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花半岛]&左转,年华。右转,爱情。


        

幸福中间是万劫不复的陷阱。


        

壹ξ圣湖天域,关于那场盛大的遇见。


        

这只是一种游离爱情之外,这只是一种没有结局的意外,在寂寞乘虚而来,真?假?月色下的对白。这只是我不想你看见的凉城之爱。--写在前面


        

也许冥冥之中的确存在一种注定,我们的遇见就是为了见证这种缘分。六一零是一趟很繁忙的公交,作为渝北唯一一班贯通大半个区域的公交,它的拥挤程度在重庆绝对排得上号。这个不算真实的故事就发生在这个车上。当坐在车上时,我突然后悔,本来就不明朗的心情在这拥挤的车上越发烦燥了,冲动的确是魔鬼,就当时的一句意气之争,然后我就傻傻的站出来为他们做了挡箭牌,这次我还拍着胸说会将一切困难斩于马下,早就听说那个市场部的经理是个狠角色,一个出了名的难缠的女人,这次作了出头鸟,看来学校那顿批是挨定了。


        

贰流年未亡,夏日已尽。


        

那是怎样一双手,冰冷袭人而又充满挚热的诱惑,仿佛它的每一个指节甚至细微至每一丝皮肤的绉折都充满无与伦比的美感,这是一双连上帝都要为之惊叹的艺术品,可是这样一双完美的令诸天神魔都不忍移目的双手却如此惊慌局促的在包里翻找东西,以致手臂夹的满满的文件散落满地。


        

我顿时大致了解了事情经过,强忍着胃的不适弯下腰帮她拣起文件,顺便从兜里抽出几张零钞递给收票员,然后虚弱的对她笑笑,只看见她一脸惊鄂的表情,几分钟后我下站看见她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终究没说出来。


        

看着人来人往,我捂着胸想吐却又吐无可吐,心里有什么突然落定又似乎有点失落,是错过一站还是没能等到那句谢谢。望着滚滚人流苦涩的笑笑开始艰难的逆流而上


        

白驹过隙,世界从未苏醒。很多事,年轻的时候不会懂得,懂得的时候已经不再年轻。年华似水,似水流年,青春已经不再复返。


        

我赶到工司正好三点整,快步走到前台,往办公区域扫了一眼,里面静悄悄的,只有机械的打字声和桌椅偶尔移动的声音,前台的小姐虽然很漂亮,却穿着一套黑色套装,脸上的表情也很是肃穆。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我走到前台表明身份后,前台与里面通了个电话,直接引着我去了市场部经理办公室,进入办公室以后,我便突然被落地窗的光线晃得眯起眼睛,恍惚中只看到一个身穿黑色洋装的女人背对办公室的门口站在窗前。


        

前台小姐轻声道:“彭总,曾先生来了。”


        

站在窗前的窈窕身影缓缓转过身,用手指揉了一下额角,然后点头微微一笑,虽然是迎着光线看不清这个女人的样貌,可那个笑容似乎比这午后的阳光还要耀眼,只听那女人柔声道:请进来吧。说完,迈着优雅的步子走到那把大黑皮椅前坐下,这时我才看清这个女人的长相,瓜子脸,脸上化的淡妆,下巴尖尖的,皮肤很白,眼睛是那种细长的丹凤眼,眼尾微微上挑,严格上来说这个女人算不上美女,可那种优雅而略带疏离的气质,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这种高贵却又好像还有一种被隐藏起来的很动人的华丽。


        

然后我就看见她那身黑色带着暗花的洋装上那双动绝人寰的手,不由失声:是你?然后就看见她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


        

浮世绘着我汉家衣裳,奏我绝世华章!世态无常,栏杆拍遍,万山走过,快我登临意。


        

事后不知什么原因我竟鬼使神差的问她要号码,她当时喝茶的手不由的抖了一下,不知道是因为我当时要电话那气势还是我作为一个学生敢向老总要电话那勇气所致,她沉默的盯着我良久,然后我看见她从桌上的盒子里抽出一张名片又放了回去,正当我绝望时耳边却响起她轻婉的声音:把你电话拿出来吧。小家伙。然后直到我出她办公室脸一直都还烧的厉害,因为我那会还是用的一个又破又烂的山寨机。


        

梦梦使劲点点头,目光如水的盯着我的脸,对着我笑了一下,然后缓缓滴下头,眼睛一直盯着我,我逐渐感觉梦梦的气息离我越来越近,然后就感觉她柔软的嘴唇贴到了我的嘴唇上。


        

