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


        

门外来的是阿炎,他在苏棠过来开了门后有些警惕的四下里看了看,然后才压低了声音问道:“我可以进来吗?”


        

苏棠在前来开门的时候心中猜测过门外会是谁,但是到底是没有想过竟然会是码头上遇见过的小男孩。


        

她缓和了凝重的神情,笑着回道:“可以呀。进来吧,阿炎。”故意在最后叫了男孩的名字,就是为了提醒屋内的赵岚。


        

一大一小一前一后绕过门前的那堵墙壁走到客厅的时候,赵岚正拿着桌子上随意放置的一份杂志在看。


        

阿炎像是在这时候忽然放松了一样,长呼了一口气向赵岚打招呼:“赵岚哥哥,我们又见面了。”


        

“是啊,又见面了。”赵岚放下了手中的杂志,转而单刀直入的问道:“阿炎你来这里,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说?”


        

从先前阿炎私下里与苏棠所说的那些情报看来,阿炎比这个年纪的大多数小孩子聪明的多。而且,他应该算得上是目前深蓝公主号上唯一可以信任几分的人。对方除了那时候和苏棠讲过这艘潜艇的情况之外,其余的时间完全没有和他们联系过。这会儿突然前来,赵岚并不认为他就只是来找他们玩的。


        

而事实上阿炎也是真的带了他们不知道的消息过来:“今天早上六点多的时候,我看到了船长去到了潜艇最下面的那一层。然后出来的时候,他的脸色有些不好看.......”


        

深蓝公主号的船长就是那个老者,他虽然没有穿着和大家一样的蓝白色制服,但是久平常的行为举动以及一众工作人员的态度看来,也不难猜出对方也是这艘潜艇的工作人员,并且地位不低。


        

这艘潜艇的最下方,据说是不允许任何人进入的。一开始苏棠他们知道的时候还有些奇怪,因为按照常理看来,最下层有极大的可能是装备着各种潜艇装置的地方,不允许客人随便进入这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而奇怪就奇怪在赵岚第一次提出分开去调查情况的时候,船长有说起这件事情,那时候他很明确的表明了就算是他自己也不能随随便便的进入那里。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此刻阿炎还在继续说道:“那个地方是从来不允许任何人靠近并且进入的,我在这艘船上来过很多次,但是这是第一次见到船长进去那里。”


        

苏棠听得出来,他虽然是说这是第一次见到船长进入潜艇的最下方,但实际上阿炎更想说的是这是他第一次见到有人进入那里才对。


        

她犹豫了一下,转而说道:“或许你没有在这艘潜艇的时候,船长已经进去过了呢。”


        

阿炎知道她听懂了自己的言外之意,于是摇了摇头,接着说道:“我的父母是负责这艘潜艇的清洁工作,他们在很早之前就在这里工作了。我曾经听他们说起过,在十多年前的时候,潜艇最下层的地方就已经被尘封已久,后来不知道为什么,船长授意他们在做清洁的时候可以去到最下层在公共区域做清理工作,但是不能进入那一层的任何房间。他们那时候还在奇怪,那一层看上去尘埃遍布积灰甚久,按理说这样一艘光鲜亮丽的客用潜艇不应该会存在这样的地方才对........但是船长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了他们和身边其他人交谈的信息,特意叫了他们交代做好自己的分内事就好。”


        

“因为在这里工作的工资很高,哪怕是后来知道了这是一艘永不停止的死亡潜艇,我的父母也没有打算离开。虽然.......实际上他们也不能离开。”


        

听到阿炎这句话,赵岚便问道:“为什么不能离开?”


        

阿炎很平静的说道:“因为离开这艘潜艇的工作人员,最后都以各种各样‘正常的’意外死去了。”


        

苏棠微微一惊,不过随后又觉得这仿佛是在意料之中。“难道这艘潜艇的秘密就在最下层?”她这么说着,还思考起了这个原因的可能性。


        

在她说话的时候,赵岚只低着头没有说话,看样子是在思考什么。


        

而阿炎紧接着说道:“那一层里,好像是还有其他人存在的。不过我怕被船长发现,所以并没有敢跟的太近,只是在他开门的时候依稀听到了有人在询问什么的声音.......”


        

他这么一说,苏棠与赵岚二人不免互相对视一眼。后者意味不明的笑了一下,说道:“看来要确定我的猜想,还得去最下面的那一层看看。”


        

他们有隐身符咒在身,真的要去那里倒也不算是什么特别麻烦的事情。


        

“还有一件事情。”就在二人已经决定好稍后边去最下一层查探情况的时候,阿炎有些犹豫着开口:“那个男人,是被人杀死的。”


        

苏棠微微愣了一下,但是很快便反应过来阿炎说的是谁。而且对方在早上的时候被发现死在了自己的房门口,就现场的情况看来,谁都知道他是被杀死的。所以阿炎刻意说出了这样的一句话并不是为了别的什么,而是在告诉他们男人的死是谋杀,并不是因为深蓝公主号的那如同诅咒一般的原因而死。


        

如果他是死于谋杀,那么先前他们在那个房间里面经历的一切又该怎么解释?


