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零八十四章钓鱼叟


        

除了一些卖杂鱼海货的小摊位之外,更有一些人就这么空荡荡的在自己面前摆一个价格牌。


        

什么都不卖,标价又有何用?


        

五十万、七十二万、八十万......这个价格对于王锐来说并不算什么。


        

他朝着一个摊位走了过去就打算进行交易了:“我来买东西,你这个五十八万的价格到底想要卖些什么呢?”


        

摊主懒洋洋的看了王锐一眼,然后又把脸上的草帽往下拉了拉,似乎都不想跟他说话。


        

能明白的自然明白,不明白的也懒得解释。


        

“你这个外乡人就不要在这里瞎掺和了,别以为有点修为就看不上这的危险,趁着你还有条性命赶紧离开渔村吧!”


        

树下站着的一个年轻人正在乘凉,他看到王锐根本不知道标价的意思,就想要把他赶出去了。


        

“呵呵呵,你们这些家伙的脾气可够古怪的呀,不想废话也没问题,难道我自己在光天化日之下就看不出来名堂吗?”


        

王锐和卫清怡继续漫无目的的散步,走着走着就来到了宽阔的河边。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河水湍急,白浪滚滚。


        

水面上一些渔船在撒网捕捞,也不知道他们能有什么收获。


        

也没什么珍贵的东西就不要浪费时间了,王锐索性按照水晶牌上找到了五大院的任务物品接受者。


        

这个家伙坐在一处荒滩的大青石上,孤独的垂钓。


        

“前辈你好,我是五大院的弟子王锐,来这里要上交任务物品。”


        

“呵呵呵,好久没有自己人来到这种荒凉偏僻的小渔村了。”


        

青衣长袍的中年男人拍了拍自己身上的泥土,直接把手中的钓鱼竿插到了坚硬的岩石之中。


        

他的名字叫做古有德,待在这里算是谋得了一份闲差。


        

如果有人找他上交物品的话,只需要装船发货就行了。


        

“把你手上的水晶牌拿过来让我确认一下吧。”


        

古有德看了看上面的信息又看了看王锐本人,能够确定无误了,然后便领着他们朝着海边的一艘货船走了过去。


        

“你直接把东西丢到货仓里面就行了,千万不要缺斤短两,哪怕少一点点都会影响到任务积分的发放让你前功尽弃的。”


        

王锐点了点头,一个闪身便窜到了船上。


        

偌大的运输船没有一个人的身影像是闹鬼了一样,王锐独自走向船舱。


        

开启戒指之后,噼里啪啦把一堆黑色晶石就这么丢在了里面。


        

说到底,各个修仙宗派势力的竞争就像是世俗界企业之间的竞争一样。


        

掌握的物资就像掌握的金钱,用这些东西才能培养出来十位强大的修仙者。


        

要不然的话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就算是天资再高也不可能有什么成就的。


        

“前辈既然一个人待在这座小渔村如此长的时间,能不能给我解答一下他们到底在卖什么东西呢?标价如此之高,却也什么都没摆出来......”


        

可能是许久没有人合古有德交谈的缘故,面对王锐的问题,他直接打开了话匣子。


        

“事情还得从这条河说起,河里面有一种特殊的水草比那些凶猛的水族灵兽杀伤力还要强大。无论你是在船上还是低空飞行的时候,都有可能被他们伸出来的藤蔓缠绕全身然后拖进水里。”


        

“很多修仙者的躯体修炼成了无坚不摧的状态,这些水草就算把他淹弄死也没有办法继续破坏下去。你刚才看到的那些人就是专门捞尸体的,价格就是捞出一具修仙者尸体的单价。”


        

“这就相当于赌石一样,达到状态之后,你可以对这些尸体进行搜身,拿到什么好东西都属于你。”


        

王锐和卫清怡听完了之后也算是大开眼界了,没想到小小的渔村还有如此高端的玩法。


        

看来这些渔民们也有对付神秘水草的手段。


        

如果能够从修仙者的尸体上弄出一两件宝物或者武器,那么区区几十万上品灵石的价格对于他们来说还真是一本万利了。


        

只可惜王锐不缺钱,也不缺修仙者的好武器,这种花样是吸引不了他的。


        

站在河边闲聊知道功夫,又有几艘体积庞大的运输船从他们面前行驶而过。


        

“你一个人呆在这里负责物资的收集,就不怕有人出手袭击吗?这一船一船的好东西也是相当值钱的。”


        

“我能够安然无恙的活到现在,就说明有绝对的实力摆平敌人呀!”


        

古有德露出了一个自信的笑容。


        

王锐站在他的旁边,也摸不清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样的修为水平。


        

如果真是如此的话,那五大院修仙者深藏不露。


        

这个小破渔村也没有什么居住条件特别好的地方,王锐和卫清怡简单告别之后,便沿着河岸一直朝着北方下游前进了。


        

几十公里外就出现了一座正儿八经的城市,名叫临海。


        

王锐简单的散步了几条街道之后,就发现这里同样有一座建筑叫做“化血天府”。


        

“挂着这座牌匾就相当于化血宗的据点,任何人拿着足够的钱就可以在里面发布任务,使用他们的修仙者力量。”


        

“这不就相当于世俗界的雇佣兵团吗?他们宗派必须有极其强大的实力才能支撑起这样的买卖。”


        

卫清怡看的非常仔细,已经把眼前的环境记在脑海之中了。


        

王锐左思右想还是打算发布雇佣任务,让临海城的化血宗修仙者去袭击小渔村的五大院弟子古有德。


        

王锐不希望自己或者是卫清怡抛头露面,于是便小声对着站在肩膀上的血神子学问道:“你可以幻化成修仙者的样子跟对方交涉吗?”


        

“没问题,需要我现在就搞定吗?”


        

“越快越好,我在街角处等着你。”


        

毛茸茸的小家伙一个闪身就消失不见了,王锐和卫清怡若无其事地朝着前方的拐角走了过去。


        

过一会儿,一名羽扇纶巾英度翩翩的美少年就朝着他们两个人走了过来。


        

“二位主人看看我这一身造型怎么样?是不是要把城里面其他那些大姑娘小媳妇迷的团团转呢?”


        

血神子得意万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