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眼朦胧的叶清柠看着站在旁边的然柔已经将面盆打好水放在了板凳上。


        

沙哑开口道:“然柔。”叶清柠又闭上了眼睛。


        

“小姐,您就快起床吧!都已经日上三竿了。”然柔紧皱着眉头。


        

叶清柠挤出一个笑脸说:“然柔,在让我睡上会儿吧!”


        

然柔直接上手拽被子:“小姐,今天还有事情呢!姑爷的小妾还要给您请安呢!您要在睡下去就要耽搁了。”


        

叶清柠紧拉着被子不放:“不要…就让她等着吧!要不明天再说吧!”


        

“小姐啊!我的好小姐您今天第一天过门你不能这样做,快点吧!”


        

“好…好…我起还不行吗。”叶清柠看着磨不过然柔只好答应她的请求。


        

“你帮我洗漱吧!”叶清柠光着脚丫下了床。


        

然柔帮叶清柠洗漱完,慵懒的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铜镜面前的自己,一头乱蓬蓬的头发身上的吉服还是皱巴巴的。


        

“然柔,你刚才说什么?小妾什么情况?”刚刚太困了至于说什么只是隐隐约约听到几句。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我也是道听途说的,这个小妾叫元淑,姑爷看他可怜就从怡红院拾来的,这元淑还赖着不走要报答姑爷,生病了也是他照顾的,所以姑爷就娶过她,给了个小妾的名号。”然柔边说边给叶清柠挽发。


        

“呦…这程毅阳还有小三呢!对他这么死心塌地呢!”


        

然柔挠着发丝疑惑的说:“小姐什么是小三啊!姑爷只有一个小妾啊!”


        

“没什么。”叶清柠尴尬的笑了笑。


        

“哦。”然柔继续给叶清柠挽发。


        

“然柔,你说会不会这个小妾下毒害我啊!我听说好几个都是这样的,正夫人斗不过小妾被莫名害死的。”叶清柠转头问着然柔。


        

然柔无奈的说道:“不会的小姐,您要莫名的死亡,这府邸只有您和小妾,这罪名是她担当不起的,您放心吧!”


        

然柔转念一想:“小姐,您是不是要打退堂鼓不去了。”


        

叶清柠连忙说:“没有…没有,你家小姐也不是打退堂鼓的人啊!”


        

“那就好,让她见识见识什么叫陵朝京城中第一才女,刚好您可以立一下威。”


        

叶清柠尴尬的看着然柔,她家小姐是陵朝京城中第一才女,我可不是。


        

“小姐,这是姑爷今天拿过来的衣服,他说他就不陪你去了,你穿这套粉色的吧!”然柔拿出两套交领齐腰裙。


        

叶清柠看着面前的两套交领齐腰裙。:“我喜欢这个紫色的,我穿这一套。”


        

“小姐,你之前不是喜欢素一点的吗?怎么喜欢这套紫色的了。”然柔将交领齐腰裙递给了叶清柠,奇怪的看着她。


        

“这…你都说了那是之前,我现在可是喜欢亮一点了。”叶清柠打了谎言圆了过去。


        

“哦!!!”


        

庭静苑。


        

叶清柠一身紫色交领齐腰裙来到了别苑,腰束将自己的腰线修饰的完美,流云般优雅的走姿,瞥视看了一眼旁边起身的小妾,走坐在正座上。


        

“听说,元淑妹妹要给我请安,今日我刚进门起的有些许的晚,还请见谅。”叶清柠一反常态的说。


        

元淑看着面前的叶清柠举止好像换了一个人,可面前的人就是叶家的小姐啊!


        

“听说夫人跳了河性情大变,今日一见看来传闻都是假的。”元淑嘴角微勾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叶清柠淡淡的一笑:“传闻只不过是一传百的假话而已,听听图个乐就行了。”


        

“夫人所说的对。”元淑将一杯茶端了过去:“夫人,今天这杯茶,妾身敬你。”


        

叶清柠微微点了点头:“谢谢妹妹。”


        

叶清柠接过元淑手里的茶喝了一口:“元淑,你这杯凉茶所为何意啊!”


        

元淑虚情假意的说:“哦…是吗?估计是我的奴婢弄错了,回去我肯定会罚他的。”


        

“元淑,奴婢做错了事肯定要罚的但是你当主人的肯定。”加重了语气“难辞其咎的。”


        

“那是自然的,就谢谢夫人的说教了。”


        

然柔是一个有眼色的人只觉得场上的气氛有些许的不对劲。


        

元淑加重的语气:“姐姐,你要知道你是程府名义上的夫人。”


        

“谢谢,妹妹的提醒了,不过我也能认清出自己的位置。”叶清柠只是在电视上看过这种场景,现在只觉得元淑特别可悲。


        

叶清柠只想在程府既来之则安之对程毅阳根本就没有兴趣,也不想跟她玩心机,也对元淑的挑衅的语气视若无睹。


        

“元淑你所说的我都知道,我根本不喜欢程毅阳,嫁他也是被逼无奈的,如果你爱他我祝福你。”


        

元淑只觉得叶清柠举动愣住了:“你…你…知道最好。”


        

“明日…”叶清柠想了想:“以后就不用再这么麻烦了,也不用给我敬茶,也不用端着心思,少爷需要你的照顾,以后你就去陪少爷吧!”


        

元淑突然发现叶清柠能猜透自己的心思,老鸨被迫让她接客,元淑不肯,老鸨派人去打她,偶然程毅阳看到,花价钱救了她,她从此发誓就算程毅阳病死她也要陪在他身边,起初她是为了报恩慢慢相处下她爱上了他。


        

叶清柠起身拍了一下元淑的肩膀:“元淑,我知道你不想给我低三下四的说话,如果你觉得能和我处朋友,就去我房间陪我说说话。”离开了大厅。


        

元淑看着叶清柠的背影,她身上的气质是自己没法比的。


        

然柔立马跟跟着叶清柠的后面,突然间感觉之前的小姐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