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三十章赌约


        

听到孙白新的话,鹿翰林瞬间明白了他的用意。


        

眼前顿时一亮,随后目光灼灼的看向王锐。


        

“王锐,你不是不服本教师的第一的称号吗?既然如此,你敢跟本教师打一个赌吗?”


        

鹿翰林神情嚣张的说着。


        

“说来听听。”


        

王锐神情依旧淡然,不急不缓的说着。


        

“很简单,这个月还有三天的时间,就是我们浩然学院四十八个班级大考的日子,到时候我们所带的班级就代表自己,只要谁在大考中获得第一的名次,谁就获得胜利,输的哪一方必须要跪地认错,你觉得如何?”


        

听到鹿翰林的话,王锐双眼微微一眯,心中暗道。


        

这鹿翰林还真是阴险,他所带领的班级历届都是大考中的第一,而自己的黄字十二班每一届都是垫底的存在。


        

先前王锐给自己的黄字十二班定下目标,在三个月的时间内,超过天字一班。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可现如今因为自己与鹿翰林的赌约,自己要在三天内,使自己黄字十二班超过天字一班,这还确实有些难度。


        

就在王锐思索之际,一旁岳文殊忍不住开口道。


        

“王锐,你不能答应他,鹿翰林所带的天字一班,历届都是大考的第一名,而黄字十二班每次都是最末一名,这种赌约毫无意义。”


        

在岳文殊看来,王锐跟鹿翰林打的这个赌是必输之局,随即开口提醒王锐不要答应对方。


        

见岳文殊又从中‘作梗’,鹿翰林的眼中顿时闪过一丝毒辣。


        

哼,岳文殊,你竟然如此想着王锐,真是可恨,日后等我解决了王锐,老子一定要好好的蹂躏你。


        

岳文殊的话,越发让鹿翰林记恨起王锐。


        

心念一动,鹿翰林神情嚣张的看向王锐。


        

“王锐,如果你害怕的话,你也可以选择不接受,那你就直接向我下跪认错吧。”


        

看着鹿翰林那得意的表情,王锐淡淡一笑。


        

“你然你非要向我下跪认错,那我就给你一次机会,我答应你的这场赌约。”


        

见王锐答应自己赌约后,鹿翰林表情不由的一愣。


        

他没想到王锐竟然会真的答应自己。


        

虽然不知道王锐哪里来的自信可以胜过自己,但既然对方答应了自己,那鹿翰林也非常愿意看到这一幕。


        

“好,王锐,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今天在座的有几位老师见证,等你所带的班级输掉比赛后,你就要向我跪下认错。”


        

鹿翰林生怕王锐会反悔,随即对着岳文殊以及另外两名教师说道。


        

“既然赌约已经生效,那我们还是在大考中见真章吧,我们走吧。”


        

说完,鹿翰林带着几人朝福源酒楼的二楼驶去。


        

岳文殊则并没有与鹿翰林等人离开,而是来到王锐面前,深深的看了对方一眼。


        

“王教师,你怎么能够答应鹿翰林的赌约,他分明是在给你下套,天字一班每次大考都是第一名,这才奠定了鹿翰林甲等第一的称号,而你的黄字十二班常年垫底,你怎么可能有胜算呢。”


        

岳文殊眉心微皱的看着王锐,她始终想不明白,王锐为何要答应对方,这明明就是必输的赌约,难道王锐只是不想在气势上输给鹿翰林吗?


        

看着岳文殊诧异的表情,王锐脸上始终挂着那抹镇定自若的微笑。


        

“岳老师,先前我黄字十二班是最差的一个班级,但既然我接管这个班级,那我就一定会让它一跃成为最强的班级。”


        

“对于我自己,我还是很有信心的。”


        

王锐之所以答应鹿翰林的赌约,是因为自己确实有能力将黄字十二班在短短三天时间内,达到一个不可触摸的高度,虽然过程有些艰难,但也不是没有可能。


        

听到王锐的话,岳文殊眉心再度一皱。


        

他只当王锐是在自我安慰自己,毕竟三天内将一个最末一名的班级在大考中获得第一成绩,这分明有些不现实。


        

就算院长跟三位副院长一同前来教导黄字十二班,他们也无法让黄字十二班在短短三天内夺得第一。


        

“王锐,我没工夫在跟你开玩笑,我觉得你还是主动去找鹿翰林谈一下,然后想办法解开你们之间的矛盾,不然你输掉比赛的话,你就要向鹿翰林磕头认错,那日后你将会成为学院内的笑柄,你可要考虑清楚。”


        

岳文殊苦口婆心的劝说着王锐。


        

就连岳文殊自己也没有意识到,平日里对谁都冷冰冰的他,竟然主动为王锐考虑起来。


        

在岳文殊心中,她认为自己只是爱惜王锐那文学造诣。


        

见岳文殊不相信自己,王锐无奈一笑。


        

“岳老师,难道你就对我一点信心都没有吗?既然如此,那我就创造一个奇迹给你看一下。”


        

见王锐不但不听从自己劝阻,而且还对自己信誓旦旦的说着,岳文殊不禁摇了摇头。


        

“王锐,既然你一意孤行,那我无话可说,告辞。”


        

说完,岳文殊满脸愠怒的离开了这里,显然对王锐不听劝告感到升起。


        

自己被誉为浩然学院的冰雪美人,自己曾未这样对待过别人,但王锐却丝毫不领情,这让岳文殊心理有些破防。


        

看着岳文殊离开的背影,王锐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难道我的话就真的让人不可信。”


        

这边王锐自言自语的说着,一旁杜云跟唐元则靠了过来,而褚玉门等人也随鹿翰林离开了这里。


        

看着岳文殊离开的方向,唐元靠近王锐,压低声音道。


        

“王老师,我现在是越来越佩服你了,我们浩然学院被称为冰山美人的岳文殊老师,竟然为了你主动开罪鹿翰林,而且还几次好言劝你,看来这岳文殊老师对你有些意思。”


        

唐元性格本就开朗八卦,此刻看向王锐的表情就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一般。


        

听到唐元的话,王锐转身看向对方。


        

看着唐元那副八卦的表情,王锐不禁伸手在他头上敲了一下。


        

“你胡说什么,这岳文殊老师只不过心底善良,好心提醒我一下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