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柔给韩熙芮换好了寝衣另一套放在了枕头旁边,已经不早了,头痛的叶清柠揉了揉太阳穴。


        

“然柔,你先睡去吧!这里有我呢!”叶清柠看着然柔说道。


        

“小姐,谁知道她多会儿醒,您还是去睡吧!这里我看着吧!”然柔看着疲惫不堪的叶清柠。


        

“别啰嗦了,我让你去睡,你就去吧!”叶清柠推着然柔下去休息。


        

然柔回头担忧的看了叶清柠一眼,拗不过只能下去。


        

叶清柠安顿好了一切,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夜里的冷风嗖嗖的也只能披了一件衣服,不实的睡了一觉。


        

翌日然柔准备了两碗粥和小姐爱吃的油果子端了进来,小心翼翼的放在桌子上但是还是吵醒了叶清柠。


        

叶清柠眼朦胧的睁开了眼睛,伸了个懒腰,看着然柔。


        

“小姐,对不起,我把你吵醒了。”然柔看着叶清柠醒来,自责的说了一句。


        

“没事。”叶清柠看着有自己喜欢吃的东西眼睛都发亮了,坐在那里慢慢的吃了起来。


        

韩熙芮听到动静,想要试图起来但是身上的疼痛已经使自己麻木,“嘶…”,看着身上的衣服也不是自己的,枕头给放置了一套衣服。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小姐,她醒来了。”然柔回神看到了已经清醒的韩熙芮。


        

叶清柠放下手里的东西回过头看着韩熙芮:“你醒了。”


        

韩熙芮脸色稍微恢复了点红润,点了点头。


        

叶清柠走过去扶起来韩熙芮将她靠在自己身上。


        

“然柔,把桌子上的粥拿过来。”


        

“哦。”然柔很明白叶清柠要做什么,然柔将稀饭拿过去,吹着粥一勺一勺喂给了韩熙芮,然柔给找来一个厚厚的棉怕小姐这样肯定是身上发困,将棉被垫在了韩熙芮身后。


        

然柔对叶清柠说:“小姐,你们好好聊,我也下去了。”将东西收拾好下去了。


        

“韩熙芮,你感觉怎么样?”叶清柠搬来一个凳子坐在韩熙芮身旁。


        

“好多了,谢谢你叶清柠。”韩熙芮冷声回答道。


        

“你昨夜去了哪里?”叶清柠将自己心里的问题还是问出口。


        

看着叶清柠清澈的眼睛,她最终杀了陵朝二皇子,马上这个消息肯定在陵朝传播开来,如果那时候她再知道也不迟。


        

韩熙芮思考了许久说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自己是江湖之人,无论哪个国家最后是赢家,都与自己无关,可是若是陵朝因此而亡,顺着自己查到了叶清柠就不好了,当时候她自己也自身难保。


        

叶清柠猜到一点韩熙芮难言之欲自己不再过问:“韩熙芮,你做这种事情,不怕到时候仇家来寻仇吗?”


        

“我们这种随时掉脑袋,还怕什么仇家寻仇,有的时候自身都难保,这一切都是命运掌握。”


        

叶清柠心里翻一个白眼这里的人怎么都信命,难道都是信仰传播有限公司。


        

“命运?你看我背负着陵朝第一才女,可是我真的不喜欢这个称号,我之前活的可是特别痛苦,我也装的有多累,你说命运迟早有一天会被打破,我相信有一天能摆脱程毅阳和程府,我也相信你也能打破这种相信命运的安排。”


        

韩熙芮看着叶清柠冷笑了一声说道:“叶清柠你还是什么事情没有经历过,你看外面有些人平民还是过的名不聊生,他们也想改变只是活着可惜上有老下有小的,那些乞丐真的想过沿街乞讨,只是没有办法,那些王爷少爷欺压凌弱有人管过吗?对他们来说就是如篓蚁一般的存在。”


        

韩熙芮眼神暗淡下来回想起七岁那年,父亲被征兵给带走了再也没有回来过,母亲又下落不明,自己流落街头被暗影的人带走了,所有人都是肉弱强食渺小的东西。为了活命跟同龄大的小孩抢食,每次都伤痕累累,老领主告诉自己:仁慈没有用,只有强大,每日过的同样的生活,也在死人堆里存活下来,看过了好多事情,也经历了好多事情,自此老领主死后,自己坐上了领主的位置,自己活着也是为了暗影。


        

“我虽然没有你经历的多,但是也能明白点,命运是谁都摆脱不了,但是可以打破他,我也知道自己要什么,我要活成自己的模样,拯救他们。”叶清柠眼里是多么的认真。


        

“我困了,叶清柠你先出去吧!”韩熙芮眼里有多少无奈,不是为了叶清柠而是为了自己。


        

叶清柠将的门关上,韩熙芮都久久不能回过神来,回忆过去却陷入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