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只是我写给自己二十岁生日的,有关风月,无关其它。--写在前面­


        

文/慕小熙(­陌文文­)


        

……高考,轮回,奈何桥,生死爱琴海……­


        

原来生活真的可以现实的这么明目张胆。高考之后我对自己说。­


        

是我们一直把生活想象的太美好,还是我们一直长不大太孩子气,才会在高考这个刽子手冷酷无情的撕开生活的假面具时这么惊慌失措、歇斯底里。­


        

告别象牙塔的烂漫,我以为我有足够的勇气与力量去延梦的轨迹描眉你的情深意动,但是上帝那老头总容不得别人比他还嚣张,现实无情的将我打回原点。­


        

高考成绩下来那会,心里满是苦涩,我知道我的十九年青春算是付诸流水。原来高考这张通行证不只是给有实力的人,更重要的是运气。自从我理综选择题涂错的那刻起,它便不再属于我。­


        

二十年一个轮回,荒芜了谁的春夏秋冬。我将梦想埋葬于下个青春年少,待我死后。重启另一个轮转天涯。­


        

传说有一座桥,隔断前尘往事,连接阴阳两界,贯穿生死轮回。它的名字叫奈何桥。­


        

桥上有个卖汤的老婆婆叫孟婆,她卖的汤叫孟婆汤。喝一碗可忘掉往日所有的爱恨情仇,甚至忘记你自己。­


        

白衣公子喝了孟婆汤忘了往事三生,却忘不了他的悲剧轮回,忘了恩怨纠葛,却忘不了他的爱琴海。­ 一秒记住https://www.bequge.cc


        

这个白衣公子便是我的前世。­


        

奈何桥上奈何人,奈何人来人奈何。­


        

爱琴海的波纹折绉了多少个日起月落的情人泪,爱琴海的清风吹散了多少海枯石烂的山盟海誓。­


        

下一世,我的爱琴海,故事又该以怎样的抒情,画描它的氤氲深情?­


        

『三生石,失三生。彼岸花,画彼岸』­


        

佛曰:一花一天堂,一草一世界,一沙一净土,一念一心静。­


        

我说:红尘滚滚,谁是谁的佛祖,谁又能被谁普渡。­


        

佛曰:幻身灭故,幻心亦灭。幻心灭故,幻尘亦灭。幻尘灭故,幻灭亦灭。幻灭灭故,非幻不灭。­


        

我说:山高水远,风霜,一身凄凉。天涯海角,风月,缘随命定。­


        

佛说,有一石可照见前生今世来世,名唤三生石。­


        

我言,三生石,失三生。得见与否,幸或不幸。轮回百世,人生百年,见三世无异沧海一粟,不过失去三世的盼望罢了。­


        

佛叹:火照之路,有花开于冥界忘川彼岸,三途河边的接引之花名彼岸花。采者可引魂西入极乐净土。­


        

我笑:天意如刀莫可测。天意就是必定会发生的事情,就算知道,也会身不由己、义无反顾。冥河若水三千,飞羽不飞,落叶不落。彼岸花,不过画彼岸一纸虚幻。­


        

[霜之咏叹调。夜色婉转,执笔写给你的情书]­


        

凌波一舞碧罗舒,落月纷纷过眼虚。摇曳芳魂云水畔,莲歌飞入玉湖居。愁怅未因霜月冷,人间终是负芳菲。­


        

若我有天国的锦缎,以金银色的光线编织,还有湛篮的夜色与洁白的昼光,以及黎明和黄昏错综的光芒,我将用这华美铺展在你的脚下,以此点缀这曲华丽而高贵的霜之咏叹调。­


        

可我如此贫穷,仅仅拥有梦,就把它铺展在你的脚下吧。­


        

正如于漪说的,我们的生活存在诗意的缺失。­


        

也正如每一个故事,无论结局多么圆满,结束之后,总是凄伤。无论我们曾看过多少故事,我们都还是普通人。当掩下书卷之后,那滔天的繁华与风流便与我们擦肩而过。­


        

枯萎是一种凋零的美,就像晚年的杜拉斯,我喜欢她脸上生动的皱纹,喜欢她快掉光的头发和牙齿,他矮小的身材,穿着臃肿的棉衣,抽着烟,在马路上,依然那样旷世,那样绝无仅有。­


        

她多么像一朵荼靡花。开落的惊心动魄。­


        

夜色这样婉转,月光倾城,我执笔为你写下这份旷世独一的情书。­


        

