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柔替叶清柠打听着程毅阳的事情,在书宛门口听到了他们说的七零八落的事,看着屋内里面有动静,连忙藏了起来。


        

慕连替程毅阳备好了马车赶往了皇宫,然柔悄悄的看着程毅阳离开,立马告诉叶清柠。


        

叶清柠看着然柔气喘吁吁的样子:“然柔怎么了?”


        

然柔左看看右看看才安心的关上了房门:“小姐让然柔办的事情,我就算上刀山下火海我也要给你办好。”


        

“然柔你话语有些重了,程毅阳什么情况?”叶清柠看着然柔。


        

“小姐我打听到了,姑爷在和他的侍卫聊朝政的事情,说是圣上病了,现在二皇子和四皇子对皇位虎视眈眈,现在姑爷去上早朝去了。”然柔对叶清柠娓娓道来。


        

“什么?他一个病秧子还要去上早朝。”叶清柠想不明白,程毅阳带着病还要参与朝政继续问着然柔:“还打听到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我还打听到甄丞相昨日死亡,估摸着朝廷一定要彻查此事。”


        

“甄丞相死了,甄氏就倒台了,甄子辰就没有了靠山他就再也欺负不了别人了。”叶清柠忍不住的笑出了声。


        

“小姐…你不能这样想,昨日死了甄丞相,明日还不知道是谁呢!说明这两天京城不太平了,您还是少出门的为好。”


        

“现在是大白天能有什么事情呢!然柔你不要杞人忧天,甄丞相死亡,说明也有人看不惯他们的做法,现在甄子辰不再会伤害其他人了,京城就会有一天太平。”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小姐,切不可乱说。”然柔嘱咐着叶清柠。


        

“哎呀!!!好了,好了,然柔我说的不也是事实嘛!”


        

“可是…”


        

“然柔,我听说京城新开了一家饭馆名叫圆鹤楼,我们悄悄的去。”


        

“小姐,你能不能别想着往外跑。”然柔无奈的看着叶清柠。


        

“在这程府多闷啊!出去也好透透气,只要你不说,我不说,程毅阳不会知道的。”


        

叶清柠和然柔换了男装出了程府,来到了圆鹤楼远处一抹绿色的身影入了叶清柠的视线之中,叶清柠看着那绿色的身影,伸手擦了擦眼睛,险些认为自己花了眼。


        

“尹离。”叶清柠看着绿衣女子唤了一声,对着她招了招手。


        

“......”绿衣女子抬了抬眼,也朝叶清柠摆了摆手,示意她们过来。


        

叶清柠走到绿衣女子身边笑语道:“尹离,好久不见!”


        

“嗯嗯。”尹离热情的答应了一声。


        

“然柔,这就是我跟你说的救命恩人,她叫尹离。”叶清柠给然柔介绍着。


        

“小姐,你好。”然柔给尹离作了个辑。


        

尹离示意点了点头。


        

叶清柠见到无话可说,场面着实有些尴尬,目光看到落在了红衣女子身上上下打量着她,目光一亮朝尹离身边走去道:“尹离,旁边的女子所谓何人?”


        

“本姑娘叫罗斯琪。”罗斯琪挑了挑眉看向叶清柠。


        

“你好,我叫叶清柠,从今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叶清柠热情的介绍着自己。


        

“叶清柠?第一眼认识就成朋友了,你难免也太自来熟吧!”罗斯琪丝毫不给叶清柠留面子。


        

“我家小姐,跟你做朋友你是看得起你,敢这样跟我们家小姐说话。”然柔鼓起勇气大声对罗斯琪说。


        

“你又是什么东西,不就是叶清柠的婢女而已。”罗斯琪也丝毫不留情的对然柔说。


        

“我是小姐的婢女,但是小姐从来都没有拿我当婢女看待,我家小姐特别好。”看着罗斯琪好没生气的说。


        

“那也只是你以为而已。”冷冷地说道。


        

“你...”然柔生气的看着她。


        

“好了罗斯琪,在外面就少与别人起争执。”叶清柠身后一个冰冷的声音穿出来,叶清柠转头看向那位黑衣女子。


        

叶清柠一眼辨认出那位黑衣女子和上次催促尹离走的黑影是一个人,正好逮住机会问问她叫什么名字?


        

黑衣女子坐在了尹离旁边,转眼看着叶清柠。


        

“主上,属下知错。”罗斯琪看到黑衣女子毕恭毕敬。


        

“叶清柠是吧!我带我的属下跟你说句抱歉。”黑衣女子微微点了一下头。


        

叶清柠连忙说:“没事,没事,俗话说的好不吵不成朋友嘛!”


        

黑衣女子微微一笑,这个叶清柠就如尹离说的一样有趣。


        

“叶清柠那句话是:不骂不成朋友,不打不出交情。”尹离忍着没有笑出声。


        

“一样一样。”叶清柠目光一转的看向黑衣女子:“不知道姑娘叫什么姓什么?”


        

“韩熙芮。”嘴里只吐出了三个字


        

“好名字啊!不知道韩姑娘喜欢做什么?”叶清柠好奇的问着韩熙芮。


        

“杀人。”冰冷的话语让在场的气氛冷到了极点。


        

叶清柠连忙喝了一口水,润了润喉咙:“没想到你也是个侠女啊!”


        

“叶清柠,我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以后也不需要再见了。”韩熙芮缓缓起身朝外走去,尹离奇怪的看着韩熙。


        

“尹离,你不走吗?还要坐着叙旧吗?”韩熙芮脚顿了顿,停了下来。


        

“哦...好的。”尹离看着叶清柠:“有缘分下次还会再见的。”跟着韩熙芮和罗斯琪离开。


        

叶清柠缓过神来小跑着下了楼,却发现那抹身影早已离自己远去,追都追不上了,大声呼喊:“什么叫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下次我们一定还会见面的。”


        

“小姐,这女子好生奇怪啊!我还从未见过这么一个从来没有见过冷如冰块的姑娘。”然柔看着走下圆鹤楼的叶清柠道。


        

“是啊!真是奇怪。”叶清柠有气无力的回答道。


        

“走吧!我们出来的时间够长了,该回去了!”看着蓝蓝的天空,让韩熙芮说的脸色怎么不好。


        

“小姐,这还是你第一回要求回去呢!”然柔欣慰的说。


        

“是嘛!”叶清柠淡淡的一笑。


        

另一边,韩熙芮走到前面尹离和罗斯琪走在后面,尹离视线一直放在韩熙芮身上。


        

“韩熙芮,你明明也觉得叶清柠有趣,今日为何要如此去说?”尹离看着韩熙芮。


        

韩熙芮转身看着尹离:“她是很有趣没有错,但是我们跟她是两个世界的人,不是嘛?”


        

“万...万一能做朋友呢!你喜欢杀人,我可不喜欢。”尹离的眼神里暗了暗。


        

“………”韩熙芮冷哼了一声,大步的朝前走了,罗斯琪看了一眼尹离也跟着离开了。


        

尹离愣在原地,苦涩一笑,她永远都是这样,每次说到重点韩熙芮就避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