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散场,爱情流落,谁凫在海底浅唱地老天荒?­


        

--文By陌文文­


        

<我的夕阳,你的容颜,谁的三分之一年>­


        

屋后白塔,天空被夕阳烘成桃花色的薄云,那风暖暖的像是掺杂了昨晚未及发酵的心中小小的梦。­


        

平躺在草地上,恣意舒展四肢,怀抱着家里臃懒的小花猫,半梦间仿佛听见青春抽穗拔节的清脆声,透过碧绿青翠的草尖,眼里是满满油然的绿意,便感到可心的惬意。突然想起我的那些童年放任五彩斑澜的漂流瓶,不知是否抵达它的远方,早已忘记那些属于每个瓶子的美丽故事,只是那些朦胧的憧憬在斜晖中愈演愈烈。­


        

别的班级早已撤销高考倒计时,而我们班墙角上那鲜红的数字仍在顽强的触目惊心,看着日历上的日期一页页被扯落马下,只到剩下的日子真的屈指可数,无限接近那个惨烈的真相,脑子里除了一片空白外开始有丝庆幸。­


        

斌哥仍在狂看他永远也看不完的小说,小猴子仍在猛做他永远也做不完的高考真题演练,值得庆幸的是,犬儿终于不再补他永远也睡不醒的回笼觉,转而开始整节课整节课的发呆,鸭哥除了整天唱他的两个和尚外开始顺便临时抱佛脚,潘铂伟除了感慨有关男人的若干问题外开始考虑复读的问题,袁大帅除了整天疯疯颠颠外也开始谋划她的未来…­


        

我的夕阳,你的容颜,我们的三分之一年,一切的一切井然有序却又毫无章法。­


        

在高考之前,埋下一座城,关了所有灯,准备奔赴一场或生或死的未知。­


        

<泅渡一个世界,共一场生死>­


        

天夜了,有一大匹萤火虫尾上闪着蓝光,很多的迅速的飞过。­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一个人坐在院子里反复听《空城》,杨昆的新歌,却是唱的很老很旧的悲情。他的声线并不好听,只是那略带沙哑与低沉的声音却最能触动人心。­


        

突然很害怕一个人的夜晚,我以为我早已习惯了一个人的寂寞,却在这个清冷的凉夜偶然想起那些离散在青春流年里的伙伴,一些失去人生交集的一去沉鱼无消息,曾经的故事终究只属于回忆,另一些只是行色匆匆,见了面连招呼笑脸也懒于应付,曾鼓足勇气截住他们,却终于无奈的发现我现在有的也只是无言以对。最终也只能眼看着那些伙伴一点点疏远,一点点离散,夹杂着命运强势无可逆转的味道。­


        

躲在万劫不复的街头,微笑参透覆水难收。也许这就是宿命,两条直线永远不会第二个交点,能陪自己走完一生一世的永远只有自己。­


        

橱窗里盛放的琳琅满目,是阜盛而过的年华栩栩生辉。泅渡一个世界,共一场生死,最终还是逃不掉这注定的结局。­


        

<等一个人,还是在等一个故事落幕>­


        

月光如银子,无处不可照及,山上的竹篁在月光下变成一片青黄色,身边草从中虫声繁密如落雨。­


        

突然感觉似乎心中压上了些分量沉重的东西,想要挪得远一些,才吁着这种气,可是却无从把那种东西挪开。­


        

那种东西有一个很美的名字叫寂寞。­


        

突然从胸口涌出一大片长势蓬勃的伤,看岁月打马而过,时光机中那些唱不老的故事,吟不完的青春都已化作过眼烟云。誓言落幕,情歌老去,那些青春年少的流年匆匆滑过指尖,一切的一切终结于两个可以概括所有的字:曾经。­


        

如花美眷,也敌不过似水流年。年华流逝中守住的是仓皇而斑驳的灾难,是整个生命也敌不过的假象。这一刻青春激扬吹起了薄幕天光背后的叹息,一切诚如末颜所说,太过幸福完美的结局,往往都会被写七个字:本故事纯属虚构。­


        

看年华老去,细数那些如歌往事,突然发现除了回忆,我一无所有。华彩流韶中,我们是在等一个人,还是在等一个故事落幕?­


        

划一根火柴烧成一座海市蜃楼,目送沿海的日落,紧抱一个醉生梦死的枕头,游不出回忆,该怎么走?­


        

<残翼流年,你是个大骗子,你骗了所有的人>­


        

香烟、威士忌、眼泪。­


        

竖琴、长剑、吟游诗人。­


        

高考、羌笛、悲歌。­


        

夜、繁星、奢华。寂寞、流浪、自由。­


        

一个只属于我一个人的旅行。­


        

一零年的六月上帝再次为我的人生重新洗牌,而我存在的唯一价值只是等待这场高考生死判决昭然若揭。­


        

-残翼流年,你为何总是这么寂寞?很多人这样问我。­


        

-他之所以寂寞,因为他本就是一个寂寞的人。­


        

