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中的水下是感觉不到白天黑夜的,因为在这里只要开灯就是白天,关灯就是夜晚。


        

苏棠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是接近九点的时候了。在陆地上正好是上午,大多数人开始上班工作的时间。


        

她和赵岚此刻都在死去那个男人居住的房间里面。不过,因为全都使用了道具隐身符,他人以肉眼是看不到他们的存在的。


        

按照原来的安排,这会儿应该是深蓝公主号的工作人员在准备宴会的时候,就算还没有道真正宴会开始的时间,其他的客人们也应该去吃早餐的。但或许是因为死过人的原因,这间房又是在靠近角落的位置,外面并没有什么人经过,故而也没有什么动静。倒是远处不断的有人来来往往着。


        

案发现场的椅子不少都是掀翻了,就算有还端端正正摆放着的也被溅上了血迹,为了不被发现端倪,苏棠和赵岚二人便只找了个能正好观察到整个房间却又不太容易被进来的人触碰到的角落站着。这会儿当然没人来这里,站的久了苏棠不由得感觉到身体有些不适。


        

她正想换个姿势缓解一下双脚的负担时,外面有人走了进来。


        

苏棠整个人僵住,连带着旁边的赵岚也一并顿住了所有的动作。


        

“有人来了.......”


        

赵岚的声音低到近乎于无,他的目光也在同时看向了门口,呼吸也跟着紧了几分。


        

无端端的,苏棠就觉得这个时候来这里的人定然是和男人的死有着莫大联系的,更甚者或许还和深蓝公主号上的人不断死亡或者失踪有关系。


        

来的会是谁? 记住网址https://www.bequge。cc


        

这个疑问浮现在两人的脑海之中。


        

随着一身轻不可闻的吱呀声想起来后,门被人从外面推开来。


        

进来的是一男一女,而他们正好就是那时候和男人争吵的那对情侣。


        

他们进来后刻意避开了被放在沙发上的尸体,转而私下里查看着,看样子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东西。


        

女的有些紧张的开口问道:“老郑,你说东西会不会已经被人拿走了?”


        

“应该不会,知道那个秘密的人不多,我们先在这里找找好了。能找到当然最好,如果不能的话........再想想其他的办法。”被称为老郑的男子名为郑全,是个商场的保安。但并不是因为找不到别的什么好工作,而是因为商场都是他家的完全不需要他再找什么工作去赚钱,干脆就自己做起了自家的守门人。


        

女的名字是姜琳,是个美妆专柜的导购员。因为是在郑全家的那个商场工作,一来二去两人就认识了。她原是与死去的那个男人交往的,但是后来移情别恋和现在的男友郑全在一起。不过虽说是移情别恋,但是到底也没有脚踏两只船,在发现自己喜欢上郑全后姜琳便已经和那个男人分手,就是因为分手后就和郑全交往,让男人觉得是她背叛了他。


        

感情的事情其实没有那么好说的,姜琳自认不喜欢了分手后,那么自己就是自由的,不管是不是马上就找了新的男友交往,那也够不上背叛。但是男人屡次三番的前来打扰她也让她苦不堪言。


        

郑全原本打算找人教训一下男人,但是这个决定还没有来得及找到实施的机会,三人便都收到了深蓝公主号的请柬。比起对其一无所知的姜琳和那个男人,还算有些家世的郑全倒是对深蓝公主号的传闻有些了解。他知道收到请柬的人不管在哪里,只要等到请柬上的时间到了都会出现在深蓝公主号上,所以也没有打算将其不当一回事。而按照家里曾经到过这艘潜艇的先祖的记载,到了这里并不是真的只有死路一条,除了收到了特殊请柬的人在调查出了事情的真相后可以或者归去之外,只要能找到会有白花纹的请柬也可以安然无恙的回到陆地上。


        

正巧,郑全二人在潜艇之中清醒过来的时间比男人的更早,看到了他的请柬右下角就有一株十分抽象的白色花朵的纹路。他们的请柬是和大家的都一样,并非特殊的请柬。况且二人也很有自知之明,就想拿到了特殊的请柬,以自己的智商恐怕也查不出来什么。这么一看,还是找到有白花纹存在的请柬的可能更大一些。


        

他们有两个人,只要在拿到男人手中的请柬之后再找到一张这样的请柬就可以高枕无忧的等到潜艇返航了。但是当时男人醒来的时间太快,以至于他们还来不及做些什么,而后又因为三人之间吵了一架,男人直接被安排到其他地方去了,两人也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拿到那张请柬。


        

“不过孙志怎么会突然死了呢?”姜琳一边在翻找着这房间里面东西,一边带着疑惑的问着。


        

郑全摇了摇头:“你也知道他这个性子最容易得罪人,估计是得罪什么人了吧。”他也知道只有在深蓝公主号返航的时候才会出事,但是却并没有像那个老者一样觉得男人的死是因为这艘潜艇的诅咒,而是觉得说不定是对方得罪了人被人杀死的。


        

姜琳却是另有猜测:“老郑,你说会不会是别人也知道白花纹请柬的事情,所以.......”