当梦梦的嘴唇贴上来的那瞬间仿佛有无数条电流流过,手不由的抱紧了一下,然后突然感觉梦梦的舌头在自己的唇间舔了一下,突然感觉整个夜晚的温度急剧飙升。


        

突然梦梦挣开我的怀抱在我额头浅浅的吻了下,此时梦梦的这个吻就像一片羽毛轻轻落在水面上,带着一种别样的唯美,不断冲击着我的心,空气中梦梦清新而美好的呼机声。


        

在这个浅醉的夜晚,我感到的不是欲望,而是一种非常自然的发自内心的感受,就好像一种宿命,使两块磁铁严丝密合地在合一起。


        

时光缎出的层面浸满了日暮时的露水,来去的年华显出未曾拓印的章节。


        

在我看来,吃饭几乎就是证明人活着的一种非常重要的仪式,这仪式必须是和你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人才是神圣的,所以,我对那些草率吃饭,从不做饭的女人不是很待见,一个不爱做饭的女人,肯定不是一个热爱生活的女人,一个不热爱生活的女人,你还要和她一起生活,真得好好地找个理由,可惜的是,这样的理由是找不到的,就是找到了,过段时间,你就会觉得这些理由不成立。这也是那些自认为时尚的男女最后总是不可避免地郁闷得一塌糊涂的主要原因。


        

听着笨笨地说话的样子,我心里突然狠狠动了一下,吻着的头发,突然说道:“我先问个问题。”


        

()不明所以地愣了一下,然后点头道:“问吧。”


        

我笑了一下,道:“你心目中以后的家是什么样子的或者说你希望你以后的归宿是怎么样子。”


        

梦梦听完,眼睛里闪烁着梦幻般的光泽,趴在我胸口想了好一会,才缓缓说道:“其实也没什么特别的要求,不用太大,感觉温馨就行。其实,我很喜欢乡下的那种房子,可以在院子里看月亮。还有啊,我们家的屋子里要放一个火炉,到了冬天,我们一起在火炉旁边看电视,或者聊天,炉子里火把我们煨得很温暖,就像你抱着我时这么温暖。”


        

我叹了一口气,用两只手圈住梦梦,使梦梦离自己更近,两个人的额头碰在了一起,这个时候我看到梦梦的脸,虽然不是很清晰,可梦梦如水的目光在这个夜晚如同月亮下的泉水,亮得惑人。


        

我觉得你的身上的温度和香味是真实的,可触可及,可又时常晃神,仿佛那温度与香味就像一个梦幻。


        

我是如此喜欢你,你却把我葬在尘埃里。是什么使两个朝夕相处的灵魂互相吸引又互相伤害?如果说,生命是一次路过,那谁是我们生命中的过客?谁又是我们生命永恒的风景与永恒的依靠?如果大家都是各自生命中的过客,那生命是否太过荒凉,太不可把握?深深地叹了口气,城市的灯光也似乎随着我的这一声叹息明灭了一下,究竟是什么在左右我们?欲望、权利、金钱、感情,还是有一双无形的大手?有时候,真想做一个渔民,有一条自己的小船,这条船就是我的整个世界,大海只是一条生命的道路,每天,我点亮渔火,看着自己的世界在自己手中明亮起来。我希望自己每天流一身臭汗,带着鱼腥味回到家中,然后在不那么干净的床上和一个爱自己的女人昏天黑地地做爱,让自己的床和大海一样汹涌。然后,在休船的日子,光着膀子修盖自己的房子,那个拿着锤子和锯的男人心里怀着豪情,对自己的老婆呼来喝去。他准备再在旁边为自己快要长大的女儿盖一座精致的小房子,为她谈恋爱提供方便,要是哪个小子胆敢欺负她,他就将这个小子往死里揍一顿,最好将那小子的腿打折,让他一生都要记得,永远不要去伤害爱你的女人。


        

生活给了我们天生的不安全感,让我们生老病死,生离死别,让我们在得到和失去之间逐渐衰老,让我们从怀疑到信任,从信任到隔膜,从隔膜到虚幻,然后我们不得不膜拜在上帝虚无的脚下,把自己的心灵完全交给一些虚妄的东西,人生难道真的这么不可把握吗?生命难道真的如此脆弱?有没有一种永恒的东西能被脆弱的人类放心的握在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