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凛琢磨着小白这话说的也不错,就算她不想管这些事,但是这些事也会自动找上门。


        

“我可以答应接下,但是我可不是按规矩做事的人,你别指望着指挥我做这个做那个。”


        

越凛说完之后,小白恍惚了一下,他以为自己听差了。


        

“你真的愿意接受了?”小白又确认的问了一句。


        

“我说的话不够清楚?”


        

“不不不,实在太棒了!我真是太感谢你了!”


        

越凛没有接话,买了东西之后便直接离开了商场。


        

她这刚答应条件,回到家之后就发现事情找上门了。


        

原主的爹妈竟然都在家中,越凛记得早上出去的时候还不在。


        

“爸妈,你们怎么回来了?”越凛进门后看着二人问道。


        

她这话刚说完,便看见另一边还坐着一人。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竟然就是程季!


        

越凛微微皱了皱眉,这个男人怎么跑到这来了?


        

她隐约记得,这个男人似乎不怎么待见原主来着。


        

“你之前给我讲的事情里面好像没有这一幕吧。”越凛用意识与小白交流着。


        

“别忘了,因为你出现也会改变一些事情啊!原主可不会像你这样处理事情,现在网络上你特别火!”


        

越凛一听就知道小白说的是什么,不过她对这些倒是不怎么在意。


        

“丫头,你回来了!你今天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人?”越父首先开口说了句。


        

“遇到个碰瓷的,怎么了?我没把他怎么样。”越凛说着就把手上的东西递给了管家。


        

她看得出来原主爹妈的脸色并不是很好,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你自己看一看。”越父将手机递给了越凛。


        

越凛接过手机扫了一眼,那视频正是她拿着剑威胁别人,还有掐别人脖子的那两段。


        

“越小姐,你应该知道我们二人是有婚约的,你这么做对我们双方的企业都会有影响。希望你能给我个解释。”


        

越凛还未说话,程季倒是先开口了。


        

“你来就是问我要解释的?我没什么好解释的。你来的正好,我要解除婚约。”


        

越凛将手机递给越父,很自然的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


        

只是她说完这话之后,不光是程季,就连越父越母都愣住了。


        

“丫头,你在说什么?”越父以为自己听错了,便又问了一句。


        

“爸,你没听错,我说我要解除婚约。”


        

越凛说完之后,程季直接笑了出来。


        

“看来越小姐在学校待的太久了,还不清楚越氏的情况……”


        

“我知道的比你清楚,解除婚约,你们撤资。”越凛说的很平静,就好似跟买菜似的。


        

程季先是一愣,努力维持住脸上的笑容。


        

“你要知道如果我们撤资的话,你们越氏的企业就可能在几天之内完蛋!越氏就会破产!”


        

“这就不劳你操心了。破不破产是我们的事情。”


        

程季见越凛油盐不进,便看向越父越母,哪知他们二人也不吭气。


        

“好!那就解除婚约!”程季说着便冷哼了一声离开了越家。


        

等那个男人离开之后,越凛这时候才看向越父越母道:“爸妈,你们怎么不拦我?”


        

“难得你有自己的想法了,我们怎么会拦你?”越母笑着道。


        

“……可是这事关家族企业。”


        

“家族企业也没有你重要,我们看得出来你不喜欢他。当初你还小,现在你长大了,自然是按照你的意思来。”越父越母倒是想得开。


        

不过这样的父母倒是让越凛想起了一些别的事情。


        

“谢谢爸妈。”


        

次日,程家与越家解除婚约的事情就上了头条,同时还有程氏企业撤资的事情。


        

他们撤资之后,越氏确实陷入了危难。就在越父准备变卖股份的时候,有一笔资金流入进来了。


        

这一笔资金可比撤走的那笔资金还要大得多,但是他们却查不到来源。就连程氏得到这一消息后也很是意外,他们自然也查不到资金的来源。


        

“你是不是早就准备好了?”小白有些好奇的问道。


        

“你一个AI难道看不出来?”


        

“……可是这就一天的时间啊!”


        

“几百万用一天的时间赚个千万很难吗?你以为那个男人给越家投了多少钱,不过就几百万而已。”


        

区区几百万就想把她捆绑住,简直是做梦。


        

程季知道这消息之后,直接将办公桌上的东西都甩在了地上。


        

“没想到那个女人竟然敢算计我,她之前的那些模样都是装出来的!”


        

助理在一旁不敢接话,只是安静的将地上的东西全部捡了起来。


        

程季沉默了一会儿后冷哼了一声,便直接离开了办公室。


        

按照时间来看,越凛的爹妈过几日就要一起出差,有可能就是在这一次出差中会失踪。


        

她用几天的时间做了几个小玩意儿,这些都是定位用的。


        

当他们二人准备要出发的时候,越凛将这些东西分别安装在了他们的手机、手表、首饰等上面,都是一些随身的东西。


        

“爸妈,你们把这个带上。”


        

越父越母愣了一下,他们看了看越凛手中的东西,是个耳钉。


        

“这是?”


        

越凛在做其他的事的时候并没有让他们二人发觉,但是耳钉这个东西嘛,还是要自己带的。


        

“高科技定位首饰,你们这次出去我不会拦你们,但是我希望你们不要出事。”


        

他们二人看着越凛,感觉到了自家女儿的担忧,便点了点头。


        

越母倒是直接带上了,她的是一对儿,还蛮好看的。


        

越父就有些为难了:“可是我没有耳洞啊!”


        

“这个简单。”


        

越凛给越父做的是一个隐性耳钉,看不大出来。


        

她用极快的速度给越父穿了个耳洞,然后带上了。越父一点感觉都没有。


        

“这就好啦,没什么感觉啊!”越父还有些好奇呢。


        

“好了,看不出来。不管任何时候都不要取掉,我可以看到你们的位置。”


        

自家女儿第一次这么郑重的叮嘱他们,他们二人自然是记在心里的。


        

他们也知道,如今他们跟程家可以说是死对头了。


        

以前他们可能不知道程季的为人,但是这一次之后,他们大概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