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三章        齐海洋!


        

深夜一点左右,广安省,陶家别墅。


        

别墅位于广安沿海,风景无比优美,环境清幽;即便是在深夜,别墅周围仍然有40多名安保人员24小时值守,护卫着别墅主人的安全——陶家当代家主,陶厚德!


        

陶厚德50岁出头,和妻子苗海凤在商场打拼二十多年,本来就家大业大,到了他们这一辈,财富积累速度更快,已经成为广安省首屈一指的大富豪;尤其是陶苗两家,掌握的财富更加惊人,在当地根深蒂固,坐拥3000亿总资产,堪称广安一霸!


        

凌晨一点,陶厚德和苗海凤早已入睡,根本不知道陶世金所做的一切。


        

即使知道,他们也只会微微一笑,根本不会放在心上!


        

3000亿资产,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们可以结交最顶级的大家族,可以巴结最有权势的巅峰家族——比如齐家!


        

在炎夏,几乎没有齐家搞不定的事,尤其是在广安省,齐家发迹的地方,陶苗两家自然和齐家少不了关系,逢年过节都会备上厚礼,专门去齐家拜访。就像今年,陶苗两家不惜重金,从海外购买了了一尊价值连城的玉佛,祝贺齐老爷子寿比南山,福如东海,甚至得到了齐老爷子的亲口夸赞。


        

有齐家保驾护航,陶苗两家有什么好怕的?


        

哪怕陶世金把天捅个窟窿,他们也可以轻松搞定!


        

叮铃铃......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一道急促的电话铃声,打破了卧室里的寂静。


        

“嗯?”柔软舒适的大床上,身材微胖的陶厚德翻了个身,揉揉眼睛翻身坐起来,脸色阴沉。


        

这么晚了居然敢吵他睡觉?


        

不管是谁,如果拿不出一个充分的理由,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陶厚德忍着怒火,穿上拖鞋,走到卧室座机旁边,往来电显示看了一眼。


        

脸色陡变!


        

号码的主人,他认识。


        

齐家大少!


        

就在前天中午,陶厚德和妻子苗海凤,代表陶苗两家前往齐家,拜访那位赋闲在家的可怕老人!当时,站在老人身后的,正是这位备受宠爱的孙子,也就是齐家当代嫡长孙,齐家钦定的继承人,齐海洋!


        

“齐少!”陶厚德脸上的阴沉瞬间消失,换了一副无比讨好的表情,赶紧接起电话,满脸谄媚:“齐少,有什么事情劳您大驾,居然这么晚打电话过来?有任何事情,您尽管吩咐,我一定全力以赴!”


        

同一时间,距离陶家别墅大约150公里之外的一座古朴庄院里,一名大约三十岁出头的成熟青年,穿着一套迷彩睡衣,眉宇英挺,面部线条犹如刀刻,双眼深处蕴含暴怒,犹如即将喷发的活火山。


        

他就是齐海洋!


        

炎夏七大家族,当今的年轻一辈里,齐海洋年龄最大,也是最早开始接触家族事务,性格沉稳老练,尤其是行伍出身,杀伐果断,做任何事情从来都是快刀斩乱麻,从不犹豫!


        

就在刚才,他接到了王锐发送的短信,一秒钟都没有耽搁,直接打给陶厚德!


        

“陶厚德,你那个宝贝儿子,在外面做了什么?!”齐海洋比陶厚德小二十多岁,算起来应该是晚辈,然而声音却拥有着毋庸置疑的压迫感,一丝丝怒火如同实质:“你知不知道,他得罪了什么人?!”


        

陶家别墅里,陶厚德拿着座机听筒,浑身忍不住微微一颤。


        

儿子得罪了谁?


        

齐大少的声音,为什么听起来这么生气?难道,儿子这次惹的祸,就连齐家都搞不定?!


        

“我想帮你求情,但对方没有给我机会。”齐海洋声音比刚才更低更沉:“不给机会,你懂不懂是什么意思?”


        

陶厚德脸色一僵,心脏瞬间沉到了谷底。


        

不给机会,那就是,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什么财富,权势,人脉,对这件事统统没有任何帮助,只能接受对方的一切决定!


        

“你五十多岁,身体还行吧?”齐海洋的声音,直接给陶世金判了死刑:“和你老婆再生一个,好好管教,不要重蹈覆辙!另外,陶苗两家的产业,全部收拢缩水,从炎夏彻底消失,找个地方安心养老,永远不要再出头!”


        

陶厚德:“......”


        

浑身仿佛坠入冰窖,从头顶凉到脚后跟,忍不住的倒吸凉气,心脏一个劲儿的直发颤!


        

身体还行?和老婆再生一个?


        

他的独生子,陶世金,这次究竟得罪了谁,居然连一条生路都没有?!


        

“齐少,齐大少!”陶厚德声音变了,带着丝丝颤音,浑身忍不住的打哆嗦:“我求求您,您想想办法,一定要想想办法!我了解世金,他张扬跋扈,仗着家业为非作歹,但他还有救,还有救啊!让他回来,我好好教育他,我把他关起来,再也不让他出门......齐大少,您开开恩,一定要想想办法,我只有这一个儿子啊!”


        

齐海洋一声冷哼。


        

想办法?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这次陶世金是自己找死,老天爷都救不了!


        

“齐大少,我可以出钱,出多少钱都可以!”陶厚德仿佛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拿着话机嚎啕大哭:“1000亿够不够,不够就2000亿,3000亿!只要保住世金一条命,多大的代价我都愿意付出——齐大少,世金这次到底得罪了什么人,您一定要想办法啊!”


        

得罪了谁?


        

“你生的好儿子!”齐海洋声音冰冷,咬牙切齿:“他这次得罪的,是王少!”


        

王少,炎夏王少!


        

在炎夏,这就是金字招牌,是不可撼动的大山,是不可挑衅的威严,是无法逾越的天堑!任何家族也好,财团也罢,但凡能够接触到顶层圈子的人,都知道这四个字的含义。


        

那就是至尊,是屹立在炎夏的最高峰!


        

“王,王少......”陶厚德仿佛被抽掉了身上的所有力气,两腿一软,慢慢摔在地上,脸上再也没有半点儿血色,嘴唇不自觉的颤抖着,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他掌握着陶家和苗家的3000亿资产,足以碾压百分之九十九点九的普通人。


        

然而在王家面前,在王锐面前,这些资产算什么?


        

连渣渣都算不上!


        

“不要拖延时间,立刻给我答案!”电话里,齐海洋不再废话:“放弃陶世金,保全陶苗两家,或者拖着两家给陶世金陪葬——两个选择,你自己选!”


        

陶厚德坐在地上,眼睛里的神采慢慢消失,仿佛一具行尸走肉,失魂落魄,心理彻底崩溃,一下子嚎啕大哭:“儿子,我的儿子啊......齐大少,我,我,我能不能再和世金见一面,他毕竟是我唯一的亲儿子啊!”


        

“你这么说,也就是已经有答案了?”齐海洋声音无比平静,是那种见惯了生死,高高在上的绝对冷静:“不要再做无意义的事,现在整顿陶苗两家,退出炎夏舞台——你想见陶世金是不是,让你的人出手,把陶世金的尸体带回来,一次看个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