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二十七章血本无归


        

冯亮想跑却迈不动腿,双脚一软,噗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


        

自己刚才竟然出言威胁这等杀神,他会不会动手打死自己?先跪下求饶准没错!


        

“大侠饶......饶命!我就是个打工的,这事儿跟我无关啊!”冯亮砰砰的磕起了头,几个呼吸间额头已经青肿了起来。


        

自始至终,赵海生都呆坐在沙发上没来得及行动,他感觉自己是在做梦,于是狠狠的掐了掐自己的脸颊,剧烈的痛楚告诉他,眼前的一切都是真实的!


        

他再次不可置信的环视了一遍房间:正对面的书架被砸成了一堆木屑,地上的三个保镖抱着断臂还在苦苦哀嚎,那血肉模糊的白骨看的赵海生一阵眼晕,赶忙移开了视线。


        

角落里,刚才还趾高气昂的冯经理正在疯狂的磕着头,眼瞅着额头就要磕出血来,却丝毫不敢停止动作。


        

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王锐站在办公室正中央,脸色平静异常,如天神般俯瞰着剩下的几人,仿佛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而房间里受到最强冲击的,还要数大福建安的老板,嚣张的坐在沙发上抽着雪茄的周大福!


        

他此刻还保持着手夹雪茄,指挥保镖的姿势,已经被眼前的恐怖景象吓懵了。以至于雪茄燃烧殆尽,马上就要烧到手指了都一无所查。


        

嗤,一声轻响,周大福猛地甩动手臂,扔掉了那截烧到手指的雪茄,这才从巨大无比的震惊中回过神来。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他瞪大了铜铃般的双眼,大张着嘴巴,看了看兀自磕着头的冯亮,巨大的求生欲让他放弃了尊严,屁股顺着真皮沙发滑向地面,双膝点地,嘭的一声也跪了下去!


        

“这位高人,求你放我一马,有话好好说,咱们别动手......”


        

刚才仗着保镖人多势众时,周大福可不是这么好说话的,此时眼看不敌才央求停手,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王锐没有丝毫情绪波动,依旧用冰冷的声音重复着自己的要求:“我说了,欠款结清,一分都不能少。”


        

“这......”周大福眼珠转了转,噗通一声用力磕向了地面:“不瞒你说,我是真没钱啊,我保证还钱,但是今天真还不上......”


        

即便落到此等田地,周大福还是牢牢把着钱袋不愿撒手,他料定王锐不会为了区区一点材料款就杀人,自己只要打死都不松口,天王老子来了也拿自己没办法。


        

若是碰到平常人,确实拿耍无赖的周大福无计可施,遗憾的是他今天碰到的是王锐,炎夏王家少主!


        

王锐嘴角咧了咧,他慢悠悠掏出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露出了个冷冷的笑容:“没钱是吧?我有办法让你把钱吐出来。”


        

周大福表面上点头称是,心中却是暗自鄙夷:能打有什么了不起,欠的钱就是赖着不还,你能拿我怎么办?倒要看看一会儿你能拿出什么办法。


        

短信是发给龙眼的,不到三分钟,龙眼便率领着一队全副武装的龙组战士破门而入,黑洞洞的枪口齐刷刷的指向了屋内的周大福和冯亮。


        

看到荷枪实弹的士兵,周大福终于感到了恐惧,脸色蒙了一层死灰,他全身无力的瘫坐在地,长叹了一口气,任由两个龙组战士架起胳膊,被连拖带拽的带出了办公室。


        

眼看老板失势,冯亮眼珠一转跳起来高声大喊:“我要做污点证人,我有周大福的各种犯罪证据,放了我,我可以举报他!”


        

龙眼冲着王锐点了点头,让人拷起冯亮,匆匆离开了办公室。


        

不出意外,曾经如日中天的周大福很快就会牢狱加身,他这些年为了挣钱不择手段,多次动用了黑势力,又加上各种经济犯罪,凭借龙组的情报搜查能力和冯亮的举报,恐怕下辈子都要在牢狱中度过了。


        

虽然人被抓走,可赖掉的钱却是实实在在回不来了。赵海生生无可恋的瘫坐在地,眼神变得灰暗无光:自己连房子都抵押了出去,现在明摆着是要不回钱了,一家老小怎么办?


        

赵海生的一举一动都被王锐看在眼中,他略一思索,便想到了解决办法。


        

王锐轻轻走到赵海生身前,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冲着这个颓丧的中年人微微一笑:“担心钱要不回?”


        

“哎,何止是担心,看这架势,钱是彻底要不回了!”赵海生长叹一声,对着王锐连连苦笑,虽然他为自己的事费了不少力,到头来还是功败垂成,没能把钱要回来。


        

“别灰心,钱要不回来咱们可以再挣嘛!”王锐一脸轻松的给赵海生提着建议,在他眼里,这些困难不过是举手就能解决的小事。


        

赵海生笑的比哭还难看,脸色白的吓人:“挣钱哪有你想的那么容易,而且我把家里房子都抵押进去了,现在连一点本钱都拿不出,还谈什么赚钱......”


        

“普通人赚钱可能困难,你有我啊。”王锐缓缓起身,来到窗户边远远的望了望不远处正在施工的工地。


        

“你?”赵海生疑惑的眨了眨眼,不明白王锐想干什么:“你想借给我启动资金?”


        

王锐轻轻摇了摇头,伸出手指了指远处的工地:“那就是你们所说的工地吧?”


        

赵海生机械的点了点头,眼神也顺着王锐的手指望向远方,那块工地可是倾注了自己全部的期望和家产,现在别说暴富,完全就是血本无归!


        

王锐来来回回望了几遍工地,摸了摸下巴沉思了一会儿:“依你的经验,这个项目怎么样?”


        

“你是说那个工地项目?”虽然不知道王锐想做什么,赵海生还是一五一十的将自己知道的一切全部说了出来。


        

“我做建筑挺多年了,实话实说,这个项目前景非常好!”


        

赵海生几步走到窗前,指了指不远处的学校:“你看,那边紧挨着一所学校,从幼儿园到高中,一应俱全,盖起来就是学区房。”


        

“旁边不到十分钟就有个大型超市,健身馆运动场ktv都能在半小时车程内找到,不瞒你说,之前投标的时候我也是下过不少功夫的,就是感觉这个项目稳赚,我才敢往里贴钱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