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七章追赶货轮


        

见刘风雷一副誓死不说的表情,王锐看着旁边被掉四肢的刘刚,慢步走到跟前。


        

看着王锐朝自己儿子走去,刘风雷神情一慌。


        

自己就刘刚一个儿子,虽然四肢被废,但还好保留住性命,虽然青堂被灭,刘家也算留下了血脉。


        

如果王锐一个不高兴,将刘刚杀死,那刘家就彻底绝后,刘风雷又如何面对刘家死去的祖先。


        

“你要干什么!”刘风雷蹒跚着站起身,想要上前阻止王锐。


        

却被一旁龙眼拦住,只能站在一旁干着急:“你要敢伤害我儿子,我刘风雷做鬼也会放过你。”


        

王锐根本没有理会刘风雷,直接单手抓住刘刚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


        

“我给你三秒钟的时间,你要是不说,你儿子的性命我就只能抱歉了。”


        

王锐语气非常淡然,仿佛在诉说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但在刘风雷看来,只要自己敢拒绝,刘刚的性命绝对不保。


        

想到这,刘风雷赶忙将关于钟晓云的信息告诉给对方。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我派我手下将她送往我们青堂的港口,送给一个我在海外的合作伙伴,现在她估计已经快感到港口了。”


        

“你赶紧将我儿子放开。”


        

“港口?伙伴?”王锐眉心微微一蹙,随即松开扼住李刚的脖子:“你的港口在什么地方?”


        

刘风雷指了指西边的一个方向。


        

“你俩来处理这边的事,我去将钟晓云救回来。”甩下一句话后。


        

王锐直接运转祖龙诀,丹田湖泊中真气翻涌,王锐如雄鹰一般,朝港口方向低空飞去。


        

看着王锐低空飞去,刘风雷跟青堂成员更是大跌眼镜。


        

刘风雷原本郁闷的脸上越发难看。


        

“我青堂今天得罪的难道是一名仙人。”


        

王锐没有理会刘风雷以及青堂众成员的想法,整个人快速的朝港口赶去。


        

王锐全力赶路,只用了十分钟的时间,就赶到刘风雷所说的青堂港口。


        

看着前方港口上的一艘艘巨大货轮,许多工人正操控着吊机将一个个集装箱装上船。


        

港口上人头攒动,王锐也不知道钟晓云在什么地方。


        

心中一动,王锐直接动用神识,来探测钟晓云此刻在那艘船上。


        

王锐神识如同雷达一般,以自己为中心,朝着前方几十艘巨大货轮扫了过去。


        

很快,王锐的神识就发现了钟晓云的所在。


        

在距离王锐大约三千米远的一艘货轮上,钟晓云正被两名壮汉拖拽着向一处船舱中走去。


        

她在得知自己要被刘刚送往海外后,脸上表情显得无比恐慌。


        

一旦自己被送往海外,卫眀凡再想救自己,无疑是大海捞针。


        

自己这辈子或许将永远的留在海外,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


        

不甘心的钟晓云,只能不断挣扎着摆脱对方的束缚,但自己只是一名弱女子,哪里能拗的过两名大汉。


        

而且货轮已经启动。


        

就算钟晓云挣脱两人的束缚,难道要跳入海中,要知道自己根本不会游泳。


        

“救命啊!谁来救救我!”


        

钟晓云此刻早已六神无主,只能不断吆喝着想要得到别人的救助。


        

不过她所在的是一艘货船,上面船员也都是青堂的人,不论他如何求救,根本没有人会对她伸出援助之手。


        

见钟晓云不断挣扎并吆喝。


        

抓住她的一名壮汉,顿时历喝一声:“你要再敢乱喊乱叫,你信不信老子将你枪见了!”


        

听到这话,钟晓云赶忙闭上嘴巴,神情惶恐的看着对方。


        

“大哥,求求你放了我吧,我可以给你钱。”


        

见状,壮汉哈哈一笑:“你的钱我可不敢收,这次可是雷爷亲自吩咐将你送给w先生,如果出现意外,我兄弟俩可担不起。”


        

另一名壮汉听后,也开口道:“没错,w先生在海外可非常的有势力,如果你能伺候好他,未来成就不比在炎夏当一个明星差,只不过w先生在哪方面有些特殊癖好,不知道你能不能受的住。”


        

说完,两名壮汉相视一眼,神情猥琐的大笑起来。


        

听到两人的谈话,钟晓云表情越发惊慌失措。


        

她还是大好年华,她未来在炎夏的成就未可期,她不想去海外。


        

可此刻的她毫无办法,这整艘货轮全部都是青堂的人,自己又该去向谁寻求救助。


        

我钟晓云难道真要这样过一辈子。


        

钟晓云低着头,神情显得无比沮丧。


        

正当钟晓云决定接受着不公的遭遇时,突然船头上一名船员突然喊道。


        

“你们看,有人在水里跑!”


        

钟晓云一愣,随即带起头,顺着那名船员手指的方向看去。


        

只见货轮刚刚驶出的港口方向,一名身穿黑色t恤的年轻男子,正脚踏海面,朝着自己所在的方向奔来。


        

“难道这里也有剧组?”


        

看到这一幕,钟晓云脑海中的第一印象是有人在此拍戏。


        

不然人类怎么可能在海面上跑。


        

这时,不单是钟晓云看到对方,就连压住她的两名壮汉,以及船上的青堂成员也都注意到了对方。


        

“我擦,我是不是眼花了,那个人竟然在海面上奔跑。”旁边有青堂的成员赶忙揉了揉自己的双眼。


        

“你没有眼花,我也看见了。”旁边,立刻有人附和他的话:“难道有剧组在我们港口拍戏,这件事我没听上边人提过啊?”


        

货轮上的青堂成员纷纷议论,他们跟钟晓云的想法一样。


        

根本不可能有人能够在海上奔跑,也就是说这人是在拍戏。


        

正当众人疑惑不定时,率先发现对方的那名船员再次吆喝一声。


        

“你们看,那人朝我们船奔来了,速度还非常的快。”


        

此时的海面上,王锐正脚踏海面,朝着挟持钟晓云的货轮奔来。


        

“还好赶上了。”


        

王锐自言自语一声。


        

刚刚自己用神识探查后发现,钟晓云就是被劫持到不远处的这艘货轮上,而且对方才刚刚起航不久。


        

王锐心中一动,立刻朝对方赶去。


        

王锐速度很快,眨眼的功夫,王锐就来到货轮下方的海域。


        

双腿先是微微一曲,随后猛的一蹬,王锐如同炮弹一般冲天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