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中倒影连篇,水纹一层叠一层。


        

泰无德从水里缓缓的飞了上来,落地之处,悄无声息。身上的衣服自动烘干,仿佛他并没有下水。


        

“哟,徒弟。你这只雏鹰不错嘛,都快赶上为师了。”


        

李阳一听,这才发现自己竟然没穿衣服!!


        

怎么办?怎么办?


        

李阳连忙将一旁的树叶摘下来遮羞。


        

“哟,还知道害羞?哈哈!!”


        

李阳没办法,只好向泰无德开口了:


        

“师傅,你有多余的衣服没?”


        

泰无德不跟他废话,当即就给了他一件粗布麻衣。


        

李阳接过衣服,立马穿上。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这衣服两袖大套,一身宽松。确实是有些大了。


        

待到李阳穿好衣服,泰无德走到了他的后面。


        

“徒儿,为师累了。想借你的肩膀一用。”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到了李阳。


        

“啊?”


        

什么?借我的肩膀用?那不就是想卸下我的肩膀吗?


        

“师傅,你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啊?哈……”


        

李阳打着哈哈,内心忐忑无比。


        

我去,这老头不会真的想……


        

泰无德看了眼李阳,却发现他竟然在发呆。他随手就给了一记爆头敲!


        

“喂,发什么呆呢?”


        

“碰!”


        

“哎呦……”


        

李阳吃痛一声,然后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的肩膀上莫名出现了两条绳索。他转过头来,定睛一看:


        

“卧槽!”


        

“臭老头!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泰无德没理会他,只是随口说了一句:


        

“拉车!”


        

原来就在刚才,泰无德便从空间戒指里悄悄地拿出了一辆牛车。


        

随后,又趁李阳不注意。悄悄地将绳索套在了他的身上。


        

“诶,是为师的错。为师不该如此待你。可实在是为师走不动路,想你也不肯我。这才想请你拉车,可是,没想到。徒弟你如此绝情,竟这般不念师徒情谊,这就想要弃为师而不顾吗?”


        

泰无德眼里掺杂着些许泪水,身体瘫坐在牛车上。一副可怜样子收获了一大波同情。


        

“难道说,你不行?”


        

哼,小子跟我斗。你还是回家吃上八百年的香蕉吧。


        

ps:眼睛上的是口水,可怜是装的。还有最重要的一点,这里除了他俩以外,其他什么人都没有。


        

李阳自然也是看出了这一点,他手扶着额头。展现出了一脸的无奈,同时也不忘给泰无德竖起大拇指。


        

“师傅,你……”


        

“噗……”


        

“呸,男人不能说不行!!”


        

“好,我拉车!!”


        

泰无德本来还以为李阳不会答应,可是没想到他竟然这么轻松就答应了。


        

“去东市的银月商会!”


        

“好嘞,师傅。徒儿这就带你去……嘿嘿。”


        

于是,这两货就成了整条小路上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李阳拉车,颠倒四波。


        

泰无德是坐的心惊肉跳的。


        

李阳这时候无耻的问了句:


        

“师傅,您舒服吗?”


        

泰无德这时也不甘示弱。


        

“诶,你别说。刚才为师这脖子还有些隐隐作痛,可现在坐上你这牛车。瞬间就不痛了,甚至还有些舒坦。嗯……舒服,来,徒儿继续。”


        

李阳气炸了,心里暗道:“哼,你就装吧。我倒要看看,你还能装多久。”


        

“哎,那感情好啊。师傅,您给坐稳喽。老司机要发车咯。”


        

林间的小路是很颠簸的,一路上石头杂草横七八乱。


        

就这样,师徒两人很快便在这场争斗中来到了银月商会。


        

这里是棉城的主街,所以不需要牛车。毕竟泰无德还是挺要面子的。一到地方立马就收了牛车。


        

然后,他又从空间戒指里拿出了一个破碗。


        

对,就是一个破碗。


        

李阳奇怪了,难道这老头又想去乞讨?


