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清柠来到了锦绣阁,随意看着挑选着衣衫,怕路上再遇到甄子辰的人,也怕程毅阳察觉到什么。


        

“公子,您想看什么衣服我们这里都有,在这京城中顶属我们全乎,进口其他国的绫罗绸还有缎丝绸棉麻我们这里都有。”妇人娓娓道来。


        

叶清柠微笑的点了点头继续浏览着衣服,没想到在这古代之中还有如此嘴皮溜的人,光是在现代她都不想听导购说话。


        

刹那间她看到了一套粉红色的衣裙,柔软的质地外面还有一层流光的纱织,光是看这个质地就是很不错的。


        

“公子,您看的这个是来自楚国上等的蹄花棉,也是我们这里的镇店之宝之一。”


        

“你把它拿下来,就要这件了。”叶清柠心想反正她花的不是自己钱,也让程毅阳放放血。


        

叶清柠继续看着旁边的首饰,一支银色步摇发簪用着流苏的设计,上面还有两片银叶,银叶上面还有两个鹿角,中间的小夜明珠是一轮明月将整个设计感更加好看,也入了叶清柠眼里,将这支发簪拿了下来。


        

“我要试一下衣服。”叶清柠看着妇人说。


        

“啊…什么?”夫人诧异的目光看着叶清柠:“嗯嗯…好的,小静你去跟着公子去试一下衣服。”妇人将手里的衣裙递给了小静,叶清柠跟着捧着衣服的小静进了更衣室。


        

叶清柠换完衣服出来时,小静已经候在一旁,抬头看着面前的人惊叹道:“哇…没想到公子竟然是美人,这件衣裙让你衬托下显得格外好看,简直赛比京城第一才女。”


        

叶清柠微微一笑:“那你见过京城第一才女。”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一旁的小静摇摇头:“见到是没有见过,但是听说过不过今日我见了你一面在我眼里的美女都不过是你这种的。”


        

叶清柠不语妇人漏出惊讶的眼神,程毅阳新婚之日小商贩几乎是都去了,也见了新娘一面,这面前的人不就是叶清柠吗?


        

“夫人。”妇人看着叶清柠微微的行了个礼。


        

“我就是普通的女子,不是什么夫人,莫不是你说了胡话了。”叶清柠看着妇人说道。


        

妇人已经完全懵的状态,不明白叶清柠话里的意思。


        

叶清柠从荷包里拿出一碇金子:“这点够吗?”


        

“够了…够了…”妇人接过那一碇金子。


        

还没等妇人反应,叶清柠离开了锦绣阁,此时天也渐渐的黑了,没想到和然柔分开那么久,然柔肯定是担心坏了,要是再不回去估计然柔要找程毅阳救自己了。


        

叶清柠不知不觉也回到了程府,然柔在房间内焦急的走来走去,叶清柠推开门进屋,然柔揉了揉眼睛险些认为是看错了人,此时的叶清柠已经由男装变成了女装。


        

“小姐…你…你没事吧!”然柔看到叶清柠安然无恙的出现在自己面前,查看着叶清柠全身。


        

“没事…你小姐命大着呢!”安慰着然柔。


        

“小姐,你可不知道你要再不回来,我就告诉姑爷让他去寻你去了。”在此之前然柔一直担心着叶清柠。


        

“可别了,程毅阳那个病秧子走不到半路去寻我,他自己就趴下了,再何况要让他知道我以后还能不能出去了。”


        

“小姐,你还想的出去这次就是一次教训了,你看你那么一群人追你。”然柔向叶清柠抱怨着。


        

“你想知道我之后发生什么?”叶清柠不想听然柔絮叨,立马扯开话题。


        

“小姐,你这么扯开话了。”然柔随如此说但是还是拗不过心里的好奇:“什么啊?小姐。”


        

“我今天在千军一发之际就在被甄子辰的人团团围住的时候被人救了。”


        

“谁啊?小姐,那一定要好好的报答他一番。”


        

“那是自然啊!我和你说了你又不认识,下次我会让你看到救我的人。”叶清柠话里又留了一半。


        

“小姐,你就吊我胃口吧!不说算了。”然柔好没气的看着叶清柠。


        

叶清柠心里只想尹离身后的黑影到底是谁?她的武功都如此了得,身后的人肯定更加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