        

赵岚正要开口询问,耳边就听到了自己的卧室里面传来了动静。


        

他们带回来的那个人醒了。


        

赵岚便也由此按下了话头,转而向室内走去。


        

原以为自己会在那场黑暗之中遭遇不测,郑全却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在另外的一个地方醒过来。但是他很快就反应过来想要找到自己女朋友。


        

刚刚好走到门口的赵岚与他撞了个正着,虽然还没有开口询问,但还是从对方焦急的神色中猜出了他的目的,于是赵岚拍了拍他的肩头:“先生,请节哀。”


        

“琳琳她......”郑全几乎是瞬间便明白过来,他的眼中带着不可置信:“这怎么可能.....”


        

话虽然如此,但是他在回忆起那时候的情况时,却很清楚赵岚说的是真的。


        

“先生,方便说说你们为什么会去那里吗?”


        

赵岚这么说着,转身对郑全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他们一前一后到达客厅的时候,阿炎和苏棠都已经离开了。赵岚微微挑了挑眉,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让郑全坐下后,问起了他与失去的姜琳为什么会到达那间房里的经过。


        

离开的苏棠并没有去别的地方,而是又到了那个有人死去的房间。


        

先前船长说过尸体这些不用管只要放在这里就好,但是他们在其后用隐身符纸潜入其中后却发现房间里的一切都没有什么变动。直到郑全二人的到来,才由此发现那房间里面竟然还隐藏着其他的人。但就算如此,那个房间也还是男人死去后的模样,就连各处的血迹都没有什么变化。


        

而这一次再到这里的时候,苏棠却发现这个房间已经恢复了正常。不仅仅是各处被扰乱的家具等物品全部整整齐齐的摆放回去了还崭洁如新,甚至那些血迹和两具尸体都已经不见了。


        

苏棠看着这一幕有些意外,如果不是先前经历过那个场面的话,现在这里看上去更像是从来没有人入住过那样,而不是一个杀人现场。


        

深蓝公主号上死去的人,会在一定时间之后被抹消全部的痕迹吗?


        

那她现在所经历的这一切,究竟只是一个还没有醒来的梦境,还是这就是真实的?


        

这个疑惑是苏棠心中早就已经有过的念头,只是那时候并没有现在来得深刻罢了。


        

“以前有人死去之后,也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阿炎就在她的旁边,并没有回到自己的父母身边。或许是因为这个男人的死打破了以往的惯例,现在并非是作为工作人员家属登上潜艇,反而是拿着请柬的客人的身份来这里,到底还是让小男孩有几分慌乱无措的。也是如此,他才表现的与苏棠他们多有亲近之意。


        

苏棠拧起了眉头,道:“可是,刚刚你不是还说第一个死去的人死死于谋杀吗?”


        

既然不是因为那个“诅咒”而死,为什么也会被抹去所有存在的线索和痕迹?


        

阿炎其实也有些不理解,他挠了挠头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


        

苏棠对他的话倒也不意外,虽然对方已经连续两次带给他们十分重要的消息了,但那也不意味着他就真的什么都知道。不然,他就完全不需要在拿到请柬之后,担心自己会死了。


        

这么想着的时候,苏棠估计房间里赵岚他们的谈话应该也结束了,于是就和准备回去父母那里的阿炎道别,转而继续向着自己的房间走去。


        

男人住的地方是和他们一层楼的,而且也相差的不远,所以要回去也很快。


        

苏棠到的时候郑全还没有离开,或者说知道自己曾经距离死亡那么近,他根本不敢离开。在这艘潜艇上他原本就只认识两个人,但是现在那两个人全都已经死去了,在苏棠回来之后知道他们连尸体都不见了的时候,就更是完全处于惊恐之中。


        

“郑先生接下里就留在我们这里,避免在人前出现。”赵岚在短暂的思考之后,说出了这样的话。


        

苏棠知道,他这是打算让郑全成为“失踪”的人。


        

深蓝公主号的诅咒之中,在潜艇返航的时候会不断的有人死亡或者失踪,现在虽然出现了意外,但是却不知道幕后凶手是怎么做到让案发现场完全恢复没有留下半点痕迹。很明显,对方是想要以此让大家都以为这是诅咒提前了。既然如此,他们也可以用同样的方法来保护郑全。


        

“当时虽然凶手被我们弄出的动静吓走了,但是对方有很大的可能会再次对郑先生下手。在一切没有查明之前,就当做是因为‘诅咒’使人消失的,说不定还能借此得到什么意外的收获。”


        

赵岚摸了摸下巴这么说着,郑全却依然有些惶惶不安:“可是.......这样真的可以吗?”


        

赵岚伸手按在他的肩头笑眯眯的说道:“放心放心。我们的房间不会有人来这里,你只要自己不要出门去晃悠就没有什么问题。那么接下来.......酥糖,不如趁现在我们赶紧出发吧。”


        

知道他说的是什么,苏棠也没有异议的点了点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