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四章大德掸碑手!


        

出租车在青宁市西环公路飞快行驶。


        

王锐和涂展飞坐在后排,欣赏着车窗外的高原景色,微微一笑:“青宁的自然环境很好,治安也比以前好了很多,可惜还是有人喜欢搞一点小动作师傅,不去市里了,就在外环路上继续兜风!”


        

“好嘞!”司机师傅满脸爽快,立刻降低车速,控制电动车窗降下一半,按照王锐的要求,兜风!


        

涂展飞愣了愣。


        

不对劲啊!


        

刚才在海宴天阁的时候,明明都已经说好了,要去服装专卖店买一套衣服换上,现在身上的西装脏乱不堪,还染了好多血迹,太难看了!


        

“王兄弟?”涂展飞转头看看王锐,想从他脸上看出点儿什么。


        

可是......


        

王锐转头看着窗外景色,吹着高原上的清新空气,一脸惬意,根本看不出任何异常!


        

“这也没什么好看的啊!”涂展飞一脸疑惑:“王兄弟,咱们......”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王锐转过头,微微一笑:“咱们等着!后面有一辆牌号青a3456g的黑色宾利轿车,从海宴天阁门口就有些不对劲,已经跟了咱们一路!”


        

“跟踪?!”涂展飞先是一愣,而后立刻回头,往大后方看了一眼。


        

没有。


        

王锐说的那辆车,他连影儿都没看到!


        

“我眼睛没问题啊!”涂展飞揉揉眼睛,一脸茫然:“王兄弟,我怎么什么都看不到,你真的确定有人跟踪?”


        

王锐笑而不语。


        

涂展飞当然看不到!


        

后面那辆车非常谨慎,跟踪距离保持的非常远,估计是使用了望远镜;而且根本不需要考虑,肯定就是程启涛的人!


        

“王兄弟......”涂展飞又看了一小会儿,准备再说些什么。


        

然而


        

“来了!”王锐一直盯着出租车后视镜,目光突然一眯:“师傅,停车!”


        

司机师傅反应不慢,立刻转动方向盘,同时慢慢减速,在公路右侧停住。


        

仅仅过了不到10秒钟


        

嗤!


        

一辆墨绿色jeep牧马人,发动机轰鸣呼啸,四只粗壮轮胎在地面擦出一道道焦黑深痕,猛地一个暴力甩尾,挡在了出租车前方!


        

“我糙!”司机师傅两眼一瞪,撸起袖子就要下车干架。


        

王锐轻轻摇头:“师傅,你开车先走,涂经理,咱们下车!”


        

涂展飞赶紧给司机师傅结账,和王锐开门下车。


        

同一时间,牧马人副驾驶车门同样打开,霍姓老者脸色铁青,慢慢走了出来,任由出租车离开,一步一步,向着王锐和涂展飞慢慢靠近每一步落下,他的气势立刻随之暴涨,目光犹如毒刺,狠狠扎在王锐脸上!


        

“霍,霍爷!”涂展飞站在王锐身边,脸色彻底变了。


        

霍丛云!


        

在青宁市,但凡稍微有点儿眼界的人,只要提到程家,立刻就会想到这位老保镖!


        

他为程家效力一辈子,为三代家主保驾护航,一身金钟罩铁布衫的横练功夫,据说身体能够挡住一般的手枪子弹,可以单手撕裂钢铁,一脚能把汽车踹飞,十几个格斗高手都近不了他的身!


        

“我徒弟,阿柴,就是你打伤的?”霍丛云根本没有理睬涂展飞,脚步越来越慢,气势越来越强,在王锐身前两米外缓缓停住,声音寒意逼人:“能打伤阿柴,你的内劲修为必然不俗,可惜......”


        

说到这里,霍丛云右手横向一推,而后狠狠一抓一握。


        

嘭!


        

掌心空气被他直接抓爆,发出了一道震耳欲聋的气爆声!


        

“佛门密宗外家绝技,大德掸碑手!”王锐目光微微一亮!


        

上个世纪60年代,密宗在炎夏西北方流传很广,如今销声匿迹,平时很难见到。按照王家收集的资料,密宗在二十年前发生过一次分裂,分成了出世和入世两派。


        

入世一派,在世俗社会捞金,有人开起了安保公司,也有人成为超级富豪的贴身保镖,还有人当了武术教练,在各行各业崭露头角;而出世一派,讲究修身养性,专心参悟佛法,大多选择在人迹罕至的深山修炼,也就是俗话所说的“苦行僧”。


        

像是眼前这个霍丛云,毫无疑问,就是出身密宗入世一派!


        

“果然有些眼力,居然认识我的功夫!”霍丛云脸色低沉,右手掌微微一震,把周围轰出一片气浪涟漪,浑身气势再次飙升,犹如一尊钢铁罗汉,皮肤表面甚至泛起了淡淡的灿金光泽!


        

似乎......下一刻就要出手!


        

“别着急,我有个问题问你。”王锐看了看霍丛云的手掌,微微一笑,伸手指了指公路远处:“程启涛是不是在那辆黑色宾利里?是你没有信心还是他没有胆量,既然要找我报仇,怎么不敢过来?”


        

霍丛云一声冷笑:“你知道不是我的对手,想抓小少爷当人质对不对?这样的伎俩我怎么会猜不到?!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在绝对实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排不上任何用场!”


        

绝对实力?


        

王锐笑了!


        

连修行门槛都没有进入,和真正的修行者谈实力?


        

简直愚不可及!


        

“我倒是有些好奇。”王锐翘着嘴角,饶有兴趣:“如果你打败了我,准备怎么给你徒弟报仇?折断我的手脚,还是干脆弄死我?”


        

霍丛云的气势已经提升到至高巅峰,目光杀机四射,口中一字一顿:“剥皮抽筋,千刀万剐,挫骨扬灰!”


        

“哇,好狠!”王锐一脸怕怕,伸手拍拍胸口,又是咧嘴一笑:“我就不会这么狠。虽然徒弟助纣为虐,你这个当师父的也有责任,但罪不至死你看这样,我也不杀你,仅仅废了你的内劲,让你做个普通人,这样是不是很合理?”


        

“黄口小儿,狂妄自大,牙尖嘴利!”霍丛云一口一个成语,浑身杀气腾腾,右手掌高高抬起,表面淡金光芒无比刺眼,几乎就要成为实质!


        

大德掸碑手,这是他最骄傲的绝技!


        

只要一掌拍下,就算眼前这小子是内劲圆满巅峰,也要把他的脑袋轰烂!


        

“我看过大德掸碑手的功法秘籍,只是没有练过。”王锐脸上笑容渐渐消失,淡淡开口:“密宗是佛门分支,修炼密宗绝技需要佛法化解戾气,否则必然伤身。我很想知道,你有多久没有钻研佛法了?这套掌法的精髓你又掌握了多少?”


        

霍丛云脸色先是微微一变,而后再度狠辣,右掌在空中拍出一道惊人气爆,犹如撼地雷霆,对着王锐胸口一劈而落!


        

这一掌,他要王锐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