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五章        私生子


        

京都市,南郊,董园!


        

在整个炎夏,知道这里的人并不多,能够来这里的人更是凤毛麟角——因为董华章的文化层次太高!


        

如果说身份地位,董华章或许不算什么,一辈子最高的职务,也不过是京安大学的名誉院长,但他却拥有世界文艺联合协会颁发的终身荣誉奖——在整个炎夏,能够拥有这种等级荣誉的人,绝对不超过五个!


        

最厉害的,还是他的人脉!


        

当今炎夏的文化方面,很多老一辈的大人物都是董华章的学生,还有很多巨头,以收藏董华章的绘画作品为骄傲——他最得意的一副水墨画,在欧洲拍出了3亿欧元的天价!


        

可以说,董华章就是活着的瑰宝,国宝一般的老人物!


        

“董老......”马洪涛带着冯秘书,在董园门口停住。


        

心情无比复杂!


        

即使是马洪涛的老婆儿子,还有他包养的小蜜,都不知道他和董华章的真正关系!那是40多年前,董华章去山区采风,寻找绘画灵感,在大蒙山脚下的小村庄里,和一个只有二十岁出头的山妹子,留下的一段孽缘!


        

马洪涛,是董华章的私生子!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这件事情,马洪涛在心里藏了一辈子,只向自己最贴身的冯秘书吐露过;每年至少两次,他都会带着冯秘书来董园,名义上是拜访董华章,实际则是在没有外人的情况下,父子二人悄悄团聚!


        

马洪涛从小到大,最敬重也最害怕的就是这位父亲,他的成长,求学,工作......董华章的影子几乎无处不在,生命中的一切都被董华章安排的滴水不漏,包括现在的天盛传媒,都是董华章出手,让马洪涛走上人生巅峰。


        

可以说,董华章对这个私生子的关怀绝对无微不至,唯一遗憾的,就是不能公开他的身份。


        

因为——影响太坏了!


        

现在的董华章,是炎夏艺术殿堂的标杆,受万众敬仰!一旦把当年那点儿事抖出来,不说遗臭万年,至少也要成为笑柄,甚至有可能身败名裂,再也没有如今的地位!


        

“马先生?”董园门口两侧,两名保安微微躬身,很有礼貌的提醒:“您在门口已经站了二十分钟了!”


        

“啊?!”马洪涛微微一愣,这才从思绪中走出来,一脸尴尬。


        

一名保安伸手指了指身后的院子,面带笑容:“马先生,您今天来的很巧,董老早上去山上遛鸟,回来又打了一套太极拳,心情似乎很不错。要是有什么事情,现在去找董老,应该正好合适!”


        

“谢谢,谢谢!”马洪涛笑了几声,犹豫再三,带着冯秘书往院子里慢慢走去。


        

院子里站着一位老者。


        

面容苍老,身穿白色练功服,身材清瘦,但精神非常矍铄,白发在脑后简单扎起,迎风飘飘,看上去很有艺术范儿,拿着园丁剪,正在修剪院子里的常青树;旁边的太师桌上放着几只鸟笼,养的都是鲜艳漂亮的鹦哥,唧唧喳喳的叫个不停。


        

“董…董老。”马洪涛硬着头皮走上前,深深鞠躬:“没有得到您的允许,贸然过来拜访,请董老不要责怪!”


        

董华章继续修剪花草,头都不回,声音苍老之中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冷意:“说!”


        

“是......是这样。”马洪涛知道董华章的脾气,不敢废话,赶紧把天盛传媒和炎夏文娱的冲突说了一遍,而后提心吊胆:“董老,炎夏文娱的老板,很年轻,名叫卫明凡!我听吴振奎说,卫明凡背后站着一位非常神秘的少爷,现在那些网站,媒体,出版社,还有综艺方面,都不敢得罪那位少爷,把咱们全面封杀!”


        

咱们?


        

“你是你,我是我,什么咱们?!”董华章把园丁剪猛地扔在一边,满脸冷意:“我只是你在大学期间的艺术导师,和你的事业没有任何关系!你得罪了大人物,想找老师擦屁股?老师没那么大的能耐!”


        

马洪涛赶紧低头,后背冷汗涔涔,大气都不敢喘!


        

“呼!”董华章深呼吸一口气,看着马洪涛头顶上这几天愁出来的几根白头发,心肠微微一软:“洪涛,现在没有外人,我就不骂你了!我问你,我给你的那些人脉,你都问过了?这次得罪的到底是什么人?自己有没有线索?人在河边走,不能不小心,这次的事情就是个警告!以后一定要谨慎,低调,不要肆意妄为——居然抄袭别人的作品,还要起诉,维权......你还嫌不够丢人吗!?”


        

马洪涛一声都不敢吭,浑身都快被汗水打湿了!


        

“这次我帮你搞定,但是注意——下不为例!”董华章走到旁边水龙头洗了洗手,嘴上说的非常随意,但浑浊的双眼深处,寒光微微一闪:“什么少爷,什么卫明凡,阿猫阿狗也想吃文化这口饭?我说不行,他们就得乖乖收手!”


        

马洪涛心里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


        

董华章的能量,他可是一清二楚——只要老头子随便打个电话,炎夏文娱分分钟就得关门,什么网站,媒体,出版社......只要和文化相关的,到处都有董华章的学生,即便和董华章没有关系,至少也要给他七分面子!


        

“梁老啊!”董华章洗手擦手,收拾的整洁利索,返回正堂拿出自己的老式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满脸笑容:“是我,老董,董华章!这几天状态不错,终于把您要的那副百寿图画好了,改天我找个时间,专程给您送去?”


        

电话里,姓梁的老人呵呵一笑:“老董,有心了。送就不必了,我派人去拿。另外——如果是关于马洪涛和卫明凡的事情,你就不要开口了,这件事我已经听说,那位少爷的身份我也知道......老董啊,你已经90多岁了,该消停就消停,如果这次一定要给马洪涛出头,那你这幅百寿图,我就不要了!”


        

“这......”董华章满脸愕然!


        

梁老,梁家主!


        

炎夏七大家族,梁家的当代主事人,执掌着整个炎夏的文化产业,真正位于炎夏巅峰的至尊人物之一,居然宁愿放弃百寿图,也不愿意去招惹那位“少爷”?难道......


        

“难道......”董华章心头“咯噔”一下,隐隐有所猜测,试探着问了一句:“那位少爷,他,他姓王?”


        

电话那头,梁家主淡淡一笑:“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