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庭大隐于市,前面挂着大红灯笼,两副对联附着在两边。围墙约有六尺高。左右连接两条小巷。一推门,一张大网扑面而来。


        

吓得李阳连忙伸手去挡,结果顺利被网住。一时之间无法动弹。


        

“诶诶诶,臭老头。你这是什么东西?快放了我。”


        

望着房间里面走出来的泰无德,李阳明知故问的说道。


        

泰无德当然知道李阳这小子的无耻,当他第一次看见这个毛头小子在那小贩旁边碰瓷的时候。他就知道,这小子定然不是普通人。


        

“你懂什么?刚才,那是我在考验你的耐力。”


        

“啊?”


        

李阳吃惊的问道。


        

这老头如此古怪,又怀有功法秘籍。我跟着他只想讨一点好处。难不成……他恼羞成怒。要将我杀了?


        

不,这老头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绝对是不会杀我的。(ps:这是神马逻辑?)难道……


        

“干爹!!”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您是我干爹行吧!!”


        

“干爹快放了我,行不行啊?”


        

泰无德当场吐血。


        

“噗……”


        

“停,停停!!不,我就想知道,你有几个干爹?”


        

泰无德彻底无语了,我本来想收一个徒弟,没想到却收了一个干儿子?这算是什么事啊。


        

“目前就你一个啊?怎么了?干爹?”


        

李阳随口一说,却让泰无德无语至极。


        

“这么说……我这个干爹就这么不值钱吗?”


        

“啊呸!!”


        

“我还没承认做你干爹呢!!”


        

李阳连连大笑,心底却是乐开了花。


        

“哈哈,就你这跟我斗。别以为我不知道,收做徒弟。是要孝敬师傅的。可要是认作干爹,那不仅家产是我的。就连你的某某女儿也是我的。你的武功秘籍,丹药武器。那肯定是我的没得跑。要拜个师傅那肯定是亏大了啊!!”


        

泰无德此时要是知道李阳的想法,他怕估计立马打断李阳的腿。然后丢进乌江去喂鱼!!


        

(ps:泰无德:老子辛辛苦苦攒下来的钱,就这么白给你。我含辛茹苦带大的女儿。就这么被你劫走。我的功法,我的丹药……)


        

泰无德看着无法动弹的李阳,心中也是打定了主意,脸上的表情也开始变得异样了。这一点李阳也察觉到了。


        

“既然如此,我看,也只能这样了……嘿嘿。”


        

“诶诶诶,臭老头。你想干嘛?”


        

“我告诉你啊,你别想打老娘,啊呸,小爷我的主意啊。”


        

“否则,我跟你没完……”


        

“诶诶诶,你别动我。你再动我一个试试?”


        

……


        

然而泰无德并没有搭理李阳,而是把李阳我扛进了屋子里。


        

屋子里的陈设比较简陋,两边放着椅子。像是给客人坐的。泰无德把李阳扔在地上,自己上前将屋子中间的壁画展开。然后点了三炷香,自己跪拜了三下。转而又坐下。随后开始了他的诵经模式:


        

“祖师在上!我……肉包宗第三十二代传人泰无德。今授天顺命,收……额,,”


        

“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你大爷!!”


        

这他喵的拜什么师啊,我要认你作干爹!!我不要拜师啊。


        

“收李大爷为我第一代亲传弟子!今后,你自当遵从师德。恪守门规。望你早日得道成仙,早登极乐……额,念错了。”


        

“早修成道……此处省略八百字……”


        

“好!今,我赐你令牌一枚……”


        

李阳被整懵逼了,对。就是他傻了。


        

“我这?我这就加入了门派?”


        

“诶,对了。那叫啥门派来着。。。”


        

“肉包宗!!”


        

“我滴天呐,还有这么个奇葩宗门?”


        

李阳彻底无语。


        

泰无德还在那继续念着。。。


        

“而今,我宗门正缺一个执事。徒儿,要不。你来坐坐?”


        

说完,泰无德还特意留了个笑容给李阳。


        

这可把李阳给整懵逼了。


        

“什么?我成了执事?这个门派那么容易晋升的吗?”


        

“喂,臭老头。你那个什么门派主管是谁?年薪多少?环境怎么样?”


        

泰无德:“……”ps:完全听不懂。


        

“我这门派,可大可小。变化无穷。”


        

李阳呵呵道:“呵,你咋不告诉我你的门派是金箍棒,你是孙悟空呢?”


