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吃瓜这种事情,大家都是争先恐后的,生怕自己少吃两口。


        

越青澜虽说性子还不错,但是也只是针对自家人。眼前这个女人竟然敢这么说他们家妹子,真是有欠教训。


        

不过自家妹子出手太快,完全没有他出场的机会。


        

李诗雨直接被打懵了,她没想到越凛会直接出手,而且还是在这种场合中直接出手。


        

“你!你算什么东西!居然敢出手打我!”


        

李诗雨也不管周围围观了多少人,他指着越凛就直接质问了一句。


        

越凛此时一脸淡然的从旁边的餐桌上抽出一张纸巾,缓慢的擦拭着刚才打人的那只手。


        

那模样就好似手上沾了什么细菌一样。


        

“祸从口出这件事没有人教过你么?还是说李大小姐满脑都是恋爱的事情,所以将这种事情都忘光了。”


        

越凛一边说着一边看着对面捂着脸的李诗雨,这女人的脑子怕不是被吃了吧。


        

“你自己做的好事,还不让人说了?”李诗雨就好像听不懂越凛说的话似的,这还说上瘾了。 首发域名www.bequge。cc


        

“我做了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呢,不如李大小姐说一说,正好也让我知道知道。”


        

越凛说着便从旁边拿起了自己的酒杯,正要来一口的时候被越青澜拦下了。


        

“别喝这个。”


        

越青澜说着便喊住了走过去的侍应生,然后拿了杯饮品给越凛。


        

越凛微微挑了挑眉:“刚才那杯也没多少酒精吧。”


        

“我怕你喝多了要命。”越青澜吐槽了一句。


        

“……”


        

越凛微微一怔,难不成这身板儿不能喝酒?


        

二人这若无其事的互动,落在李诗雨眼中,那可就是有话说了。


        

“我说了你还不承认,才刚刚解除了婚约,这又跟别人勾搭上了。难道我说的有什么不对吗?你们越家不就是凭这样的本事爬上来的?”


        

周围的人听了李诗雨的话后,大概就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这从女人之间的战争上升到家族之间的战争啊,这个李家大小姐是疯了吧?


        

他们都是圈内的人,也知道怎么处理事情,但是像这样处理事情的,他们还是头一回见到。


        

一般私人的事情是不会影响家族企业的,这样做的人无疑是脑子有病。


        

越凛一边喝着东西,一边跟看智障似的看着对方。


        

“看来李小姐今天出门忘了带一件很重要的东西,或者说李小姐根本没有。”


        

越凛说着便勾了勾唇,角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此时周围的议论声更甚了,大部分人都是赞同越凛所说的话的。


        

先不说李诗雨说越凛的那些话是真是假,有没有根据,但是越凛除了赏了对方一巴掌之后就没有说什么过激的话,也没有去攻击李氏企业。


        

但是李诗语就不同了,完全是个反面教材。


        

这时候程季也站在不远处,看着这一幕。他倒是没想到李诗雨竟然这么蠢,不过再蠢连累的也不是他们程氏。


        

越凛看了李诗雨一眼后便准备离开,这里空气都被污染了,呼吸都觉得有些不畅快。


        

李诗雨见越凛要走,便直接走上前一把拉住了她。


        

“打了人就想走吗?”她咄咄逼人的问道。


        

“怎么,你觉得两边不对称不够好看是么?”越凛看了看自己被抓住的手腕,微微挑了挑眉。


        

“想这么走,没那么容易!”


        

李诗雨说着伸手就准备朝着越凛打了过来。


        

越凛伸手就拦下了她挥过来的手,接着反手又给对方一巴掌。


        

“这下对称了,不用谢我。”


        

李诗雨愣住了,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便大喊了一声:“越凛!你个贱人!”


        

“贱人说谁?”


        

“贱人说你!”


        

越凛微微勾了勾唇角,看着李诗雨没有再说话。


        

一旁的越青澜此时又给她递过来一杯饮品,顺手还附上了一张纸巾。


        

这动作要多绅士,有多绅士。


        

“这李家的小姐是疯了吧?”


        

“疯了没疯不太清楚,明显不是一个段位。”


        

“没想到越家的大小姐这么厉害,虽然是第一次见,但是真是让我记忆深刻。”


        

“确实如此,看来之前的八卦消息也不全是真的吗。”


        

“八卦消息看结果就行了,你还管它过程。”


        

周围的议论声越来越大,基本上都是偏向越凛这边的。


        

李诗雨是越听越生气,越听越火大,正当她要再次爆发的时候,宴会大厅的门打开了。


        

“谁来了?”


        

“霍家那位,不过她怎么跟季风凌在一起?”


        

“做女伴而已,也没说是在一起吧,没得到什么消息。”


        

“不过他们两家旗鼓相当,这么出场倒也正常。”


        

“这搞得好像是他们办的宴会似的。”


        

“淡定点,习惯就好了。”


        

越凛这边一边听着周围人的议论,一边扫了一眼大门那边。


        

霍欣和季风凌她是知道的,毕竟都出现在学院中的。


        

“这个女人也不简单,跟眼前的这个货完全不是一个等级,你要小心点。”越青澜附在越凛耳边轻声道。


        

越凛微微挑了挑眉:“有什么威胁?在学院内她倒是挺安分的。”


        

“她现在已经进入了霍氏企业,手上有一部分股份,说话也很有权威。而且据我所知她应该跟地下势力也有关系。”


        

越青澜打听到的消息,那自然都是真的,越凛丝毫不会怀疑。


        

只是她没有想到霍欣还真算是一个大越凛呢。


        

“难不成霍家要跟季家联姻?”


        

“这倒不清楚,现在没有消息。他们两家如果是联姻的话,那肯定不会藏着掖着。不过季风凌并不喜欢霍欣这种。”


        

越凛有些疑惑:“他们还讲喜欢与不喜欢?不是都考虑到家族问题?”


        

“这话是没错,不过就算选择的话,也会选择一个自己能把控得住的人吧。季风凌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你可不要喜欢他。”


        

越青澜见自家妹子一直将视线放在那两人身上,便叮嘱了一句。


        

越凛扯了扯嘴角,她现在可没心思想这些东西,她要做的事情一大堆。


        

当她收回视线的时候,李诗雨一巴掌已经到了她跟前。


        

越青澜眼疾手快,直接将这个疯女人的手抓住。