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七章这才是炎夏王少!


        

青阳大酒店,顶楼总统套房。


        

此时已经是夜晚十点多,王锐端坐在卧室地摊上,内视丹田,静静注视着真气湖泊中心的金光大佛。


        

金身弥勒!


        

那一尊碧玉弥勒融入丹田之后,自然形成了这个样子,一直保持着微笑模样,仿佛独立存在,和周围的四灵虚影似乎没有任何联系,用心神沟通也没有任何反应,真气催动也毫无反应。


        

不知道有什么作用!


        

“对身体没有好处,战斗力也没有增强,真气更没有增加。”王锐退出内视状态,微微摇头。


        

搞不懂!


        

这是密宗至宝,如果当年传说是真的,安史之乱的时候,那位无名僧人施展碧玉弥勒保护好几万民众远离战火,威力应该很大才对。现在进入丹田,根本不能用,就是个摆设!


        

“不研究了。”王锐思索着曾经看过的佛门典籍,笑着摇头。


        

看过,不等于精通!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在家的时候,精力主要放在武学典籍和佛门秘技,佛法只是稍微接触,多少知道一些佛门典故,至于里面的精深奥义,很多佛门高僧终其一生都弄不明白,以前只是随便看了几眼,能搞懂才怪!


        

“睡觉,明天签合同。”王锐痛痛快快洗了个凉水澡,脑海里浮现出和卫清怡亲热的时候,她表现出的那种羞涩和热情,心头微微一笑;而后躺到床上闭上眼睛,带着笑容准备入睡。


        

就在这个时候


        

咚咚咚!


        

房门被人用力敲响,涂展飞的大嗓门在外面响了起来:“王兄弟,是我!你睡了没有?董事长和华子来了,合作的事情咱们今天晚上就敲定!”


        

林维生来了?


        

王锐稍微思索,微微一笑;而后翻身下床,开门一笑:“林董,欢迎!”


        

“王......王主管。”林维生满脸拘谨,额头微微有些汗珠,右手握着白玉镇纸,左手无比紧张的抓着西装衣摆,声音隐隐有些发颤:“合作的事情,我,我非常赞同,我,我......”


        

林华华和王锐见过一面,比林维生的表现稍好一些,转头看看老爸,心里一声哀叹,而后对着王锐一躬到地:“王哥好!”


        

“呵呵。”王锐不等林维生说完,侧开半个身子,微微一笑:“大家里面坐,有话慢慢说。”


        

进入套房客厅,林维生稍微镇定,抬手擦擦额头汗水,半边屁股坐在王锐对面的沙发上,怎么坐怎么别扭,干脆又站起来,微微躬身:“王主管,先前是我不对,被程堂威胁,拒绝和天王医药签订合同。现在......现在程家已灭,林某深感后悔,希望可以和天王医药竭诚合作,利润一分不要,为天王医药鞍前马后,全力以赴!”


        

“哦?”王锐往林维生脸上看了一眼,莞尔一笑:“林董,你们身上的消毒水味道很浓啊!你们应该不相信程家已灭,所以去看了看那边的情况,确定之后才来找我我说的没错吧?”


        

唰唰!


        

涂展飞和林华华刚刚坐下,又“嗖”的一下子站了起来,满脸紧张;林维生身体一颤,脸色瞬间惨白,手里的白玉镇纸差点儿掉在地上。


        

“耳听为虚,眼见为虚,这是人之常情。”王锐抬手一摆,笑容和善:“我没有怪罪你们的意思,涂哥,坐;林董,林公子,都坐。”


        

涂展飞和王锐还算有点儿交情,小心翼翼的坐下,一动都不敢动;林维生和林华华站着都浑身难受,腿都不会弯了,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笑的比哭还难看!


        

“炎夏王少,不是吃人的老虎。”王锐自嘲一笑,眉头一掀,故作恼火:“你们再不坐,我可就要生气了!”


        

嘭嘭!


        

林家父子一个激灵,结结实实的蹲在沙发上,身体彻底僵了炎夏王少,果然是炎夏王少,他承认了,就是他!


        

“双方协同,互利互惠。”王锐轻声开口,脸色认真:“这是商业合作的基本原则,也是长久发展的基本条件。别说炎夏王少,就算天王老子也不能仗势欺人三七分成比例,是天王医药市场部和销售部联合计算的最终结果,林董,你认为如何?”


        

林维生哪敢有半个不字,连连点头:“三七,就三七,王少说什么就是什么!”


        

“公司是公司,我是我。”王锐嘴角微微翘起:“还有另一个方案,林董想不想听一下?”


        

林维生先是一愣,而后心里一声苦笑。


        

敢不听吗,你可是王少啊,不听也得听!


        

“程家覆灭,青藏省很多产业出现大规模亏空,很多工人失业,风险和机遇并存。”王锐伸出手指,在面前茶几上简单勾勒青藏省地图,又特意标注青宁市的地理位置,而后淡淡一笑:“我希望,青藏本地的爱国企业家,这个时候就应该挺身而出,为民众谋福利,为炎夏贡献一份力量。”


        

林维生:“......”


        

呆了好大一会儿,而后浑身激动的直打哆嗦,高兴的几乎就要跳起来,忍不住的想要放声大叫!


        

这是天大的际遇!


        

王少的意思,是要把程家的产业,由林家接手!


        

“王,王少!”林维生语无伦次,实在不知道说什么才好,眼泪都快要流出来,“呼”的一下子站起来,紧紧握着拳头,高高举过头顶,一字一顿:“我林维生,对天发誓,一定不会辜负王少的厚爱,努力奋斗,尽心竭力,让青藏更加富裕,请王少监督!”


        

王锐微笑点头,又补充一句:“程家产业庞大,接手难度不小,需要的资金不可小觑。企业前期恢复运转需要大量贷款,你遇上任何困难都可以跟我联系,也可以让涂经理给我打电话,民众的利益放在第一位,不要拖欠工资,这是重点!”


        

“是!”林维生佩服的五体投地,满脸敬畏!


        

这才是炎夏王少,一心为民众考虑,堪称炎夏之福!


        

“作为交换,和天王医药的合作,利润可就要少一点了。”王锐揶揄一笑:“二八,林董让利一成,考虑一下?”


        

林维生哭笑不得!


        

让出一成利润?


        

什么利润不利润的,有程家这块大蛋糕,就算不要利润,就算倒贴都行啊!王少啊王少,您不只是大公无私,而且还非常幽默,我儿子跟您一比......呸,他就不配跟您比较!


        

“王少。”林维生再次躬身,双手捧着白玉镇纸,无比恭敬:“去过程家之后,我和小涂猜到了您的身份,不敢贸然过来。这件镇纸我已经收藏了十几年,想来想去也就这东西拿的出手,请王少千万不要拒绝!”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