-那么现实生活中的你又是什么样子呢?­


        

-他是个大骗子,他用微笑将悲伤掩饰的天衣无缝。­


        

他可以无缘无故放肆大笑到肚子微疼,然后别人一脸莫明其妙的问他原因时,他一脸奸计得逞的表情半天才憋出几个字:我也不知道啊。­


        

他可以一个人将后面的气氛带到很High,然后突然话锋一转把这事儿整成一个很冷的笑话。­


        

他可以很没大没小的去调戏女英语老师,也可以一脸色色的表情去挑逗下班上的女同学,他也会偶尔心血来潮和班主任打打交道。­


        

他会时不时玩玩他擅长的暧昧,他会一时兴起冲过去问陌生女子的联系方式,尽管下一秒就会把刚要的号码忘得一干二净,他只是单纯的喜欢那种感觉,他会故意炫耀,他会同女人讲男人,同男人谈女人。­


        

他会总以一副懒散的模样示人,他对黑白色衣服很偏爱,他高兴不高兴总爱笑,他会将秘密隐藏的很深很深…­


        

仿佛做了一个很久远的梦,梦里那些美丽芬芳满地的青春如画,时光以一朵花的姿态在生命的地图上行走,高考以一捧华盛的叹息惊扰了安睡的亡魂。­


        

原来这繁华一世也只是一场石破天惊的空欢喜!­


        

<一个寂寞的真相,那些与寂寞有关>­


        

待繁华落尽,华年洞朽,生命的脉络才历历可见,谁的荒途寂寞辗转成歌?只有那些上演着繁华不肯谢幕的年华里开出一朵地老天长的花。­


        

Part1夏小美­


        

这是一个寂寞的世界,这是一个寂寞的真相,这是一个我以为永不会再提及的名字。­


        

寂寞。真相。夏小美。­


        

曾经,这是一个很有诗意也很有深意的词。曾经有一个叫夏小美的女子,和我相约今年再重修一年,我答应了,为她,也为我。曾经她信誓旦旦的发来短信说,她没有勇气去面对风言风语,但有决心等我一年。­


        

结果,她抛下我一个人面对冷言冷语,未及一月便另结新欢。她停了手机,换了QQ,她以为我会气势汹汹的质问原因,但我知道有些人一旦选择便不需要理由,她便是那种人。有些事一旦错过就再也无法回头,爱情就是这回事。­


        

荒年流转,如若遇见,不会再激愤:我在漫天风雪的回忆里为你劈荆斩棘,你却在谁的字典里演绎皈依!也不会傻问:我们的情歌,你把结局唱给了谁听?只会轻叹一声:纵使行同陌路,相遇也是恩泽一场。­


        

Part2风往南吹­


        

风往南吹是一个人,也是一种寂寞。一直固执的认为风往南吹同残翼流年一样,是一个属于寂寞的专有名词。­


        

寂寞是一种虔诚的缘分。与风往南吹的结识是常听小寂谈起她淡漠的寂寞,然后某次上网想起搜出一大串叫风往南吹的人,随手加了其中的一个,结果运气刚刚好。后来很喜欢看她的日志,喜欢她谜样的文字,喜欢她文字里那些触动人心的忧郁与寂寞。不知道是否真有杜子云这个人,抑或只是她借杜子云的名义写她自己的故事,看她的故事,读她令人心疼的默然,突然觉得我和她是同类人,同属于一个世界的寂寞。­


        

残翼流年的寂寞源于他本就是一个寂寞的人。他对每个人都是不好不坏的样子,没有很好的朋友,也没有很坏的敌人。他只是习惯一个人的简单。那么风往南吹的寂寞,是寂寞了南吹的风,还是寂寞那个叫风往南吹的人?只是觉得我们都是寂寞虔诚的信徒,有段时间她说她要开始明媚的生活,心里竟很难过,我终究还是要一个人以苦行僧的姿态参透寂寞苦禅,又替她有些欣喜,她终于可以做一个明媚的幸福女子。也许寂寞一旦深入人心便彻骨难忘,有一天她突然宣布要和我寂寞的走下去,不知道也不需要知道原因。­


        

风往南吹,人生这趟飞往寂寞的航班,我会一直陪你走下去。­


        

Part3营养快线­


        

喜欢上一种叫营养快线的饮料是因为一个叫营养快线的人。­


        

不知从何时到超市买汽水不再是原来一直终情且只会买的雪碧,不再习惯雪碧那种极度嚣华血液逆流过后全世界彻骨宁静的类似于寂寞。开始喜欢温润安睡的感觉,开始安懒的生活。­


        

