

“老子......”董岩兵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声音戛然而止,头重脚轻摔倒在地,两只眼皮一翻,直接晕了!


        

牛海涛在旁边眼睁睁看着董岩兵摔倒,大气都不敢喘,更不敢上去搀扶,浑身直打颤。


        

他见过高手,还曾经和很多知名的职业拳击手近距离接触,也培养出了好几个省级拳王——可是和王锐一比,他们的力量简直不堪一提,完全不是一个数量级。


        

王锐展现的出的力量,已经让牛海涛彻底震撼,那是非人的力量,强的惊世骇俗,强的离谱!


        

“刚才我用的力气不大,最多轻微脑震荡,带他回去休息一晚上,明天不耽误上班!”王锐伸手指了指地上的董岩兵,对着牛海涛淡淡开口:“告诉他,以后嘴巴干净点,看在都是同事的份上,我这次放他一马,如果还有下次......”


        

接下去的话,王锐没说,只是冷冷一笑。


        

牛海涛打了个哆嗦,赶紧把董岩兵扶起来,连断裂的臂力棒都不敢捡,灰溜溜的转身就走。


        

娘啊,今天真是开了眼了,世界上居然还有这种人;幸亏刚才只是骂了两句,没有一见面就动手,要不然......牛海涛不敢想了,心脏吓的直抽抽。


        

要是真动手,今天晚上能不能站着离开咖啡厅还是个问题,搞不好要被120抬走!


        

“王锐。”直到牛海涛和董岩兵离开,陈嘉佳才有些反应过来,本来就圆溜溜的眼睛,睁的更圆了!


        

又惊又喜!


        

她在地下车库见过王锐出手,知道他身手不凡,可她万万没有想到,王锐的力量居然这么大,做事这么干净利索,果断干脆——自始至终,就那么简简单单的说了几句话,开了几句玩笑,随随便便就把董岩兵打倒。


        

本来一场冲突已经不可避免,眼看就要打起来,王锐这么一出手,轻而易举的解决了!


        

什么叫魅力?什么叫气质?什么叫男人味,什么叫行走的荷尔蒙?


        

这就是!


        

雄性生物对雌性生物的吸引力,在王锐身上展现的淋漓尽致,陈嘉佳脸上的几个小雀斑几乎都在发光,脸色忍不住的变红:“王锐,你,你......你晚上还回去吗?喝完咖啡不反困,我们要不要一起......嗯,看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