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八章    王锐的底气!


        

背后的势力?


        

王锐笑了!


        

这个傅赢彪,看起来可一点儿都不傻,知道什么人可以得罪,什么人不能招惹——动手之前多问问,可以避免很多冲突,傻子才会一言不合就动手,最容易死的都是这种人!


        

“笑,不肯说?”傅赢彪向前一步,直视王锐双眼,眼神无比冷漠:“小四小五实力不弱,你能打伤他们,自然不是泛泛之辈。在这世俗世界,能有你这样的身手,而且如此年轻,背后必然有一股极强的大势力——不管这势力如何,我大哥和侄子的死,你必须给出一个让我满意的交待!”


        

王锐眉头一挑。


        

世俗世界?


        

这话说的,就好像他们超凡脱俗,高高在上;实际上,所谓的保龙祠,也不过是有点儿历史背景,得到了明朝皇宫大内流传的很多武学典籍,说到底,也不过是稍微厉害些的普通人,连真正的修行者都算不上!


        

真正的高人,历史渊源至少要追溯到宋朝中期,保龙祠那点儿底蕴,差远了!


        

“我的背景,你不需要知道。”王锐眯起眼睛,缓缓开口:“陶家父子自寻死路,我只诛首恶,没有牵连陶苗两家,已经足够仁慈!你既然出身保龙祠,应该知道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就目前来看,你们对程氏企业员工网开一面,没有赶尽杀绝,也算是遵守规矩——守规矩的人活得长!现在返回保龙祠,看在鞠老先生的面子上,我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


        

傅赢彪瞳孔一缩。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鞠老先生!


        

如今的保龙祠,资格最老,实力最强,权利最大,威望最高,同时也是寿命最长的大人物——鞠寒东!


        

“你知道鞠老?”傅赢彪身后,黑衣男子满脸震惊!


        

自从保龙祠成立,至今已经有450多年的历史,每隔60年推选一位祠堂主事人。如今140岁高龄的鞠寒冬,正是这一代的主事人,至少有80多年没有离开祠堂半步——眼前这个青年到底是什么身份,怎么会对保龙祠的事情这么清楚?!


        

“你究竟是谁?!”傅赢彪浑身气势大盛,仿佛出洞毒蛇,双眼死死盯着王锐,声音仿佛择人而噬:“世俗世界,怎么可能有人对保龙祠这么熟悉,你到底还知道多少秘密,说!”


        

王锐知道的秘密,太多了!


        

在京都四合院儿里的偏室书房,王战川每天阅览的书架上,记载着炎夏大地从古至今5000多年的无数秘密。像是如今出现的保龙祠,他们的一举一动,根本无法逃过炎夏巅峰力量的监控——要么老老实实龟缩在山林之间,要么进入世俗,安分守己做生意。胆敢以武犯禁,等待他们的必然是灭顶之灾!


        

“说了这么多,你还是没弄明白。”王锐淡淡撇了傅赢彪一眼:“对普通人而言,保龙祠确实厉害,神秘莫测,不可招惹。对我而言,不过是无足轻重的小势力!既然你想知道我的真实身份,那么——”


        

说到这里,王锐气势猛地一放!


        

祖龙真意!


        

王锐小腹深处,一道龙吟骤然响起,犹如真龙降世,动人心魄;他的双眼深处,五彩光芒宛如实质,背后仿佛屹立了一座巍峨巨峰,周围空气出现了无比清晰的黏稠感,像是充满撕扯力道的泥潭沼泽,让人呼吸不畅,心脏跳动无比艰难!


        

这还不算完!


        

王锐右手掌心,出现了那柄雪藏已久的龙虎剑——平时不显山不露水,挂在钥匙扣上,像是一个剑形的小巧挂坠;此刻现出真身的一瞬间,立刻伴随龙吟虎啸,整个剑身释放着夺目清辉,尤其是表面的龙虎雕纹,仿佛拥有生命,龙睛虎眼熠熠发光,紧紧盯住了傅赢彪的眼睛。


        

似乎,只要傅赢彪胆敢动手,龙虎剑根本不需要王锐催动,直接就会对傅赢彪发动自主攻击!


        

“这,这是”傅赢彪眼角肌肉骤然缩紧,心跳仿佛漏了半拍,浑身僵硬:“祖龙诀,龙虎剑!”


        

傅赢彪身后,包括西装男子在内,所有的黑衣人全部瞠目结舌,满脸震惊!


        

祖龙诀,龙虎剑!


        

炎夏修行界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据说先秦时期就已经失传,五行俱全的顶尖功法,祖龙诀;还有炎夏龙虎山一脉的掌门信物,号令万千道门子弟,拥有青龙白虎两大圣兽血脉的龙虎剑!


        

“我的身份,现在你知道了?”王锐手握龙虎剑,目光无比淡漠:“现在给你们两个选择,要么返回保龙祠,要么死!”


        

傅赢彪一声不吭,浑身气势瞬间衰落到最低谷,两手紧紧握拳,又缓缓松开,脸色惨白。


        

想不服都不行!


        

在保龙祠的记载里,关于祖龙诀只有一句话:祖龙殁,据传为鬼谷门人所得,下落不明,疑似绝迹。


        

意思是说,自从秦始皇嬴政死去之后,祖龙诀被鬼谷一脉的后人得到,不知道流传到了什么地方,发展到现代社会,应该已经不存在——这不只是保龙祠的内部记载,还有很多修行者势力,对祖龙诀的记载也都差不多。


        

按照很多修行者猜测,如果世上还有祖龙诀,唯一的可能,就在鬼谷子王栩的后人手中!


        

“如果我没猜错,你你姓王!”傅赢彪低下头,一字一顿:“炎夏王家,身为七大家族之首,传承2000多年!很多古老势力都认为,王家起源于西汉,先祖是汉武帝的母亲“王姪”所在的王家!原来,你们王家起源更久,先祖就是鬼谷子王栩!”


        

王锐没有否认。


        

这不是什么大秘密,炎夏高层几乎人尽皆知,从先秦发展到现代,王家在炎夏历史上扮演了一个个重要角色,尤其是鬼谷子遗留的兵法,谋略,在近代战争里面,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最终奠定了王家在炎夏的超然地位!


        

毫不夸张的说,和王家作对,就是和整个炎夏为敌!


        

“王家,炎夏王家”傅赢彪口中喃喃自语,忍不住一声惨笑。


        

难怪陶厚德的老婆,苗海风,一而再再而三的告诉他,这个仇报不了,原来他们招惹的是炎夏王家!


        

“傅佬?”黑衣男子走到傅赢彪身边,声音压得很低,一脸紧张:“既然他是王家的人,我们”


        

傅赢彪缓缓摇头,眼神无比惨淡。


        

在王家面前,别说一个保龙祠,就算再来几个修行者势力,也休想翻起半点浪花——眼前这个王家青年,态度已经非常明确,并不打算把这件事继续扩大,否则,今天在场的人,一个都别想活!


        

“想好了吗?”王锐手中龙虎剑微微一震,气势再盛三分:“走还是战?自己选!”


        

傅赢彪闭上眼睛。


        

不能战,他不敢,炎夏王家,他得罪不起!


        

“看样子,你是选好了!”王锐手掌一摆,龙虎剑重新变成小挂件,随手挂在钥匙扣,而后淡淡开口:“去你们该去的地方,做该做的事,不要再为非作歹,否则——”


        

后面的话,王锐没说,然而傅赢彪心里一清二楚——再敢为非作歹,别说他区区傅赢彪,就算整个保龙祠都要跟着完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