那个叫营养快线的女子有个幸福的家,有份安稳的工作,却有颗不安稳的小孩子的心。她比我大五岁,她总爱叫我小孩,尽管一直很享受这个类似亲昵的称谓,却总还是会忍不住反驳:你这么大了心还像个小孩子,还好意思说我,羞!当一个人每天很早的发短信问候你,清楚你什么时候起床,什么时候吃饭,又是什么时候睡觉,知道你每天回家的路线,了解你每天的饮食习惯,甚至可以仅仅通过一句话触摸到你的内心,她可以每天提醒你穿什么衣服,她可以为你每日的课程列一张时间安排表,她可以每晚不厌其烦的听你发唠骚,她可以跟你谈风花雪月,也可以跟你谈天论地…当她似乎已经成了你的时间,而你们之间却只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这是一件很荒诞不经的事吧。而我和她正是介于这种荒诞之间。­


        

自始至终,我们一直没问过对方名字,要过对方电话。一切往来仅限于QQ,我们可以毫无顾及的坦诚一切,可以不用刻意讨好,因为我们是彼此的左右手,这份网上虚拟的赤诚从没有掺杂任何现实的势利嘴脸。­


        

我们之间介于亲情与爱情,又不仅仅只是异性朋友,最后或许可以用一句话形容:云落水起总迷离,蓝颜知已幸相惜。­


        

Part 4 李果靖­


        

在经过再三确认后,终于无奈的接受这个听起来很Man的名字的的确确是属于那家伙的,只是仍感困惑:是那家伙的父母起名字时敷衍了事,还是他们太渴望一个儿子了呢?­


        

好吧,我承认,我是冒着被咔嚓的危险来揭露这个真相:那个叫李果靖的家伙千真万确是个女孩子。尽管这个事实连我自己都感到难以置信。­


        

习惯叫那个家伙果果,委婉的说,果果是个很活泼很阳光的女生。换言之叫淡定或者没心没肺更帖切,即使失恋也只是大哭三天然后跟一没事儿人样四处蹦哒,但她有时会整几句特忧郁的话让人措手不及,她会整天摧你去踩空间,她会给你发很扯的短信,她会逢年过节的送上暖暖的祝福。很现在的说法:那家伙整一个暴力份子,标准的山东妞。整天砍死你、姐、去屎的。但有一个事实无可否认,她总给人带来快乐,十足的开心果。­


        

说起来,认识她是在我一个很尴尬的时候,那会挺流行情侣空间的,和几个同学打赌:与某班某女生开情侣空间。但我压根就不认识那女生,于是就想出一个很无敌的主意:冒充她班上某男生。结果开了不出一天就奸情败露,一上线那男的女的就狂问我是谁,郁闷中就答应帮小寂去祭祀群里活跃气氛,加上果果也是个积极份子,一来二去,这就算认识了。


        

再然后我就软磨硬泡的要她解除原情侣空间和我开上了,混到基本熟稔了就要了电话,那会还是和小寂住一块儿,电话就是谁想起来了或谁有事时就归谁使,然后突然有一天小寂侧过身把头伸过来一脸正经:跟你说个事。我那会正小睡呢就随便蒽了一下,然后他一句话直接把我笑醒了,他一脸认真:我发现那果果挺有趣的。­


        

然后就特想瞅瞅传说中的果果,没她照片,开视频她又不同意,就发现有个叫四毛的家伙跟她挺熟,又跟四毛勾搭半天,他终于同意把果果相片发过来,一看吐血三升,这就果果空间里那捂脸的照片,这家伙很是阴险啊。­


        

眸光流转,世界成空。亲爱的果果,那些沿途路过的风景,让我一一为你细心珍藏。­


        

『一张各奔前程的单程机票,把爱写成穷途末路』­


        

黄昏照样的温柔、美丽和平静,但一个人若体念或追究到这个当前一切时,也就照样的在这黄昏中会有点儿薄薄的凄凉。于是这日子就成为痛苦的东西了。­


        

九号帮你搬行李时心里一直很压抑,我们都没有说话,不想也不知道该说什么,那天阳光不是很强,但是你的容颜逆光中却仿若隔世。口试时一直很担心来不及赶去送你最后一程,所幸苍天终是不忍绝情至斯。­


        

看汽车载你迎面驶来,狠心与你擦肩而过,不忍更不敢回头,只是怕眼里的泪水忍不住汹涌而出,尽管知道你此刻定然泪流满,但还是强压下挽留你的冲动,我知道就算我开口,你却仍有不得不走的理由,此去再见,便是永不相见!­


        

点一支烟,燃尽相思寂寞却被呛得泪流满面,纠结的思念凝成铅色烟云,在心里卑微那朵花上倾覆涌成一场淅淅沥沥的雨。­


        

说好谈一场不流泪、不留恋的恋爱,却为何在离别关头忍不住泪流?我把所有的伤心都走一遍,最伤心的是你不在终点,我把所有的绝望都走一遍,最绝望的是你还在起点。


        

蔷薇开出的花朵是没有芬芳的,想念一个人,怀念一段伤,不流泪,不说话。­


        

幸福右边,荒无人烟。­


        

开一张各奔前程的空头支票,原来这趟开往地老天荒的青春流年里,爱情只是一场饮鸩止渴。


        

­


        

<<<<< INK END­


        

2010-7-1 0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