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京市,卫家别墅。  手机端:


        

距离飞机失事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卫泽栋早就返回非洲,继续开展那边的电子商贸业务,而林蓉也恢复了正常生活,每天在炎夏文娱公司和卫家之间两点一线来回忙碌,忙得不亦乐乎。


        

别墅里,依旧是保姆陈阿姨扫洒卫生,收拾的一尘不染。


        

和以前相比,唯一的不同是,多出了一个可爱的小丫头。


        

卫巧巧!


        

“卫妈妈。”别墅院子里,卫巧巧在崭新的儿童游乐园里欢喜玩耍,对着不远处的卫清怡连连招手:“过来陪我玩儿啊!不用担心王爸爸,他肯定没事的!”


        

卫清怡勉强一笑,心底忍不住轻轻一叹。


        

从海岛返回,至今已经过去了这么久,王锐还没有消息传来。虽然,有那位“炎夏战神”坐镇,安全方面应该没有问题,可是……真的好想他!


        

“妈妈。”卫巧巧眨巴眨巴眼睛,一溜烟儿跑到卫清怡身边,神秘兮兮:“前几天,咱们去找魏成叔叔和陈阿姨,他们好奇怪啊。好像,已经不记得岛上的事,对咱们很陌生……你有没有感觉到?”


        

卫清怡摸了摸卫巧巧的小脑袋,目光隐隐有些伤感。


        

是,魏成和陈彩妮,还有岛屿上的所有落难者,与岛屿有关的记忆已经全部消除,只有卫巧巧年龄太小,大脑还没有完全发育,神经药物很可能给她造成不可逆转的严重伤害,所以才能保留这段记忆。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只能说,那位炎夏战神对这件事情真的非常重视,不允许任何泄露!


        

就在两人交流的工夫


        

呼!


        

一道强劲有力的呼啸气流声,从院子上空飞快逼近!


        

“那是……”卫清怡下意识的仰头,娇躯忍不住微微一震。


        

燃烧着火焰的巨大翅膀。


        

王锐!


        

“清怡!”天空高处,王锐背后朱雀翼连连震动,不断削减下降速度,距离地面三十米左右,猛的一个空翻,而后稳稳落在卫清怡身前。


        

满脸笑容!


        

“王锐……”卫清怡眼眶瞬间湿润,泪流不止。


        

他回来了。


        

终于回来了!


        

一个多月的分离,短暂之后再次分离,时间又是一个多月!


        

从相识,到相知,到相恋,到深爱,两人从来没有分开这么久。


        

从来没有!


        

“巧巧,乖啊。”王锐并没有第一时间和卫清怡交谈,而是上前几步,捏了捏卫巧巧的小脸儿,微笑道:“巧巧,和陈阿姨一起出去玩儿,逛街,看电影,买玩具,做什么都可以。王爸爸和卫妈妈有事情要说,巧巧不要打扰,好不好?”


        

卫巧巧眨眨眼,似乎有些明白了什么,对着王锐做了个“羞羞”表情,而后拔脚就往客厅跑,边跑边咯咯直笑:“陈奶奶,咱们出去玩儿,爸爸和妈妈要过二人世界,我们赶紧走!”


        

大约三分钟后


        

陈阿姨开着保姆车,和卫巧巧离开卫家。


        

别墅里,院落里,就只剩了王锐和卫清怡,面对面站立。


        

两人四目相对,仿佛站在了整个世界的最中间,经历了岁月流转,变幻了沧海桑田!


        

“王锐,你……”不知过了多久,终于还是卫清怡咬唇开口,脸色忍不住微微泛红:“你……为什么让陈阿姨和巧巧离开?”


        

王锐上前一步,把心爱的女人紧紧拥在怀中,深深嗅着她头发上熟悉的清新香气,轻声道:“因为,我想你。”


        

“我也想你。”卫清怡张开双臂,反抱住王锐的矫健肩背,臻首紧紧埋在心爱男人的胸口,泪水沿着俏脸滚滚滑落:“每一分,每一秒,时时刻刻,无时无刻,我都在想你。在岛上的时候,我想你,离开海岛回家之后,我还在想你。现在你回来了,你抱着我,我依然想你!”


        

她的眼泪那么多,那么温热,又飞快变的那么凉,浸透了王锐胸口的衣襟,沾湿了他的胸口皮肤!


        

“我曾经发过誓,永远不让你流泪,永远不让你哭泣。”王锐的手指在卫清怡的秀发缓缓滑过,感受着她的柔顺发丝,感受着怀中人儿微微颤抖的娇躯,心头说不出的温柔:“可是,后来我才知道,我做不到。”


        

卫清怡娇躯微微一僵,仰头看着王锐的眼睛,一脸痴萌:“你好像说错了哦,这个时候,你不是应该哄我,说一定可以做到才对嘛?”


        

“不对。”王锐在她的琼鼻轻轻一吻,而后双臂一横,把傻乎乎的女人抱在怀里,满脸坏笑:“平时当然不会让你哭,但今天不一样我决定,一会儿肯定会让你哭着求饶!”


        

嗡!


        

卫清怡浑身仿佛一下子着了火,娇躯忍不住的发热,发烫,脸色羞的比火还红这个大坏蛋,这才刚刚见面,心里居然在想这个!自从有了第一次,他就想要第二次,第三次……想要无数次!


        

“王锐。”卫清怡被王锐抱着,已经不由自主的进入客厅,正在往二楼卧室走去。


        

她脸色越来越红,双唇贴近王锐的耳朵,羞涩道:“巧巧身世可怜,无依无靠,我们一起把她养大好不好?”


        

“好!”王锐脚步飞快,已经走到了卧室门口,在她的俏脸深深一吻:“很聪明的小丫头怎么突然问这个?”


        

卫清怡俏脸彻底红透,在王锐的耳朵轻轻一咬,羞的无法自持:“巧巧……希望有小朋友陪她玩儿,我,我想给她生个小朋友;王锐,我……我要给你生个孩子!”


        

轰!


        

王锐心头瞬间被烈火点燃,头脑,眼睛,身体……瞬间变的无比炽热,甚至没有进入卧室,直接在楼道走廊里,嘶啦一声扯开了卫清怡的衣襟,露出了动人心魄的美景。


        

“王锐……”卫清怡嘴唇几乎咬破,任由男人如何狂野,笨拙的回应着他的热情,伸手撕扯他的衣服,凉兮的手掌越过他的脖颈,越过肩臂,越过腰肢,紧紧扣住了他后背的坚实,仿佛要把这个男人和自己拥为一体。


        

那一瞬间,她忍不住的全身颤动,口中发出受伤天鹅般的娇呼,忍不住张口死死咬住了他的肩膀,声音如同哭泣:“王锐,爱我,狠狠爱我!”


        

翻天覆地。


        

天雷地火!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