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所谓爱情只是上帝为世人编排的一出荒诞而华丽的舞剧,而我们却不能不忍痛演下去,正如人生!­


        

文By陌文文­


        

春风梳理着小小14的忧愁,春花吐露小小14岁的期盼,连羊儿都懂得小小14岁的心思。


        

小小一叫唤,羊儿都围到她身边,小小搂过那只最懂事的老羊,摸摸它弯弯的角,抚抚它长长的胡须,贴着它的耳朵说:“我想在你身上剪毛,学学理发,好不好?”


        

老羊叫了一声,就老老实实趴了下去。


        

小小对它的羊说:“你们吃草去吧,我要学理发呢。”


        

其它的羊羡慕的看着老羊,不愿意去。


        

小小说:“吃草去,有什么好看的?”


        

小小怕这些羊笑话她呢。其它的羊互相看看,就分散开了,它们不想惹小小不高兴。小小拿出梳子和剪刀。


        

小小梳着老羊的毛,小小说:“老羊,你别怕,不疼的,剪了毛也不冷,你看,春天,多暖和啊!”


        

老羊朝小小看看,侧着脸,眯起了眼睛……­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咔嚓,咔嚓,咔嚓,剪刀的声音像春风踩过河面的薄冰,一撮撮羊毛翻落在地。


        

“难看死了,难看死了,”小小笑起来。


        

老羊睁开眼,勾着头望着地下的羊毛,又站起来,抬起下巴,老羊不嫌难看,老羊还鼓励小小再练习练习,帮它剪去胡须呢。


        

小小说:“真的难看死了,老羊,等我学会理发了就好了。”


        

小小站起来,向田野的尽头望去,远处的树上已经缀满了绿叶,缥缈如凝固的烟……­


        

小小在等着夏天的到来。


        

夏天到来时,记者就会来了。


        

记者回来,就会领它去城里学理发。


        

记者对她说过,对她妈妈也说过。


        

去年夏天就说过了。


        

去年夏天,记者回老家。


        

记者常去她家里。


        

那天,当小小推开妈妈的房门,看到记者和妈妈光着身子缠在一起时,小小转身跑了。


        

小小不想回去了,妈妈和记者像苇塘边的两条缠绕的花蛇让她害怕。


        

后来,妈妈给她跪下了,妈妈说,别告诉你爸爸,你爸爸打工回来,要打死我的


        

。妈妈又说,记者给钱让你弟弟读书,记者还要送你到城里学理发……妈妈的声音颤抖着,哽咽着说不下去了,小小看到妈妈像她家的破房子一样东倒西歪,四分五裂,吱吱作响……


        

记者也对小小说,春节,我回来,领你去城里学理发,学会了,你在城里开理发店,能挣很多钱。


        

小小盼着能去城里学理发。


        

小小不想老是放羊。


        

以前听到学校的铃声她难过,现在她长大了,看着人家去城里打工她羡慕。­


        

春节,记者又回老家了,记者没有来小小家里。记者见到小小也不提领她去城里的事了。


        

小小找到他,等他打完了半天麻将,怯生生跟着他走好远,才说:“叔,我想学理发。”


        

记者这才说:“春节后,我很忙,住房也不好找,夏天,我带你去。”


        

记者走的时候,小小非要帮他拎包,小小说:“夏天,你带我去。”


        

记者说:夏天———吧。”


        

记者长长的声调,让小小觉得夏天的距离比到城里的路要长无数倍。­


        

在夏天没有来到时,小小的春天被羊群拖着在山坡、沟垅间流浪。小小想先剪羊毛吧,练一练,手就利索了。


        

所有的羊都让她剪光了毛,夏天还没有来到,


        

所有的羊都长了新毛,夏天还没来到。­


        

夏天真的来到的时候,小小已经17岁了,那是三年后的夏天。


        

小小到了城里,就觉得三年的等待其实也就是半天的路程。小小想,她一定能学会理发。三年,它给多少只羊剪过毛啊。可是记者不让她学理发。


        

记者说:“你给我做小保姆吧。”


        

记者捏着小小的手,又去碰小小的胸。


        

记者很文雅地说:“小小,我喜欢你。”


        

小小躲着记者,小小看记者又像条蛇了。


        

小小说:“你跟了我妈妈了……”


        

记者推推眼镜,很斯文地说:“看见你,我就想起你妈妈,你是她的化身,你像她17岁的样子。”


        

小小说:“你给我找一个地方住吧,我要学理发。”


        

记者说:“也行,祝你早日成功,咱们先喝点酒,为你成功干杯!”


        

小小就不再生气了,记者营造的氛围像电视上一样……­


        

小小醒来时,发现她17岁的夏天成了被揉碎的花瓣,她的心被城市的塔吊抓在了半空……


        

小小从包里拿出剪羊毛的刀子,记者拎着裤带往后退了几步:“小小,我真的喜欢你,我会介绍你学理发的。


        

小小跟着一个让他绝望的人去寻找希望。­


        

学理发,好啊,红头发蓝眼圈的女老板对记者说,眼睛却盯着着小小的胸脯,这个女孩子,会有人感“性”趣的,“挺”有魅力嘛。


        

店里的女人都笑起来,小小觉得理发店在晃动。


        

小小拿出了她剪羊毛的剪子,她想对老板说我会认真学习的,我在家还用羊毛练习呢。


        

店里的女人又笑起来,人来了就行了,还带剪子,把男人的家伙剪了,让你喝西北风……­<<<<<<


        

小小在一个秋天的早晨回到了村里。在村口她看见了有人赶着一群羊。小小就拿出剪刀,按住一头羊。牧羊人把她拖开了。


        

“我要理发!”小小挥着剪刀大叫。


        

没有人敢靠近她。


        

那把挥舞的剪刀将村庄刺得皮开肉绽,使整个村庄惊慌起来,疼痛起来。­


        

<<<<<< INK END


        

2009-11-25 13: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