        

我的天呐,还以为是个什么牛逼轰轰的隐世宗门呢。没想到竟然是丐帮!!


        

“师傅,能否问一下。我们宗门本来是不是叫丐帮?”


        

泰无德一听,稍微考虑了一下。


        

“诶,徒儿。你这名字挺好听的哈。倒不如以后就将我们肉包宗改成丐帮吧!”


        

说着,还顺手递给李阳一个破碗。


        

李阳接过手里的碗,盯着它看了很久。


        

“我去,我这嘴欠的……”


        

我就不该提什么丐帮。


        

泰无德转身,径直走到商会门口。随后,找了一处比较宽敞的地方一屁股坐下。


        

他双眼捎过来,对着李阳又打着哈哈。


        

“小子,过来。”


        

“过来呀你,怕什么啊。真是……”


        

李阳站在原地做了一个总结,从这师傅一路的行径来看。一点都不靠谱。非但如此,他还有一身无耻至极的本领!!现在是要我过去晚饭呢,小爷我还真就不伺候了!!


        

切!“臭老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在要饭。我李阳就算是死我也不会去做要饭的乞丐!!”


        

说话的同时,还把手里的破碗摔碎了。


        

泰无德这时露出了一个猥琐的表情,然后又摆出了一副看戏之像。


        

李阳蒙了,


        

“嗯?这臭老头怎么感觉怪怪的的?”


        

突然,不远处的巷子里冒出了几个金刚壮汉。


        

“杀!!”


        

李阳惊呆了,这是个什么操作?


        

看着远处七八个杀手壮汉手持凶器朝他扑面而来。


        

李阳直呼:“这么看的起我啊……我也是醉了。”


        

呵呵,正好试试我刚炼的步法……


        

李阳嗖嗖嗖的躲闪,竟是发现自己不敌。没办法。想了想,只能往泰无德的方向跑去。


        

“啊,师傅……救命啊……。”


        

李阳卖的一手好惨,直接朝着泰无德扑了上去。


        

“师傅啊!不能丢下徒儿不管啊。”


        

然而,泰无德一脸的平静。就这让李阳我有些怀疑了。


        

玛德,这几个人怕不是做老头儿请来的托吧。这都打到面前来了,他还能这么冷静。


        

不过,泰无德当然也是比较要面子的。


        

只见他缓缓地站了起来,对着四位壮汉说道:


        

“嘿,几位爷。不知我这小徒是有哪里得罪你们吗?你们为何要这般拳脚相向?”


        

而迎面走来的四位壮汉,听到这句话。顿时就乐了。


        

“老家伙!你这小徒弟他有点狂啊!”


        

“我们这几位兄弟,我本来定好摔碗为号,进楼抢劫。你这小徒弟,事先发号让我等暴露。你说他是不是讨打?”


        

“去去去,老家伙一边去。”


        

泰无德没有动,这都快把李阳感动死了。


        

我的天!我不就是摔了一个破碗吗?我……至于吗?


        

然而下一秒,泰无德的操作顿时就惊呆了李阳。


        

“嘿,几位爷。打伤,十文。打残50文。打死我不收钱。那个,你们继续。……继续。”


        

泰无德这就让开了。


        

不对,没错,他让开了。


        

这时候李阳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这眼前的四位壮汉,每一位都不是吃素的。这要是一人一拳砸在自己的身上。那可不动穿几个窟窿啊!!


        

李阳吓得连忙向后退。


        

他一步接着一步,推到了墙底。这里是个死胡同,李阳在这里插翅难逃。


        

泰无德则是满脸笑意般的盯着他看,就像是在看戏一般。


        

……


        

我艹,好你个吃瓜泰无德。这么不顾及师徒情义?


        

……


        

然而就在李阳出神之际,那铁一般的拳头已经落下来了。


        

“啊……!!”


        

……


        

“啊……!!”


        

“疼疼疼疼疼,各位,有话好好说……喂,别打脸啊!”


        

“靠,泰无德!小爷我跟你没完!!”


        

…………


        

ps:主角已死全剧终。


        

ps:当然不可能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