        

吐槽了两下,李阳还是认真的问道:“你……你那里每个月的俸禄多少?”


        

泰无德一听,那还了得。这李阳真就是问到点子上了。


        

泰无德突然转过身去,面对着“祖师画像”慢慢的说道:“你知道,我命你为执事的原因吗?”


        

李阳这无法动弹,摇头也不能,点头更不能。也不想说话。毕竟浪费能量。


        

“哇,这是打算不给我工资吗?”


        

泰无德又喝了杯茶,润了润嗓子说道:


        

“咳咳,五百年前的下午。我们的祖师爷正在吃包子。结果天空突然金光一闪。落下来一个庞然大物。那怪物凶赤獠牙,怪异无比。他对着我们的宗门一上来就咬了一口。然后……”


        

李阳彻底醉了连忙喊停:“停!合着,我们真就是个肉包子啊喂!!”


        

泰无德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继续说道:“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噗,李阳顿时吐血。因为不能动,加上血压过高。导致他吐了一口血。”


        

“我……,这就是你不给我算工资的原因?”


        

李阳无语了,心里仿佛受到了一万点的暴击!


        

“那你还封我做什么执事,干脆直接让我上大街乞讨算了。”


        

泰无德笑了笑,故作惊讶的问道:“诶?你怎么知道?”


        

李阳胸口一闷:“我艹,还真是。。。”


        

“那你这绑着我,让我怎么去乞讨?”


        

“啊,哦。这……为师这就为你解开。”


        

泰无德打着哈哈,不好意思的说道。


        

边说着,李阳也开始能活动了。他随即就抓住丝网,揉成一团。然后莫名的塞进自己的兜里。


        

ps:丝网本就是用细小的玄丝做成的,揉成一团塞进兜里,也不是不可以。


        

泰无德呆了,连忙问道:“诶,徒儿。你这是干啥?”


        

李阳调整了一下状态,然后猛的扑在泰无德的大腿上柔声说道:“这,是师傅送给徒儿的第一件灵器。徒儿一定会好好珍藏的。”


        

泰无德急了,连忙向李阳取问道:“嗯,徒儿啊。那个丝网是为师……”


        

“别说了,师傅。徒儿知道。师傅最疼我了……”


        

泰无德满脸黑线,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把这丝网送给你了?


        

还有,我们不是刚才才拜的师吗?哪里来的疼?


        

……


        

“诶,师傅。你这屋挺宽敞的哈。”


        

“师傅,你这花瓶挺一般呐。”


        

“师傅,祖师这画像是不是歪了?”


        

“师傅?”


        

“师傅?”


        

……


        

李阳装疯卖傻,为的就是转移泰无德的注意力,然后将这丝网偷偷的收入囊中。


        

别误会,这老头只要不问着我要。说明他还有好东西……嘿嘿。


        

ps:你给过他开口的机会吗?


        

来这屋子半天了,这才发现这祖师竟然是个肉粽子。。。


        

满身光溜溜的,贼肉。嗯,挺适合打辅助的。


        

话说,我这肉包宗。怕不是个打辅助的吧。。。


        

说着,连忙掏出泰无德给的三本小册子。他完全把泰无德给无视了。一旁站着的泰无德已经石化了啊喂!


        

李阳翻开第一页……


        

“我丢,猛料,绝对的猛料!”


        

“想不到啊想不到,你这臭老头,表面看着不咋地。其实背地里也挺有性趣的哈。嘿嘿。”


        

泰无德立马打了个哆嗦,随即便反应了过来,他身手敏捷。一把就将李阳手里的小册子抢了回来。


        

“诶诶诶,臭老头,我还没看完呢。。。诶,你还给我……”


        

泰无德挥了挥小册子,小册子便化作一道流光钻进了他右手食指上的戒指里。


        

李阳卧槽了一声:“卧槽,高科技啊。这啥玩意啊师傅?你那借我玩玩呗……”


        

泰无德不跟他废话,咳咳了两声。便迅速的闪到李阳的身旁,他右手一把抓住李阳的二弟。随后揉了揉。


        

“啊!!!”


        

“啊!!!”


        

“啊!!!”


        

李阳发出惊天般的巨吼,带着一丝羞耻与九分的情绪愤发而出。


        

泰无德嘿嘿一笑:


        

“嗯,是时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