        

郑全的动作顿了下来。他一开始没有想到这点上,但是现在姜琳一说却又觉得这个理由说不定是很有可能的。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


        

“谁?”


        

郑全忽然转身,向着卧室的方向喊了一声。为了不引起外面其他人的注意,他的声音并不大。


        

这一声喊出口后,身后的房门忽然嘭的一声关上了,整个房间也在其后陷入了一片漆黑之中。


        

姜琳有些害怕:“老郑,发生什么事情了?”


        

不仅是他俩有些意外,连带着苏棠和赵岚两人也是被这一下惊得不轻。


        

黑暗会放大人的感官,同样也会放大人心中的恐惧。


        

四个人在两两互不相知的情况下皆在警惕着黑暗之中可能会发生的事情,苏棠听见了脚步声从卧室的方向传来,不是很清脆的声音,而是带着一种仿佛是踩在积雪上的轻微的吱嘎的声音。


        

苏棠下意识的握紧了双手,而在她的手中,定身符纸和爆破符纸同时捏在指尖,只等着意外发生的时候甩出去。


        

姜琳的惨叫声忽然响了起来,尖锐刺耳的同时也叫听到的人不由自主的心中发颤。


        

“琳琳——”郑全有些着急的喊着,同时有些慌乱的拿出了手机打开了手电筒,但是还没等他用这略显有些微弱的光去照射现在房间里的情况时,就有一道风声袭来,下一刻,他只感觉到自己拿着手机的手仿佛被什么东西重重的击打了一下,手机也跟着掉进了角落里,光芒全部被遮挡住。


        

紧接着另一道光亮了起来,那是赵岚在情急之下按亮了自己的手机屏幕。而这微弱的光芒完全不足以照亮这个房间,只能隐隐绰绰的看到有一道黑色的影子以极快的速度从郑全的身边掠过,随后消失无踪。


        

而随着这道影子的一闪即逝,在黑暗中的所有动静也跟着都消失了。


        

苏棠只觉得自己心跳在那一刹那似乎停止了几分,紧随而来的是剧烈的跳动,甚至声音大到了充耳可闻的地步。


        

有温热的液体溅到了自己的脸上,熟悉的血腥味也环绕在四面八方。


        

哪怕这会儿看不到,但是无论是苏棠还是赵岚,他们都知道,姜琳和郑全他们二人中,有人已经死去了。搞不好.......两个人都可能已经死了。


        

赵岚终于想起来要打开手机的手电筒功能,但是等他打开之后,房间里面刚刚突兀熄灭的电灯又在这个时候突兀的亮了起来。


        

哪怕是早有猜测,但是真的见到此刻房间里这一幕的时候,苏棠还是免不了有些难以接受。


        

姜琳死了,和那个男人的死状是一模一样的。就现场的情况来看,她在临死前是经历过剧烈挣扎的,然而苏棠和赵岚二人就在现场,除了一开始的那一声尖叫之外,什么多余的动静也没有听到过。


        

被那双瞪得大大的眼睛看着,苏棠只觉得有一股寒气从脚底升起,迅速的席卷到全身。


        

赵岚到底是男性胆子更大一些,他很快反应过来,走到了并没有什么伤痕更像是晕过去了的郑全身边蹲下细细检查了一下,而后向苏棠说道:“他还活着。”


        

“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按照常理,他们应该即刻通知深蓝公主号的负责人,也就是先前几次出现的那个老者。但是苏棠私心觉得,对方并不可信。


        

正巧,赵岚也是这么想的。他挑了一下眉头道:“先把他带回我们的房间里。”


        

“那......”苏棠的视线落在了死去的姜琳的身上,显得有些迟疑和犹豫。


        

“暂时先不要管她。我们得尽快离开这里。”赵岚这么说着的时候,已经弯下腰去将郑全抗在了肩头。他们两人的体型是差不多的,但或许前者有经常锻炼过,扛起后者显得尤为轻松。


        

苏棠也不再说什么,他们像是做贼一样迅速的离开了这层楼,回到了深蓝公主号安排给他们的那个房间。


        

郑全被这么一路折腾也没有醒过来,看样子短时间内是醒不来了。赵岚将人安置在自己的那间卧室里面,然后才重新回到客厅里坐下。在他正要开口和苏棠说些什么的时候,外面忽然有人敲响了他们的房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