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元淑离开的背影,叶清柠平复心境,回过神来转过身温声对然柔道:“你没事吧!然柔。”


        

“没事小姐,就是你在这程府委屈你了。”其实然柔在内心对叶清柠愤愤不平。


        

叶清柠无奈的笑了笑,这种一开始就被安排的命运自己也只是活成了别人眼中希望的样子,自己可不想这样。


        

“然柔,你多想了,我没事,在这里这种事情不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叶清柠沉下声音说道。


        

“小姐。”然柔看着叶清柠。


        

“对了,然柔你帮我找几个人,看我们周围有什么问题,别让元淑钻了空子,我的事情不想让元淑知道。”叶清柠吩咐着然柔。


        

“是,小姐。”


        

慕连此时在暗处监视着叶清柠,冷笑了一声离开了所在的住所。


        

叶清柠回到了房间呆坐着,不知道过了多久天也黑了,一阵困意袭来,她刚要起身要熄灭桌子上的蜡烛,突然桌子上蜡烛自己突然熄灭,一个黑色的身影从自己的门面闪过去,叶清柠僵站在原地。


        

“是谁,在哪里?”叶清柠低声问道,这一惊一点困意都没有。


        

“别出声叶清柠,是我。”韩熙芮压低了声音。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韩熙芮。”叶清柠听到如此熟悉的声音说道。


        

身后传来一阵刺鼻的血腥味,叶清柠重新点上蜡烛,在灯光明亮下叶清柠清晰可见的看着韩熙芮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头发披散,脸色苍白。


        

“几日不见,你怎么回事,谁把你伤成这样?”韩熙芮捂住伤口艰难坐在了叶清柠床上。


        

“我知道你能救得了我。”韩熙芮避开了叶清柠说的话,声音虚弱的说道。


        

叶清柠回想到当初她当时说的喜欢杀人是什么意思,这肯定因为杀人,被人发现重创了。


        

韩熙芮只觉得眼睛一黑,昏倒在叶清柠床上。


        

“韩熙芮,韩熙芮你醒醒,别睡,醒一醒啊!”叶清柠晃动着昏迷不醒韩熙芮。


        

叶清柠将韩熙芮捂住的伤口掀开,这可伤的太深搞不好还会伤口发炎到时候可是有性命之忧,要是自己离开韩熙芮被人发现怎么办?突然门外传来敲门声,慌忙的叶清柠将韩熙芮用被子盖住。


        

“谁?”叶清柠平复心情对门外的人说道。


        

“小姐,是我然柔,你还没有睡吗?”然柔看着叶清柠的房间传来明晃晃的光。


        

叶清柠听到然柔的声音突然抓到了一丝丝稻草,快步走到门口将然柔拽了进去。


        

“然柔,你帮我一个忙,帮我打一盆热水,还有金疮药还有纱布。”叶清柠慌忙的对然柔说。


        

然柔打量着叶清柠看着她也没有受伤不解的说道:“小姐,你也没事啊!要这些东西干嘛?”


        

叶清柠掀开被子说道:“我要救韩熙芮。”


        

然柔看着穿衣奇怪的韩熙芮迟疑的回过神看着叶清柠:“小姐,你为何要救她。”然柔担心要是救了韩熙芮,自家小姐会不会受牵连,然柔直觉告诉自己这人伤成这副模样却还能深夜进程府府,身份绝对不简单。


        

“我下定决心一定要救韩熙芮。”


        

然柔目光有些迟顿,这个韩熙芮身份不明,如果反过头伤害自家小姐该怎么办?


        

叶清柠看着无动于衷的然柔催促道:“然柔,还不快去。”


        

“好吧!”虽然然柔不愿意还是转身出去。


        

一边叶清柠解开了韩熙芮衣服,看着身上血淋淋伤流出来,心里有些难受。


        

“小姐,好了。”然柔将打好的水还有金疮药绷带放在了凳子上,叶清柠小心翼翼的清理着韩熙芮的伤口。


        

叶清柠一边处理,一边看着韩熙芮,只见她眉头紧皱,额头上的汗流了出来,拳头紧紧的攥着,叶清柠将袖子卷起来给韩熙芮一点点擦干头上的汗。


        

叶清柠清理完血渍,韩熙芮身上的旧伤更加明显,大大小小的伤身上背上都是,到底韩熙芮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才会变成这样。


        

叶清柠看到这样的场景手不自觉的微微颤动,还是将金疮药慢慢抖动的倒在了韩熙芮受伤的地方,用绷带包扎好。


        

叶清柠看着床榻上昏迷不醒的韩熙芮,长长的叹息一声,坐在了凳子上。


        

然柔看着叶清柠忙完了站在她的面前支支吾吾的说道:“小…小姐…这人能进的了程府肯定身份不简单啊!她好了还是走吧!要不会连累到你的。”


        

“然柔,你还小不懂,她是我的朋友就算她身份不一般,我也要救她,就算她是陌生人我也要救她必经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她没有坏在我身上那她就是一个好人。”叶清柠否定了然柔的话。


        

然柔看着叶清柠固执己见,不再说什么了。


        

叶清柠回过头看着韩熙芮和自己身影差不多应该可以穿自己的衣服就吩咐然柔:“你帮我准备一套寝衣和一套便衣给她。”


        

然柔哑声无言的下去,给按照吩咐拿了两套衣服给韩熙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