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衣女子白皙修长的两指夹起一粒玉石棋子轻轻的落下,玉子落在石盘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每一步都走的坚定,反观绿衣女子每一步犹犹豫豫的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尹离,你输了。”黑衣女子冷冷的开口道。


        

“啊…哦…”尹离看着棋盘上的局,将手里的黑棋放在了棋笥中。


        

“尹离,你再想什么,每一步下的都把自己围成了死局。”黑衣女子看着尹离若有所思的样子。


        

“我…我在想昨日的事情,没想到昨日救别人的男子,竟是一名女子。”尹离看着黑衣女子说。


        

“哦…是吗?女子扮男装救人可是有趣,那叫什么可问清楚了?”黑衣女子听到此番话有一些兴趣。


        

“叫…叶清柠,她和说的,我也告诉了自己的名号,是不是可有不妥。”尹离将此时告诉了黑衣女子。


        

“叶清柠,可是叶禹雄的女儿啊!”黑衣女子旁边的女侍开口道。


        

“你怎么会认识啊!快…告诉我,罗斯琪。”尹离特别想知道,看着旁边的女待。


        

“这叶清柠为了不嫁给程毅阳可是跳河,还将房间点燃,可是将叶府弄的鸡犬不宁,最后还是嫁给了程毅阳,叶清柠是名满这陵朝京城中第一才女,可惜了!这程毅阳可是一个病恹恹的少爷。”


        

“没想到,你知道还不少,那这叶清柠可是有趣多了,改日我得去程府拜访他呢!尹离为叶清惋惜道:“只可惜她嫁错了人,哎…”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只不过程毅阳不是你们想的那样。”黑衣女子冰冷的开口。


        

“我才不管那些呢!暗报说过几日陵朝马上就灭亡了,到时候我就把叶清柠带回楚国,也好有个伴。”


        

“你就这么喜欢这个叶清柠?”罗斯琪问尹离。


        

“当然,我就喜欢有趣的东西。”尹离看着黑衣女子:“领主,你在和我下一盘棋,这次我肯定不会输给你。”


        

“哦…是嘛?”黑衣女子和尹离将两子挑出来重新下了一盘棋。


        

程府,书苑。


        

程毅阳斜卧在床榻上,手里还吃着一串葡萄,听着慕连述说着朝廷的事情。


        

“属下刚刚去打探了一番,虽说陵朝百姓国泰民安,但是朝廷中已经是多事之秋,在朝廷里最大的势利就是二皇子和四皇子,如今当今的皇帝又病了,偏偏朝中大臣又折损了大半,最被皇上器重的甄丞相也已经昨日被杀害了,这个皇位最有可能得到的就是二皇子和四皇子,但是以属下来看这皇位应该当属于二皇子。”慕连娓娓道来。


        

“慕连,怎么说?”程毅阳沉稳的问道。


        

“四皇子的兵马虽说是强盛,但是近几年看还远不及二皇子,说民心也远不及二皇子。”


        

“……”程毅阳若有所思的想着,揉了揉太阳穴说道:“一会我们去上朝。”


        

“为什么?他们内斗我们就可以坐收渔翁之利了。”慕连不明白的看着程毅阳。


        

“慕连,我上朝只不过给他们添把火,让事情发展的更快,让他们觉得我只是一个病秧子起不了多大能耐,只是途口舌之战罢了,顺便给四皇子引火烧身。”程毅阳微微勾唇。


        

“属下,明白了。”


        

皇上待程毅阳为亲生儿子一般,之前皇上安康的时候带程毅阳上大大小小的早朝,只要程毅阳敢说,皇上也是能听则听,也允许他到后花园随意出入,也和四皇子亲如兄弟,自此程毅阳生病以后皇上也不用他操心朝廷上大大小小的事情。


        

程毅阳脑子里闪过了叶清柠的影子询问着慕连:“对了,叶清柠这几日有没有其他的动静。”


        

“昨日属下得见夫人为救一个老妪与甄子辰打大出手,到后来夫人遇到了甄子辰的人报复,还被打的吐了血,放我要出手救助的时候,有一个身穿绿色衣服的女子救了夫人。”


        

“什么?那叶清柠有没有事情?”甄子辰着急询问着,看着慕连。


        

“没事,夫人回来的时候还去锦绣阁买了一件衣服。”慕连从来都没有看到程毅阳为一个女子着急过。


        

程毅阳松了一口气:“那绿衣女子所为何人?”


        

“不清楚,只是看到他们的装扮不是陵朝中人像是楚国中人,武功高超他们使用的是暗器是毒针,她从我身边经过我都毫无察觉。”


        

“难道是她们。”程毅阳低喃了一句,突然心里想到了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