[流浪,一个人的旅行,一个人的抒情诗]


        

一直都希望一个人去旅行,那种类似于流浪的孤单与倔强。多么潇洒与凄凉。­


        

流浪,一个人的旅行,这是只我一人的苍凉抒情诗。­


        

背上满满一跨包东西,踏上开往异国他乡的列车,一个人放逐天大地大。­


        

没有吟游诗人,没有镇头酒店,也没有美酒与竖琴。­


        

没有刀光剑影,没有风花雪月,也没有儿女情长。­


        

只是一个人享受旅途中那种类似孤独却又自由的感觉,似乎陷入一种空灵的境界。­


        

只是喜欢那种走在路上孤独而勇敢的姿态,唱出一蓑烟雨任平生的旷世豪情。­


        

一路上静观红尘,拈花微笑,淡然拾起沧桑,怡然记下苦旅悲欢,于穿花拂柳感叹华彩流韶,生如夏花,死如秋叶,化蛹成蝶,叶落归根。­


        

一个人的旅行,我们永远奔驰在轮回的悲剧里,一路扬着朝圣的大旗。­


        

待岁月流浪成一首只属于你一个人的抒情诗,生命的最后一杯酒,你愿同谁举杯?­


        

只愿同时光共饮,用流浪划下终止号。­


        

{马来西亚,梁静茹,情歌,为你娓娓清唱}­


        

看夕阳燃尽最后一缕光影,在天空颤抖的蓝绿之光中,如贝的残月高高悬挂,在岁月的潮水中起起落落,在星辰的明灭中消损流逝。­


        

躲在灯光照不到的黑暗中静静的打量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街道那些巨大的霓虹灯光晕折射出一派盛世欢歌,一辆一辆的数街上来来往往的车子,最后也晕的不知道这是第一百辆还是第九十九辆,敲了敲发涨的脑袋最后索性从头数起,累了便趴在窗台上听世界明灭的呼吸。­


        

又扳着手指头数我们剩下的日子,如此简单甚至烦躁的事情做了一遍又一遍,认真的仿佛要花掉我所有的力气。­


        

护照签下来那一天,感觉很麻木又有点想哭,原来这次我们真的要分开了,不再是你或者我撒娇的说一句:好了嘛,我们和好吧。然后就可以和好如初了。这次我真的要走了,去很远很远的马来西亚,我一个人。


        

然后你我分隔两个世界,两个时差,两个幸福。再见,就是永不再见,抑或流岁已改,时过境迁。­


        

这是几天前的我。我们。­


        

现在我已决定留下,为了某个人,某种原因。­


        

突然想起梁静茹的《情歌》,想起马来西亚的那场婚礼,想起我的情歌浅浅,只唱给你听。­


        

=最终章#私奔-夏末0098=­


        

一声梧叶一声秋,一点芭蕉一点愁。三更归梦三更后。落灯花棋未收。­


        

流年似水,似水流年。转眼繁夏已逝,夏末秋初,屋后的芭蕉依然绿荫娆人,蝉声已减,繁花落尽,朝南暮北。­


        

夏末0098,始终相信有那么一个地方,我将带你一起私奔。生活太现实,抑或我们不太麻木,我们一直卑微而虔诚的生活,可结局还是摆满杯具。­


        

也许是不敢面对,也许是想逃避,也许是一时安稳,但的的确确,我想,请允许我带你一起,私奔到那个地方,叫做夏末0098。­


        

生命是一条奔流不息的河,我们都是那个过河的人。当我们费尽心力渡过河,却发现我们想要的还在对岸。我现在就处在这边境,突然发现我错过好多,或者我从未珍惜。­


        

头顶还有明晃晃的悬挂在高空的桔色太阳,风中有淡淡的清草香味,阳光的缝隙中似乎有精灵飞过,留下长长的晶莹光芒。­


        

划地为牢,风光逆转,许自己一场颠覆众生的盛世欢颜,书一季青春华彩,做一个安暖明媚的孩子。­


        

当我骑着车再次路过少年时经过的教堂,我知道,一切都没有改变,我还是那个喜欢繁花的少年,还是那个看到纤手破开雪白的橙子流露出欢喜的女子就怦然心动的小子,就像我贪恋着那一去不复返的少年时光,贪恋着穿过落满樱花纯白的小街上,期待有一个温婉秀雅的女子在等待我,那心中或素白或粉红的梦想,从未改变。­


        

夏末,我带你私奔到0098,好吗?­


        

INK END­


        

2010-8-26 2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