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市,北郊马场。


        

即便是市场争夺如此激烈,李毅仍旧保持着每天骑马的习惯,骑着一匹马场自主培育的名贵烈马,在马场肆意奔跑,挥洒着身体的汗水和心头的怒火。


        

这种怒火,随着李桐的电话,燃烧的更加剧烈!


        

王锐!


        

这位炎夏年轻一辈第一人,王罗唐三大家族的宠儿,背负炎夏气运的天之骄子,果然在这次战争中,动用了罗家的力量!


        

金钱的力量!


        

瑞民医药集团的股份很值钱,非常值钱,即便是李毅都没有办法强行购买,需要时间威逼利诱,需要动用特权,需要筹集资金……可是,罗家显然不在此列!


        

没人知道罗家的财富究竟达到了哪种层次,但可以肯定的是,只要有标价,只要有价格,罗家就一定可以买到!


        

“报告。”一名黑衣男子纵身翻越马场护栏,快步跑到李毅身边,立正敬礼:“李少,刚刚收到消息,罗氏财团先后联系益民集团20多位董事,斥资7360亿,买下了他们手中59的股权。包括齐瑞民在内,几乎所有股东全部出手,甚至有人抛出了手里的原始股。罗家已经拿到了益民医药的实际控股权,我们……”


        

李毅一语不发,在马屁股狠狠抽了一鞭子,骑着烈马疯狂飞奔。


        

“李少……”黑衣男子看着李毅的背影,心头一阵无力。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没办法。


        

这就是罗家的力量,这就是金钱的可怕,炎夏商业圈子当仁不让的第一巨头,想买就能买,如此豪绰!


        

“股份拿到了啊。”瑞民医药办公大楼,一楼接待室,王锐悠闲的喝着茶水,看了看手机上刚刚收到的短信内容,忍不住微微一笑:“李毅……应该会很生气啊。”


        

王锐对面,李桐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紧紧抓着手机,脸色犹豫又犹豫,好几次想要再次打给李毅。


        

可是……不敢!


        

他也姓李,却并不是李家嫡系,仅仅是血脉非常稀薄的支脉族人,彼此之间的亲情已经非常疏远,确切的说,更像是李家麾下的小喽啰短时间内,连续两次打扰李毅,他没有这个胆量!


        

“李桐。”王锐抬头,目光在李桐脸上轻轻扫过,淡淡道:“现在回办公室,收拾个人物品,离开益民。”


        

李桐:“……”


        

脸色忍不住一阵僵硬,甚至……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


        

他说什么?让我离开益民集团?


        

凭什么?!


        

就凭他是炎夏王少?


        

王少也不能如此猖狂,他的背后是李毅,身份地位仅次于王少的李家大少,背后是整个李家!


        

“王少,您这就有些过分了!”李桐脸色慢慢沉下,低声道:“我敬您身份尊贵,但您不能以此欺人!李少亲自任命,由我担任益民集团董事长,这个职位是李少给的,和王少没有关系!哪怕是您,也不能一句话就让我卷铺盖走人,让王少失望了,李桐不能从命!”


        

不能从命?


        

“无妨,不过是多耽搁几分钟。”王锐面带笑容,继续自酌自饮不得不说,益民集团接待室里的茶叶还算不错,久泡弥香,越喝越有滋味。


        

李桐手掌紧了又松,松了又紧,脸色一变再变。


        

最终,他手臂一横,摆出了一个送客动作,脸色无比低沉:“王少,李桐对您不敢不敬,但双方各有立场!如今,我身为益民集团董事长,工作繁忙,今天的接待只能到此为止请王少移动大驾,我……”


        

他的话没能说完。


        

接待室外面走廊里,一片沉稳有力的脚步声突然响起,还有一声中气十足的苍老大喝:“王少是齐某的合作伙伴,更是齐某的贵宾,谁敢驱逐?!”


        

话音还未落下,说话的老者已然出现在接待室门口。


        

精神矍铄,头发花白,身穿浅灰色休闲西装,愤怒中带着七分激动,益民集团曾经的掌门人,年过60岁的齐益民!


        

“王少!”齐益民带着几名铁杆股东走进接待室,对李桐根本没有理睬,直接走到王锐身前,齐刷刷一躬到地,声音隐隐发颤:“感谢王少仗义出手,救我益民集团脱离苦海。王少大恩大德,齐某终生难忘!”


        

王锐微微一笑,淡淡摆手:“小事一桩,齐董,坐。”


        

齐益民不敢坐,身后的几名股东更不敢,小心翼翼的站到王锐身旁不远处,对着李桐一声冷斥,“李桐,齐某已经赶到,你还有什么好说?把我的办公室收拾干净,带着你的人,马上滚!”


        

“你说什么?!”李桐脸色猛然沉到底,拳头死死握着:“齐益民,不要以为有王少撑腰就可以为所欲为!你不要忘了,我这个董事长的职务是董事会公开选举,你带这几个老东西过来有什么用?李少手里握着37的股份,握着益民集团的最大话语权,李少才是这里的主人!”


        

齐益民瞥他一眼,口中一声冷笑。


        

愚蠢!


        

像他这样的小角色,连高层股权变更都不知道!现在最大的股东,不是李毅,而是王少!


        

王少的外公,炎夏罗家主,已经用最短时间完成了股份收购,完成了股权变更!


        

换句话说,现在的益民集团完全是王少一家独大,他做出的任何决定,根本不需要通过董事会商讨,一言可决!


        

王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圣旨!


        

“我来之前,卫董跟我说过。”王锐转头看向齐益民,目光不无赞许:“她说,齐董有眼光,有爱国情怀,热心慈善,是一位值得尊敬的良心企业家。这边发生的事情也能证明,齐董对天王医药非常信任,甚至因此受到了李毅的制裁从现在开始,董事长职务仍然由齐董担任,希望我们可以继续合作,而且,合作愉快!”


        

愉快,当然愉快!


        

齐益民又惊又喜,对着王锐连连躬身:“王少有令,齐某必定倾尽全力,保证益民集团销售业务只增不减,天王医药生产的新生一号,在整个炎夏市场份额绝对不低于百分之二十!”


        

“你……你凭什么?!”王锐还没有说话,对面的李桐已经满脸惊怒:“哪怕是王少,也不能……”


        

他的话,被齐益民第二次打断!


        

这名腰板挺直的白发老者,对着李桐嘲讽一笑,而后掏出自己的定制款商务手机,对着李桐微微一晃,“李桐,睁大眼睛看清楚,这是什么?!”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